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都市之最强医圣
都市之最强医圣已完结

都市之最强医圣

来源:掌文作者:王小六标签:总裁,最强,豪门,都市主角:陈阳林雨柔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都市之最强医圣》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王小六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他们会在这段时间里,变成哑巴,手脚都不能动弹。 陈阳要他们亲眼看着,那些他们用肮脏手段赢取的一切,是怎么一点点被毁掉的! 至于那个院长老婆,很快便会发现已经不会说话,沦为废物的牛氏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阳所做的事情,除了西装男子与齐老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

当然,那等场面纵然知道了,也不敢到处嚷嚷。

而此刻的陈阳,从卫生间洗了洗手之后,又走回了齐老的病房内。

面带一丝和煦的笑容,根本没有刚刚打斗过的样子。

西装男子略有一丝警惕的站在齐老身边,他在防着陈阳,生怕这个犹如恶魔一般的家伙,对齐老有任何的不利。

陈阳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很精巧的包囊,展开之后,数枚银针便展露在了他们二人的面前。

“我一会儿有事要去忙,先把针给你扎上,等我忙完了回来再给你取下来。”

“等等!”

陈阳刚想捏着银针上前,西装男子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

“怎么?不想治了?”陈阳抬头,眸中并无任何情绪波动。

西装男子唇角动了动,沉声问道:“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是人!”

“可你刚刚做的事情,就像是魔鬼!”

陈阳嗤笑一声:“你都看见了?”

“看见了!”西装男子并无任何畏惧的神色,但那股子警惕劲却是丝毫未曾消散。

陈阳将银针拿出了几枚,捻在指间把弄了几下:“我在每个人眼中所扮演的角色都不同,在与我无关的人面前,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而在我的仇人面前,我就是魔鬼!”

说着,他绕开西装男子站在了齐老的面前:“所以,你们自己选咯!”

西装男子刚想阻止,齐老摆手道:“小柯。”

西装男子皱了皱眉头退到了一旁。

齐老笑道:“还没有给你介绍,他叫柯文龙,一直都陪在老头子身边,所以对接近我的人,都很敏感!”

“看得出!”

陈阳掀开了齐老的病号服,银针轻轻捻动扎进了每一个穴位之中。

银针刺入的一瞬,皮肉处感觉到的是清凉,旋即便是一股暖意。

那暖意从穴位流淌进经脉,使得齐老觉得很舒适。

惬意的呼了口气笑道:“这银针好特别!”

“是用药水泡过的!”

陈阳将银针完全扎进去之后,将包囊收起:“我会在两个小时内赶回来,这期间绝对不许拔下任何一枚银针,否则后果自负!”

齐老问道:“你准备去做什么?”

“回家看看。”陈阳笑道。

“我还以为你要继续解决医院的事情。”

“不,一下子都解决了,那我这几年所受的苦,不都白受了吗?”

陈阳戏虐一笑,走出了病房。

当初夺走他医典的却不止牛朝天,还有他的老婆。

那对狗男女,不止夺走了爷爷留下的唯一宝贝,还想要杀掉陈阳灭口。

他侥幸没死,离开三年,此番回来,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了。

牛家父子在办公室,虽然身上渗透出一些血迹,但并不会那么快死去。

他们会在这段时间里,变成哑巴,手脚都不能动弹。

陈阳要他们亲眼看着,那些他们用肮脏手段赢取的一切,是怎么一点点被毁掉的!

至于那个院长老婆,很快便会发现已经不会说话,沦为废物的牛氏父子。

到那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就是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是有仇人来复仇。

那么,她一定会恐慌!

而陈阳要的,就是她的恐慌。

这样比直接杀了她,会更有快感!

陈阳离开幸康医院之后,直奔前面的一条巷道走去。

爷爷的医馆在这里,家也在这里。

既然现在回来了,那自然要去看一看,简单的收拾一下。

他终归也需要一个合适的落脚点嘛。

依照陈阳现在的实力,想要在天龙市拥有更豪华的宅子,简直轻而易举,可他并不想。

因为这个医馆里,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

走进巷道,这里早已经物是人非,很多模糊记忆中的建筑也都已经变了样子。

好在,他家医院的那两间门脸房,似乎并没有变。

医馆上面并没有匾额,而是在两侧竖着两个牌子。

左边为:悬壶济世。

右边为:妙手回春。

这是当初陈阳爷爷亲自动手写上去的。

他曾说,有朝一日,一定要将这八个字,改为匾额放在医馆的最上面。

这一次,陈阳就要完成爷爷的这个遗愿。

走上台阶,陈阳唇角动了动,房子竟然没有锁。

他轻轻一推,木门打开了。

但面前的一幕,却是让他惊讶到了。

抬头间,只见得一道倩丽并且穿着独特的身影,正站在一把木凳上面,而这身影的玉手,捏着一条横框房梁的白绫。

俨然是一副要上吊自杀的架势。

陈阳挑了挑眉梢,朝着四周围看去:“拍戏吗?导演呢?摄像机呢?”

不怪他突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木凳上面的美女,穿着的是古装。

嗯,是汉服。

香肩在那白色薄纱下若隐若现,里面的红色裙子在开门的时候,随风飘扬。

这般古风之美,真是令人感叹。

再加上此情此景,不难想象这就是拍戏现场啊。

陈阳遐想间,只听“啊”的一声惊叫,然后木凳被美女一脚踹开。

旋即便传来了一阵呜咽的声音,以及美女的挣扎。

“我……我不想死了……”

陈阳挠了挠头:“拍戏都要这么逼真的吗?”

“救……救我……”美女娇眸中的眼球已经向上翻起,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陈阳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啊。

要是这么下去,不出三秒钟,面前的古装美女就得消香玉陨。

若真是拍戏,那不可能没有人出来赶紧接着啊。

抬手间,一枚银针由指间迸射而去,直接划破了房梁上的白绫。

美女快速坠落,陈阳迈步向前,双臂展开,很轻松的将美女抱在了怀里。

角度微微偏了一点。

右手搂住了美女的上半身,左手正好放在了美女翘臀的位置。

陈阳觉着,不肥不腻,颇有弹性,手感真的很好。

“流……流氓!”

“流氓?在哪儿?”陈阳一脸严肃的问道。

“流氓就是你,你放开我!”美女因为刚刚被白绫嘞着,说话时使劲咳嗽了几下,便猛烈的挣扎起来。

噗通!

陈阳松开了手。

很自然的就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