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无赖少爷没人爱
无赖少爷没人爱连载中

无赖少爷没人爱

来源:奇热作者:白瞎标签:言情,现代,魔爪主角:

《无赖少爷没人爱》的主人公是无赖少爷没人爱,白瞎是该小说的作者,小说内容非常不错,情节新颖,小说中的每个人物刻画传神,非常的精彩。辰。“爸爸,你会原谅女儿的吧?是女儿不孝,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还做您的女儿,偿还这一生我的过错。爸爸,对不起!”杨雪的声音有些嘶哑,内心混乱的情感用力的撕扯着,撕扯的她觉得呼吸都有些沉重。尽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秦辰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他在她身边,她有十二分的勇气喝下去。生死离合都毫无畏惧,何况一碗药。

接下俩的两天里,大家是都见识了秦辰心里杨雪是有多娇贵。

其实她这种病疼过了也就过去了,之后是需要一点一点慢慢的调理的。可是秦辰却不理解,也不想理解,全家上下都是围绕着杨雪一个人转的。

本身就不是什么大病,不疼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杨雪的精神已近和平常无异,可是秦辰仍是紧张的不离分寸的陪在她身边。

李向阳就更是悲愤,秦辰冷冷下了话,他不得不每天无论多忙都要抽出时间到秦庄园给杨雪复诊。明明就是一个疗程之后复诊就可以,他却要被秦辰逼着天天来一趟,而且每天还要编不同的说辞给那大少爷。

李医生觉得自己这个医生做的很悲愤,人家都是病人去找自己复诊,而他却要天天追着病人跑。

其实杨雪这病根本就不用如此的兴师动众,他说不能怀孕不过是出于本职做出的最坏的推断。只要趁现在即使调理根本一点事情都没有。

李医生真的很迎风流泪,他很想告诉秦辰:其实真的不用这么紧张,真的不用啊,杨雪一定会没事的,别说生孩子,生个三四五胞胎都没问题。

这几天杨雪觉得自己完全是被秦辰给禁锢的病人,但是这种牢笼却让她觉得异常的知足和幸福。

秦辰三天里都没有离开过秦庄园,直到今早杨雪起床之后没有见到秦辰,才知道他终于肯出门了。

秦财团和飞鹰帮哪一面都离不开他,他呆在家里三天,杨雪觉得外面一定都快疯了。秦辰每天一天都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忙,那么多的人需要他,她想这三天积攒下去的事情一定够他忙的焦头烂额了。

他给了她三天完整的时间,对她来说是多么奢侈的一种宠爱。秦辰丢下了所有人,丢下了瞬息万变间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只为了一个杨雪。

他分分寸寸的守护让突然失去他的庇护的杨雪还有些不舒服。突然看不到那个男人了,她的心会觉得离了依托,变的有些不安。

某个时间,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依赖会变的根深蒂固。

杨雪百无聊赖的过了一天。原本她想去上班,可是秦辰不允许。甚至要亲自去找他们老板给她请假。

她知道他不是玩笑,于是她给自己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这样总好过秦辰给他请要好。他若去了公司,对她的事公司里恐就要人尽皆知了,那她也就真的不要干下去了。

她在家,有穆静雅陪着,所以过的也还算不那么煎熬。她等着秦辰回来,可是都等到深夜了仍不见他的影子。

“他怎么还不回来?”她问林君。

林君告诉她,最近公司有几笔数额巨大的买卖,秦辰这两天都会谈生意谈到很晚,所以也就就近住在附近的酒店里,也免得和人喝了一肚子的酒之后还要往回跑。林君说这单生意他早就该去谈的,可是就因为她的病,秦辰推了人家三天,惹的对方很有意见。

林君停了几秒钟之后,很有耐心的一字一句告诉她,“你知道吗?辰为了你能舍弃掉他拥有的一切,什么权利、地位、金钱,对他来说根本就一文不值。当年的事或许除了他没有人知情,但是我相信他说的,他没杀杨雄。我都相信的事情,为什么他不要了全世界都要守护的女人却不能相信他一次?”

林君说完转身离开,他有种冲动想告诉杨雪她的身世,可是想到秦辰他忍住了。秦辰守了十几年的秘密,他没有权利去戳破,虽然他对秦辰的做法很不能理解。

听了林君说的话,杨雪的心头一震。

是啊,她为什么就不能相信秦辰说的话。她一直都纠结于对仇恨放弃和不放弃之中,为什么从来都没有想过去相信那个男人说的话,他没有杀自己的父亲。

曾经不相信是因为她的心都被仇恨占据,那现在的她不是应该相信他一次吗?信任不是爱情里最基本的东西吗?

第二日,杨雪想去看望杨雄。自从回了A市,她只去过父亲的墓地一次。这些日子她有些不敢去见父亲,因为自己爱上秦辰,她觉得没有脸见他,更没勇气去那里。但是今天她突然很想去。

穆静雅不放心,一定要陪着她去。秦辰这两天不在家里,她一定要替辰少爷将杨雪照顾好,所以杨雪无论去做什么,穆静雅都要陪着,形影不离。

杨雪不反对,跟静雅一起,去花店里买了花,然后去了墓地。

杨雄的墓地不是那种豪华的私人墓地,只是和普通人一样的寻常墓地。任你生时有多么的风光,归于尘土化为尘埃之后,才能感受到事态的炎凉,人情的稀薄。

杨雄死后,杨家的势力不复存在,转眼间分崩离析。谁对杨家的事情都是退避三舍,更别说是对待一个以死之人。

杨雄是秦辰葬的。很戏剧,她的杀父仇人竟然是埋葬她父亲的人。

杨雪那日哭昏之后被秦辰带回秦家,第二天等她醒过来的时候,秦辰用不属于一个十四岁少年的语调冷冷的告诉她杨雄被埋葬何处。

他先毁了她的家,然后假惺惺的帮她埋葬了父亲,那时的杨雪一点都不觉得感激,而是对秦辰的虚情假意更加的痛恨。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那不是秦辰必须做的事情,他的养父是死在了她父亲的枪口下,依秦辰的作风,又怎么会埋葬自己的仇人,或许是为了她,仅仅是为了她。

杨雪站在杨雄的墓前,将手里的鲜花散放在墓上,眼里颗颗晶莹在滚动。风吹起她的发丝,遮挡住了脸上破碎的情绪。

穆静雅很识趣,站在离杨雪较远的地方,她看不清杨雪眼中的泪痕,但是能够感觉的到她此刻的心情,一定是复杂的且缠绕纠葛的。

杨雪呆呆的盯着墓碑上的字,久久才张口,“爸爸,我来看你了,你还好吗?”

这么多年杨雄的样子在杨雪的脑海里依然清晰。虽然杨雄不是杨雪的亲生父亲,但是他对杨雪是真的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去疼爱的。

杨雪的妈妈在她还没记事的时候就离开人世了,在杨雪的记忆力她只有一个爸爸,是爸爸一直陪着她成长,疼她,爱她。

杨雪并不知道他们上一辈人的纠葛,更不知道一直宠溺着她的,她那么爱的父亲竟然是设计霸占了她母亲,拆散他们一家人的人。在她眼里,杨雄是一个好父亲,最爱她的父亲。

也就是因为这样,秦辰才不想把杨雪的身世告诉她。她知道,在杨雪的心里,杨雄的父爱已经根深蒂固,如果知道了自己一直爱着的爸爸其实是害了他们一家,害了她母亲一生,最后又跟她的亲生父亲同归于尽这样的事实的话,那对她实在是太残忍的一件事情。

“爸爸,对不起!”杨雪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决堤。

“对不起,原谅女儿不能够为你报仇!不管秦辰是不是害死你的凶手,我都没有办法亲手杀了他,因为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她。”

说到这儿,杨雪哽咽住了。这些一直犹如心魔一样折磨着她的话,她终于鼓起勇气在父亲的墓前说了出来。她终于能够对父亲说对不起,然后大胆的承认她爱秦辰。

“爸爸,你会原谅女儿的吧?是女儿不孝,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还做您的女儿,偿还这一生我的过错。爸爸,对不起!”

杨雪的声音有些嘶哑,内心混乱的情感用力的撕扯着,撕扯的她觉得呼吸都有些沉重。尽管这样,这些话说出来之后,她还是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

那些痛苦纠缠了她太久,如今倏然觉得如释重负。这世间大多的情感都是如此,压抑的太久终会溃然决堤。

在爱情和仇恨里,她一直在艰难的挣扎着,最后她还是选择了爱情。她身上背负的罪责和不孝,只能留到来事再去弥补,纵使是给她修罗地狱的惩罚,她也只能淡然的接受,因为她爱秦辰已经逃无可逃。

杨雪掏出手帕,细心的擦拭着墓碑,一下又一下,仿佛将她所有的亏欠都带到了动作里。

擦完,她将小手帕收好,然后微笑着转身。一样的转身,心境却已不同。

杨雪刚要离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熟悉的CK香水的味道。

“若宸!”杨雪生硬的叫出了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