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首席律师翻身手册
首席律师翻身手册已完结

首席律师翻身手册

来源:奇热作者:印子标签:言情,现代,土匪主角:陈曼雨,白晟言

主角是陈曼雨,白晟言的小说叫《首席律师翻身手册》,本小说的作者是印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一起,天天腻的跟什么似的。郑萌嘿嘿笑了笑,眼睛都快笑不见了:“一个月之前。”早在大三校运会上就相中了,只是两人一直都没互通心意,现在都明说了那还隐藏个啥?“作为惩罚,”陈蔓雨搭上她肩膀,“带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实习期还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要重新开始做另一个也还是有时间的,毕竟这个期限是因为这个案子才给出来的时间。

白晟严心里早已有所打算,冯辉的这个案子其实已经被陈蔓雨调查的差不离了。

早在提交的报告中就详细写出了下一步会通过家属和交往各方面查找线索,从而推出嫌疑最大的人,可刚进行到家属这一步就先被对方给来了个措手不及。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能做到这些的确是要点头脑,他还想继续挖掘这个陈蔓雨身上到底还有多少能让他眼前一亮的真本事。

“下周末,前提伤养好。”

楚恩泽侧头看向白晟严,下周末?他难不成,想把陈蔓雨带到老挝那边儿去?

这哪能行?老挝那边儿是什么地方,那是各种毒枭鱼目混杂的地方,是真枪实弹上阵的地方!

她陈蔓雨大病初愈就跟着他白老二直接上那种硝烟炮火满天飞的地方,能扛得住吗?

这边楚恩泽使劲给白晟严使眼色,结果人只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便没有再想理他的意思,楚恩泽要不是看着陈蔓雨一脸激动和兴奋的样,能立马蹦出个“不”字来。

“谢谢白总,我会继续努力的!”陈蔓雨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子了,笑眯眯看向自己的母亲。

等回到白氏后,楚恩泽终于耐不住了开口道。

“我说,你不会真打算把她带去那个鱼目混杂的地方吧?人家才刚死里逃生你就又带着人家往火坑里跳。”这可不比普通的出差,这搞不好是玩命的下场啊。

而且这次他们的对手是谁?侯家三少侯林铉,这人的实力不容小觑,稍不留神就能把你推到死亡边缘,他一个人倒无所谓,可他若是带了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呢?

这不是把人头提前准备好往人家门口送吗?

“他侯林铉根本就不会动手,也不敢动手。”白晟严就是吃定了他这一点所以才断然把陈蔓雨也带上一起。

侯林铉的软肋还有什么?除了她又还有谁,这回人家都把人带身边了你说这次战斗他还挑的起来?他不得乖乖得把钱送到他白氏门口然后再乖乖的麻溜滚蛋?

楚恩泽并不否认这一点,但还有更多外在的因素在内,这些都不得不考虑,光是防着他侯三少一人,远远不够。

“这次可不是开玩笑,你可考虑清楚了。”

白晟严明白他想说的,当地人可能比侯林铉更狠更不要命,这可不是在国内,那些雇佣兵可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团体。

可他有信心能把陈蔓雨带出去,也就有能力把她安全带回国内,同样的事情岂能容忍再发生第二次?

“安排专机。”客机目前不能在选择范围内,信息一旦被透露出去,别说他们俩,就是一整个机舱的乘客都别想活命。

就看他侯林铉有没有那个胆儿敢玩这么大,又或者侯家能一手遮天,能把这事悄无声息的给压下来。

待白晟严走后,陈蔓雨赶紧让安陵容这几日多弄些补脑健脑的,“就今天中午开始,别耽误了。”

“补血的也来点吧。”总归是要补的,多补补也不伤身。

安陵容看着掰着指头数的陈蔓雨,哭笑不得:“办个事儿而已,你至于吗?”

陈蔓雨笑了个满怀,她当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以前是远在天边遥不可及,现在人都站到她跟前了,她要再不出手,别说郑萌,她自己都想打死她自己,往死里的那种。

“您不想我好啊,早点回归工作就是在给您挣钱您知道么。”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恶补,吃到陈蔓雨感觉一肚子都是油的时候,她终于被允许出院了。

那种感觉就跟刑满释放一样,全身骨头都在发痒。

后脑勺缝针的地方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差一个月之后来拆线就成,果然这一个星期真没白补。

刚走出医院门口,就瞅到了往医院里奔的郑萌,“真行啊,出院了才记起来还有我这一号人?”

“我这不是给你制造二人独处的机会吗,你说我一个人在那多碍事。”

“得了吧,有我妈在我还能弄出什么动静?”陈蔓雨拍掉她献殷勤的手,“什么时候好上的?”

她也是昨天才知道,这小妮子找了个男朋友,两人看对眼很久了,现在才在一起,天天腻的跟什么似的。

郑萌嘿嘿笑了笑,眼睛都快笑不见了:“一个月之前。”

早在大三校运会上就相中了,只是两人一直都没互通心意,现在都明说了那还隐藏个啥?

“作为惩罚,”陈蔓雨搭上她肩膀,“带我去白氏一趟,现在赶紧的。”

楚恩泽的办公室透过窗户刚好可以看到白氏的大门口,还有周边的一些会所酒店。

白天倒看不出来什么,晚上那可谓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甭管什么上层名流到混街边的混混,都会聚集到这里,哪叫一个热闹了得?

视线顺着建筑物往下走——陈蔓雨?楚恩泽凑近窗户一看,还真是她。

这才过了一个星期人就出院了,头上的绷带也拆了。

“诶,别坐着了,我瞧见你那小学妹了,头上连纱布都拆了。”看来这是彻底好了的节奏啊,楚恩泽回过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人。

白晟严扫了眼楚恩泽,放下手中的东西,“东西齐全了?”

“没问题,明天就可以出发。”楚恩泽从肖部长肖胜全那儿要来了几把枪,然后再要了身防弹衣过来。

局里的东西哪能随便借,肖胜全可是冒着掉脑袋的风险给他们送了这些东西,要不是为了弥补这次医院的过失,借他十个胆儿他也不敢。

“局里要是怪罪下来,直接报我的名。”出了事他担着。

楚恩泽顺应得点点头,摆手道:“得了,我知道了,你去吧。”和你的小学妹促膝长谈去。

后面那句话他可没敢说,肋骨疼的感受他可不想体会第二次,上次是那宋小姐,他可不想这次又为了个陈学妹再赚一身伤……

“白总。”

陈蔓雨其实想叫白晟严叫学长,但碍于上下级关系,一直没敢叫出口。

“进,”白晟严抬头看向门口的人,“坐吧。”

进来后才看清办公室的全貌,书架上满满当当的书籍,还有前边摆着的相框,她认出来了,那是新生迎新会上白晟严主持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