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灵异> 活人皮
活人皮连载中

活人皮

来源:奇热作者:白勺的白标签:灵异,经商,男变女主角:王权

《活人皮》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灵异小说,小说的作者是白勺的白,主角叫王权,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你说的是那个身穿斗篷穿拖鞋的男人吧?他消失不见了,从他的影子里。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看到他的脸。”刘锋皱着眉头说道“刘队你们怎么来我家了?”我不解的问道。“记不记得你跟张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嘁嘁嘁嘁…”黑面人怪笑着猛地伸出一只漆黑的手,箍住了我的脖子。

我被黑面人一点点的举了起来。双脚离地。

“唔……”我双脚乱蹬。双手无法从黑面人的身体中脱离出来。慢慢的开始无法呼吸。

过了一会儿失去了力气“咣当”刀掉在了地上,双脚也不再晃荡。

就在我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嘭”我的门被踹开了,朦朦胧胧看见刘锋带着人冲了进来。

紧接着黑衣人迅速的遁入黑影之中从阳台门消失不见。

“呃…”头好痛,我这是在哪。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盖着被子身穿病服,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右手上还扎着液。

“哟,王权你醒啦?”刘锋从病房门口进来发现我已经醒来,绕到我床边坐在凳子上问。

“是啊,刘队是你救了我,那个黑面人呢?咳咳……”我扶着床边起身急切的问道。

“你说的是那个身穿斗篷穿拖鞋的男人吧?他消失不见了,从他的影子里。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看到他的脸。”刘锋皱着眉头说道

“刘队你们怎么来我家了?”我不解的问道。

“记不记得你跟张学东说,要帮我们破案?”

“他快下班的时候跟我说了。下班以后我就带着他直奔你家来找你怕你做傻事。果然就被我碰上了。”

“我要是稍微来的晚一些啊,你都已经完了。”刘锋点了点我说道。

我回想起昨晚的情景,十分的后怕:“可不是么!”

“看来你吓得不轻啊说话都发抖了。”

刘锋打趣后接着说:“我看啊,你也别当什么诱饵,帮我破什么案了。还是换个住处躲一躲。这明显不是正常的拐卖妇女卖银的案件了。”

“嗯……是啊……”我略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的说着。

“请问,这是王权住的病房吗?”一个较弱的女声说。

“是,我是王权,进来吧,门没锁。”我靠着病床坐直了些。

“你!”

“别那么看着我,我是人!是你救了我你记得吗?”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段静,蓝海市本市的。”

“可是你当时……你怎么能复活了呢?”

说着话段静坐在了床边。

刘锋看了看手表说:“噢!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一步了。”说完便走出了病房。

段静见刘锋走了出去便伏在我的腿上,看着她胸口的洁白,我有点想入非非。

“哼!都躺病床了还不老实。”

“这……”

“话说你那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能听到你说话?你那个时候都死了啊~怎么又活了,说不通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开始是我在家洗澡,不知怎么的就到了黑面人那里。”

段静的表情有些痛苦,又努力的回想着。

“一开始他说要我做他的鼎炉,说是对我有好处,我哪知道什么是鼎炉。他告诉我就是做那事。我本是清白身子,怎么可能白白让他玷污了呀!”

段静开始轻轻的抽泣起来。

“我就百般反抗,结果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毒打,和折磨。”

“每次到我筋疲力尽的时候他就会玷污我。呜呜呜……”

段静头伏在双臂间哭泣了起来不再说话。

听到这些,我开始回想起之前的种种。

这黑面人应该不是鬼怪,因为他能说人语,能跟人交合,而且还能直接攻击我。

如果是鬼魂应该是做不到这些的吧。起码他是个血肉之躯有物理形态的人。

我之前也听到了隔壁传来的声响,那怪声应该是段静被折磨时的声响,她呻吟之前的那尖锐的惨叫都说得通了。

可是既然段静说自己被折磨、被殴打。我也听到了声音,难道别的邻居听不见吗?而且为什么我发现段静的时候,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呢?而且那奇异的体香是怎么回事?

段静就这么一直在我腿上哭泣,像是一直发泄,发泄自己所遭受的这一切。

我就任由她在我腿上这么哭泣,我也没有跟女生交往的经历,女生哭了我更不知道怎么去哄了,只能默默的陪着她。

段静这一哭,哭了很长时间,时而抽泣时而大哭。渐渐地她的哭声弱了下去,直到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我知道段静是哭累了,睡着了。

可是我腿好麻啊!

进来了一个四十多岁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戴个四方眼镜,待走近了以后看到胸牌上写着外科主任,郑清风。

“急诊的大夫给你看过了,说你没有什么大碍,就是休息休息就好了,我跟刘队是朋友他就把你们送我这了。”

“麻烦你了郑主任。”

“既然你也醒了,就可以出院了,回去多注意休息,出院手续刘队给你办完了。”

“唔……有医生来啦。”

“你醒了,这是郑主任,刘队的朋友。这是段静。”

“主任你好,我是王权的女朋友段静。”

“喂喂!哎哟~”我刚要说话就被段静掐住了腰间的嫩肉。

“哈哈,那你们收拾收拾出院吧,我去巡视别的病房了,再见。”

郑医生离开后,我看着段静说道:“喂,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我女朋友了。”

“我想我是我就是呗!怎么啦!不服你咬我啊!嘿嘿。”

“我!哎……”

段静看我唉声叹气,脸色一沉,有些伤心的说:“怎么啦,嫌弃我……”

“那倒没有,我就是烦闷以后去哪。”

“去我家吧。我一个人住。”

“那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咱俩不是男女朋友吗!”

“呃……好吧……也是个主意,那你的父母呢?”

“我没有父母,自打我懂事起我就没有见到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

这段静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从小没有父母,没有了父母的爱,那种生活肯定很难吧,比我这只有一个母亲的还惨。这现在又碰到这样的事情。

现在她应该是对我的感激之情,想做我的女朋友,可是我何德何能啊。我没有学历,没有赚钱的能力,我还没谈过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