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步步青云
步步青云连载中

步步青云

来源:奇热作者:半月书生标签:都市,dota,东方主角:李木子,柴小虎

主人公叫李木子,柴小虎的小说是《步步青云》,是作者半月书生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镇委书记胡锐处把今天去青林镇中心中学调研的情况作了汇报,出了胡锐办公室便直接去了隔了几个秘书办公室的镇长办公室。王洋一进门就对吴强说道:“镇长,这个柴副镇长还真是年轻,精神头就是大,今天才去沿河公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针锋相对

两年前被吴强提拔为青林镇副镇长的王洋,在青林镇已经工作了八个年头了,从水利所副所长开始,王洋就一直是吴强的铁杆下属。

只是王洋这人能力一般,眼力界更是一般,做的很多事情并不是很合乎吴强的心意,但是就是这般情况,吴强还是想方设法把王洋弄到了副镇长的序列。

好歹是一个可掌控的因素,吴强何乐而不为呢。

刚才王洋到镇委书记胡锐处把今天去青林镇中心中学调研的情况作了汇报,出了胡锐办公室便直接去了隔了几个秘书办公室的镇长办公室。

王洋一进门就对吴强说道:“镇长,这个柴副镇长还真是年轻,精神头就是大,今天才去沿河公园项目部的吧,这会就跑到胡锐那里汇报工作去了。”

原本正在办公室里等着被传唤的柴小虎到来的吴强,倒是没想到王洋一头闯了一进来。

吴强对自己这个老下属太了解了,放在以前的时候,就是典型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是好在对自己一心一意,从来没有阴奉阳违过,但是想要依靠王洋的工作,来为自己谋取政绩,这样的事情,吴强也就是想想罢了。

当吴强听明白王洋话语中传达的意思的时候,登时变了脸色,更是气冲冲站起身来,作势就要往门外走。原本吴强之前亲自给柴小虎打电话的时候,的的确确是一肚子的怒气,只等着柴小虎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好好地给他说道说道,这青林镇里的道理,结果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吴强胸腔里的那股子怒气本已慢慢的被消磨了个七零八落,却不想那该死的柴小虎竟然撇下自己去了胡锐哪里。

吴强彻底被激怒了。

本来只是当做一个有笑话来跟吴强说道说道的王洋,看到吴强这幅样子,急忙跟上前去。

“吴镇长,柴镇长在胡书记办公室呢,吴镇长……”稍微阻拦了下气势冲冲的吴强的张鑫,这会已经束手站在一旁。

胡锐对吴强的突然杀到,有些摸不到头脑,但坐在胡锐对面的柴小虎,看到胡锐的眼神,就明白过来了。

已慢慢回过头来的柴小虎,脸上神情淡然的看着门口站着的吴强和在吴强身后探头探脑的王洋。

柴小虎站起身来,主动向吴强打了个招呼,但吴强仿佛没看到柴小虎一样,径直走到柴小虎之前坐着的沙发前。

“胡书记,如果我们镇政府有同志越权报告,把我这镇长晾在一边,不知道胡书记你怎么看?”

坐下以后,自顾自的点上一支的吴强,眼神凛然。

看到吴强这幅样子,在联想到刚才柴小虎跟自己说的这些情况,虽然在青林镇一直很是低调的胡锐,却已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既然柴小虎找到了自己这里,胡锐当然也就明白了柴小虎的意愿。胡锐作为一名根基在市里的空降镇委书记,虽然在县直部门有过工作经历,但胡锐并不属于县委县政府中的某个派系。或许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自己能够上任青林镇镇委书记一职是县长范凯的手笔,但其实在内心深处,胡锐更倾向与李木子一些。

逝者已逝,死者已矣。随着李木子的死亡,不单单是青林镇,青县的很多局势都会发生变化,对于已在镇委书记上蹉跎了两年的胡锐来说,这是一个机会。

而柴小虎的到来,更是如同吴强猜测的那般,早就是胡锐决定拉拢到自己一方的必要人选。

至于吴强在自己面前这般质问,胡锐已经想好了如何作答:“吴镇长,咱们镇委镇政府班子不过是分工不同,但都是为青林镇的老百姓们谋求福利。你所谓越级汇报的说法我不能认同。”

吴强倒是没想到,胡锐今天竟然一反常态的在自己面前表明了反对意见。两人搭班子到现在,胡锐基本就是在扮演一个老好人的形象,每当镇委镇政府的各个领导干部之间出现工作中的矛盾的时候,胡锐总是第一个跳出来宣扬“为人民服务,集体利益高于一切”的大道理。

胡锐的反应,也是弄得吴强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继续下去了。站在一旁的柴小虎这会却说了话。

“吴镇长,看来你口中所说的有的同志指的就是我了。我也无法认同吴镇长你对我的这番定论。”

“作为青林镇副镇长,我只是在做好我的本职工作。沿河公园项目总指挥是吴镇长你交托给我的任务,我循规蹈矩的把任务完成,也是对您吴镇长最大的负责。”

原本吴强跟胡锐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在吴强心里来说,就不该有柴小虎说话的地方,但是柴小虎偏偏见缝插针的开了口,吴强对柴小虎本就憋着一口气,这会更是再难忍下去了。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循规蹈矩,你循的是哪家的规矩?”

眼看吴强已经动了怒气,刚才还有些决然神色的柴小虎却突兀的重新平淡了下来。

“吴镇长,我向您汇报一下具体的情况,或许您是听信了某些个别人的一面之词,这才对我有了一些误会。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昨晚下班以后,我就去了项目部工地,当时工地上除了一位做保卫的大爷外在没有一个工人。我顺便抽查了下工地现场堆放的建筑材料,发现大批量的直径不足8毫米的钢筋。为此我还特意查阅了国家标准规定,我们的沿河公园项目作为公用建设,是不可以使用这种规格的钢筋的,作为承包单位,宏天建筑公司拥有一级资质,按照国家标准,至少也需要有双数以上的一级建造师,能通过国家一级建造师考核的,怎么可能不知道直径8毫米的钢筋是什么意义。”

“今天我再次去公园项目部,现场仍旧杂乱不堪,梁宏天拉拢起一伙施工队伍,与其说是进行工程施工,不如说是拉出来放风的,我在现场对梁宏天提出疑问后,梁宏天仍然混弄我,更是扯了吴镇长您的大旗来打掩护,说这是规则,我不知道这是哪家的规则,难道这是我们青林镇的特色吗?”

站起身来的柴小虎说话的功夫,走到了胡锐办公桌旁边,更是一边说话一边从衣兜里掏着东西。

一小截黑不溜秋的钢筋头,存储了昨晚与今天公园项目现场照片的华为智能手机,竟然还有一个小型的录音笔。

华为智能手机上的照片已经被柴小虎挑选了出来,站在一旁的吴强只要一打眼就能看个一清二楚,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柴小虎最后拿出来的一支录音笔,已经打开的录音笔里,虽然声音有些嘈杂,但吴强还是明明白白的挺清楚了,其中一个提及到自己的声音,正是属于梁宏天的。

吴强这会心里的感受,其实跟之前在工地现场被柴小虎一顿抢白的梁宏天差不多许多,心里已对柴小虎咒骂了起来,身为一名镇政府领导,竟然随身携带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实在叫吴强无力吐槽。

原本站在办公室门口观望情形的王洋,这会倒是开口说话打破了沉默。

“柴小虎,你这是做什么,你拿这些东西出来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要当面打吴镇长的脸吗?”

或许王洋原本是抱着为吴强出头的心思,但是他这说话水平实在不高。柴小虎可不就是在实实在在打脸吗,原本还可能是打的梁宏天的脸,毕竟吴强可以说自己并不了解现场情况,有了误会。经过王洋这么一说,就算不是打吴强的脸也变成了打吴强的脸了。

吴强这会被王洋一顿火上浇油,更是气不顺了,怒气冲冲的走到办公室门口,一把摔上了办公室大门,被吴强逼退两步的王洋怔怔的看着关闭的大门,额头一丝冷汗落下。

“小虎镇长,坐下来聊聊吧。胡书记,咱们一起商量下,你看怎么样。”

刚才有一丝要爆发的可能的吴强,摔上门后回过身来,脸上已是风轻云淡。柴小虎心底却对吴强更慎重了一分,能及时制怒,永远是为人或是处事的绝大优势。

“吴镇长,胡书记,我表个态。宏天建筑公司的行为严重危害了我们镇委镇政府的利益,更是对我们青林镇民众利益的绝对迫害,我认为应该由我们镇委镇政府单方面终止合同并向宏天建筑公司提起合同索赔。”

柴小虎这幅态度,在吴强没有到来的时候已经同胡锐讲过。倒是吴强还是才知道柴小虎竟然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

“梁宏天这狗娘养的,还说已经在现场把柴小虎摆平了,摆平你大爷。”

吴强心里暗暗的骂了梁宏天一顿,倒也没有先开口说话,毕竟这是在镇委书记胡锐的办公室,而办公室里的三个人正经说起来,胡锐才是真正有意义的话事人。

吴强抬眼向仍旧坐在沙发里的胡锐看去,不约而同的,柴小虎的目光也在胡锐身上游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