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老子是只虎
老子是只虎已完结

老子是只虎

来源:微小宝作者:蓝色冬天标签:玄幻,洪荒,外遇主角:苏强,柳云

主人公叫苏强,柳云的小说是《老子是只虎》,本小说的作者是蓝色冬天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三个马仔紧跟在后。孙涛站在原地,小心看着。双方在十几米外相对而站。刘老三上下瞅瞅苏强,“姓苏的,打没挨够,敢拿刀到老子这找事。信不信这次老子废了你。”苏强也看看刘老三,冷冷问,“刘老三,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屋门重重一关。赵小梅身体一激灵,这家伙居然要杀人,自己目的已达到,可不想再惹上其它麻烦。立刻追出屋。

苏强正要出院。

赵小梅拦住他。

“你真要去找刘老三拼命?我刚才是劝你,没让你杀人。”

苏强指指自己的脸,“这次我不是为你,是为它。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必须把钱要回来,更要把它找回来。”

脸?赵小梅愣愣。

冷冽威势的目光从苏强眼中射出,比手中刀还锋利,让赵小梅从未有过的胆寒,不敢再说话。

推开赵小梅,苏强快步出了院门。

赵小梅站在院门前,看着苏强昂头出了小巷。

越想越不踏实,急忙锁好家门,悄悄跟在后边。

枫林镇虽然被称为镇,位置紧靠市区,繁华不差市里。

小巷外,盛夏夜晚的街道上纳凉休闲人不少。前方霓虹闪烁。

苏强正快步往镇中心走。

一辆摩托车从后过来,停在他旁边。

“苏强,大晚上拿刀卖艺去?”

苏强闻声一看,是自己的旧友孙涛。

孙涛和苏强从小玩大,苏家风光时,孙涛一直是苏强跟班,苏强说东,孙涛绝不会说西,比狗还忠诚。

苏家出事后,两人渐行渐远,称呼也从强哥变成苏强。

“听说你又被刘老三打了,还被他的狗追出几里路,哥们,你现在咋惨成这孙子样?”孙涛拍拍苏强肩膀,啧啧两声,“都快成咱们镇笑料了。”

“我的事整个镇都知道了?”苏强把孙涛手甩开。

“那可不,刚才碰见刘老三,他还吹嘘这事呢,要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孙涛脑袋一晃,“你已不是以前,就你那两下,拿刀也是白给。”

苏强笑笑。

孙涛也呵呵两声。

苏强突然脸一沉,一双虎目狠狠瞪他一眼,“那我就让你看看。”

孙涛愣愣,以为自己听差了,苏强的目光让他心里一哆嗦,到嘴边的揶揄咽回去。

苏强已经走了。

这小子有点不对劲,记吃不记打还是挨打上瘾,管他呢,有热闹不看王八蛋。孙涛一拧油门追上苏强,“哥们,等等,我送你过去。”

苏强没理他,继续往前走。

前边就是镇中心。

刘家共兄弟三人,老大在江城市里搞房地产,老二在镇后开矿,都是有钱有势的主儿。

刘老三仗着两哥的势力,经营着枫林镇最大的饭馆,百味香。

苏强赶往镇中心时,饭馆外灯火通明,一溜烧烤摊立在饭馆门口,座无虚席,食客喝酒猜拳的声音远远就能听到。

刘老三剃个光头,赤裸上身坐在藤椅上,边喝啤酒,边用刀扎着一个猪蹄啃食。

猪蹄刚出锅,红彤彤,鲜香美味。

两只狼狗趴在他脚下,等着主人扔下的骨头。

刘老三嘴上舒服,心里更舒服,这条街上属他的买卖最好,别的店家都不敢和他抢生意。

看着几个忙忙碌碌的女店员,刘老三晃晃脑袋,现在自己已是枫林镇老大,他放个屁,其他人都得抖三抖。唯一美中不足没把赵小梅搞到手。

这朵枫林一枝花,他垂涎很久,那腰身,那脸蛋越看越有味,比自己这些店员强百倍。

当年苏家牛逼时,眼巴巴瞅着苏强带着赵小梅在镇上嘚瑟,奈何自己实力不敌,只能心里窝火。

这两年苏家倒霉了,自己终于可以借着还款把心里的火发出来,让苏强那小子彻底认怂,到时自己再趁虚而入,一举把赵小梅拿下。

听说赵小梅已和苏强闹得不可开交,自己目的很快就能达到。

刘老三越想越得意,仿佛已把赵小梅揽入怀中。

“狗屁首富儿子,在老子面前就是狗屎。”

一个女店员从他面前走过,刘老三顺势在女店员臀部一拍,女店员娇叫一声。

刘老三哈哈大笑。

一辆摩托车停在饭店门口,孙涛从车上下来,匆匆到了刘老三面前。

“三哥,还喝呢?要出事。”

刘老三瞥他一眼,“瞧你那急损样,老婆和人跑了?”

“三哥,我刚才碰见苏强,他拿刀来找你。”

孙涛顾不上刘老三嘲讽,擦把额头汗。

刘老三微微一愣,继而笑了,“你糊弄我呢,就那小子还敢玩刀。”

“三哥,我哪敢糊弄你,那小子真拿了刀,正往这边走。”孙涛立刻回应,“我看他神色不对,像要玩命。”

刘老三没答话,啃口猪蹄。

孙涛死死盯着他。

一块骨头吐到地上,两只狼狗立刻上前争抢。

“来得好。”刘老三晃晃手里刀,“老子正想再扁他一顿。”

三个马仔闻声即要拿家伙。

刘老三一摆手,不用,对付苏强那样的菜货,只要他的狗出动即可。

刘老三蹲下身拍拍两只狼狗脑袋,“你俩听着,一会儿见了姓苏那孙子,给我往死里咬,干得漂亮。”

刘老三一招手,马仔端出一盘猪蹄。

“这都是你们的。”

两只狼狗对着猪蹄一阵狂吠。

刘老三哼一声,“老子一会儿就让他明白,他连狗都不如。”

众人大笑。

马仔们顺着刘老三的腔调讥讽苏强。

正笑着,有人喊那小子来了。

闻声看去,苏强面无表情从马路对面走来,手里的西瓜刀一闪一闪。

“他妈的,真带刀了。找死。”刘老三吐口唾沫,一声呼哨,两只狼狗箭般冲出,直奔苏强。

“等着看好戏。”刘老三坐到藤椅上,二郎腿翘起,马仔给他点上烟,满脸悠然。

周边食客感觉不对,也都停止吃喝,盯着对面来的苏强,窃窃私语。

“那小子肯定又要调头跑。赌一把,这次跑几里?”

三个马仔索性玩起赌局。

说话间,两只狼狗已冲到马路,与苏强只有几步距离。

苏强站住。

众人都屏住呼吸,等着狼狗扑向苏强,苏强落荒而逃。

两只狼狗却没动,也停下。

马仔们疑惑地互相看看。

刘老三摸摸光头,又打声呼哨,催促狼狗往上扑。

狼狗还是没动,苏强手中刀一挥,喝声滚。

两只狼狗恐惧地朝苏强叫了两声,连连后退。

“三哥,这是怎么回事?”马仔忙问,“狗被他刀吓住了?”

“放你娘屁,老子的狗还怕他一把破刀。”刘老三腾地站起,再次呼哨。

两只狼狗尾巴一夹,调头往回跑。

俨然是两只斗败的丧家犬。

卧槽。刘老三气得骂句脏话,两只狼狗跑到刘老三脚下,都挨了一脚,呜咽几声,哧溜钻进旁边空箱里,不敢出来。

“三哥,那小子脸上杀气挺重,怪不得狗害怕。”一个马仔指着已快到近前的苏强。

顺手拎起一根铁棍。

另两个马仔也抄起家伙。

“三哥,我没说错吧。”孙涛低声道,“我刚才看他就不对劲。”

“扯他妈淡。”刘老三一把推开孙涛,也拎刀走向苏强。

三个马仔紧跟在后。

孙涛站在原地,小心看着。

双方在十几米外相对而站。

刘老三上下瞅瞅苏强,“姓苏的,打没挨够,敢拿刀到老子这找事。信不信这次老子废了你。”

苏强也看看刘老三,冷冷问,“刘老三,我的钱你准备什么时候还?”

“钱你大爷。”刘老三一脚踹倒旁边椅子,“就冲你这鸟样,也敢和老子要钱。拿把破刀就以为你是爷了,赶紧给老子滚蛋,否则老子让你和它一样。”

刘老三一指地上椅子,椅子一条腿被踹断。

苏强看看椅子冷笑几声。

“想要钱也可以,让你老婆来,她让老子高兴了,老子就把钱还你。”

刘老三满脸淫邪。

引来一片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