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豪门> 战先生的替嫁小娇妻
战先生的替嫁小娇妻连载中

战先生的替嫁小娇妻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标签:豪门,笔仙,三国主角:江西柚,战景肆

主角叫江西柚,战景肆的书名叫《战先生的替嫁小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战先生的替嫁小娇妻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栗故作懵懂的问着。“的确应该去,但你们若不愿意,太奶奶不会强求你们的!”老太太一脸宠溺的道。“我们会去的,太奶奶。”他们可要好好看看后妈的家里是怎么教出来这么一个聪明不好欺负的女人的!战景肆话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饭的时候,战老太太提了一嘴结婚后要回门的事情,江西柚握着叉子的手一顿,五年了,她终于要回江家了吗…

心里不禁兴奋起来,按捺住想要揍人的心理。

看着江西柚这么乖巧的照顾着战景肆,战老太太又不是自私的人,随即开口,“西柚,回门的时候就让景肆陪你回去吧,至于小越小栗…”

“太奶奶,我们是爸爸的儿子,是不是理应该去呀?”弟弟战栗故作懵懂的问着。

“的确应该去,但你们若不愿意,太奶奶不会强求你们的!”老太太一脸宠溺的道。

“我们会去的,太奶奶。”他们可要好好看看后妈的家里是怎么教出来这么一个聪明不好欺负的女人的!

战景肆话不多,很多时候都是面若冰山,吃过饭后,便要求回了房间。

进了门之后,战景肆依旧是老话题,薄唇一启:“明天回门是你最后的机会反悔,你想回家,我会留你在那,并赔偿你一千万。”

哼,江西柚才不会白白给江家送钱呢!

她关上门,猛地跳到战景肆的面前,双手撑着轮椅,拉近两人的距离,视线交缠在一起。

江西柚不开心的嘟囔着:“说到底,你还是嫌弃我丑呗!”

“我长成这个样子是我的错吗…难道我就不配嫁人了吗。”

战景肆早已观察到,这小姑娘牙齿伶俐,但她胆大的靠那么近,战景肆现在倒真想站起来灭灭她的势气。

不过,还不能,还不能暴露…

“谁说我嫌弃了的?”战景肆对女人不感冒,什么样的女人放在他面前都是一类人。

闻言,江西柚一乐呵,双手从座椅上拿开,顺势搂上了战景肆的脖子。

“哎呀,我真是嫁了个好老公,谢谢你不嫌弃我长得丑,来,啵一个。”

江西柚随心,没有那么多拘束,此刻忽然凑近,对着战景肆的薄唇啵了一下…

唇瓣相碰的那一瞬间,战景肆眸色一深,眼中闪过暗流,他恍惚了一下,脑海里飞快闪过一个画面,五年前那一夜那个女人也这么软.

但很快…画面便一闪而逝。

她真是太胆大了!

当晚,江西柚特地早睡,养精蓄锐,为了明天的战斗!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江西柚负责给战景肆更衣,她脱裤子的时候,小眼睛特意仔细瞅了下他的那处。

仿佛想看看,战景肆真的不行了吗?

正观察着,头顶呼吸一沉,男人的声音更冷了些:“看够了吗?”

一句话让江西柚回神,她舔了舔唇,其实没啥好看的,反正它都已经失去了它的作用。

好在,战景肆有两个儿子,不然就真的无后了。

她扬起一抹微笑,将裤子给他穿上:“来,老公,抬腿……”

她行事大胆,没有一点男女有别的介意,战景肆脸色一沉,紧抿着唇。

随后江西柚推着战景肆走出去,来到大厅,便看见兄弟两已经正装出席,头发梳理的帅气,完全继承了战景肆的颜值,帅的一批。

唯独江西柚,皮肤黝黑,脸上有麻子,眼睛小,身材臃肿,不尽人意…

“小弟弟穿的挺正式啊。”江西柚挑了挑眉,随口调侃道。

那当然了!

他们可是要维护他们战家的形象的,哼!

终于上了车,一路车内安静,快到江家小洋房的时候,江西柚便越兴奋!

她终于回来了,可以徒手撕这俩小贱婊了!

远远一看,江西柚便看见洋房外停着的拉风玛莎拉蒂,江西柚唇角轻勾,勾起一抹嘲讽,那是把她卖了换来的车。

迈巴赫停靠在洋房外,江家人是没想到战家的人也会来的,所以没有置办,一切如往常一样,普通无常。

江西柚下车,迟枫将战景肆推下来,两小宝站在一侧,仔细的查看着。

连个出来迎接的人都没有,真凄凉。

兄弟两看了看江西柚,难道她在家里很不受宠吗,他们是体会不到这种感觉的。

江西柚一路推着战景肆进去,快到客厅的时候,佣人才打眼看到他们。

瞥到战景肆的时候,神情一恐,立即进去汇报着!

“小姐,战家的人来了!”

江云恩正在沙发上翘着腿涂脚指甲,闻言,慢条斯理的将东西收起来:“来就来,叽叽喳喳做什么!烦不烦人啊?”

她刚收回脚,便看见门口出现的人。

当看见江西柚的模样时,江云恩差点没忍住的嗤笑出来,之前她在江家的时候,江云恩便嫉妒她长得漂亮,清新脱俗,可现在,看见她这副样子,心中虽然有惊讶,但也开心于她长残了!

哈!江西柚她长残了!

等等。

那是…战景肆?

男人虽坐在轮椅上,年纪也快上三十了,可那张俊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岁月的痕迹,反而是江云恩这二十多年来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江云恩近乎挪不开眼,仿佛一瞬间,心里便塌陷了,光这张脸,就可以忽视掉他所有的缺点。

而且,他还有钱有权有势!

“姐姐,你回来了。”

江云恩忽然挤出一抹甜美的笑容,径直朝他们走过来。

虽对着江西柚说话,眼神却跟屎一样黏在战景肆的身上移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