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搞笑> 初见倾心
初见倾心连载中

初见倾心

来源:追书云作者:小妖精标签:搞笑,纯爱,风月主角:何雨霖,苏瑶

热门小说《初见倾心》是小妖精所编写的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何雨霖,苏瑶,书中主要讲述了:却还是很烦闷,回到卧室时,老公已经打起了憨声,看来他今天真的很累。 我微微的皱起眉头,躺倒了他的身边,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这三年里,从没有特意翻看过他的手机,而此刻我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医院回家,老公正躺在洁白的大床上躺着,此刻他俊朗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粉红,胸膛慢慢的起伏,香艳的几乎让所有女人汗颜,有时我甚至怀疑他上辈子是不是个女人。

我轻轻的靠上去,吻着他的嘴唇,随后慢慢的向下滑去,他翻了个身微微的皱起眉头,“我累了,你快去洗澡吧!”

我无奈的起身,别人家老公总是很邋遢,但我家这位却很勤快,甚至是有点洁癖的嫌疑。也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能找到这么完美的小可人,当初我就是折服在他这副绝世容颜和干净劲儿上。

“老公,你带我一起洗嘛!”我抓住他的手,撒娇的可劲摇晃。

“真麻烦,我刚刚洗完了。”他无奈的睁开眼睛,清澈的眼底就如同纯净的阳光,结婚这三年,他几乎从没对我发过脾气,处处谦让,而且还特别贴心。

在别的姐妹眼里,我家这位简直就是完美的男人。只不过他完美的有些太不像是男人,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一个狐朋狗友,也从不贪图美色。

想想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一下这些年的兢兢业业,于是强拉着他进了浴室,双手环住他的腰,望着他诱人的身体,不自觉的心痒痒,娇声的说道:“老公我的都想你了,今天让我伺候你好不好?”

他慵懒的撇了撇嘴,“老婆,我今天真的很累!”

我嬉笑着把衣服脱了个干净,把花洒打开,温热的水流从上面浇下,借着水流,细致的为他打沐浴露,为了挑起他的兴趣真是用上了浑身解数。

“对不起,我真的太累了!”老公推开了我,拉开了浴室的门,只不过他一条腿刚刚迈出去,就放了个巨响的屁,这声屁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不仅声音雄壮无比,吓的我花容失色,最为关键的是嘣出一个不明的飞行物品。

不明物体正巧贴在我的大腿上,我惊讶的瞪起了眼睛,用颤抖的双手拎起那条带着螺旋纹路的套子,顿时就如同五雷轰顶,万匹草泥马跑过……

他僵硬的回过头,两只眼睛惊骇的盯着我手中的套子,随即像是一阵风跑进来,抢过那个套子扔进了马桶,玩命的按冲水开关。

但那个套子似乎并不愿意就这么离去,固执的把马桶堵了个彻底,我已经彻底的呆掉,三年的美满婚姻竟然是这样的尴尬,尴尬的就如同是这个把马桶堵住的套子。

“苏瑶,你听我解释!”他用力的关上马桶盖子,慌乱的说着。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自顾自的拿起浴巾,擦干了身体,不顾头发还湿着,穿好衣服,冲出了家门,满心的憋闷却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夜晚七点钟的大街还很喧嚣,我飞快的走着,只想找到处没人地方,躲开所有的人,三年的婚姻因为一个屁而破裂,这事儿跟谁说恐怕都要笑掉大牙。

最为悲催的就是我不知道该埋怨谁,相敬如宾三年的男人?还是那个把套子落在他屁股里的小三?

这顶绿帽子戴的实在太瓷实了,如同有千斤重,把我压的喘不过气,到底是谁?掰弯我的老公不说,还那么的粗心大意,难道套子落里都不知道吗?

发疯的走了一段时间,头发上的水珠洇湿了衣服,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身体却被人拥进了怀里,熟悉的味道即使不回头,也知道是老公追了上来。

“苏瑶,对不起!求求你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

解释?我僵硬在他的怀里,三年来的温情成了最折磨人的东西,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我心存侥幸的说服自己,他应该是有苦衷的。

老公见我没有挣扎,把头亲昵的贴在耳边,“亲爱的,那个套子是恶作剧,昨天我跟同事在酒吧聚会,他们非逼着我吞了个冰块,现在想想肯定是套子被冻在了冰块中。”

听到这句话,我安静下来,老公的解释到也说得过去,首先他在医院里的能力突出,做人耿直又不太会人际交往,所以心怀嫉妒的人倒是不少。其次套子冻进冰块,在昏暗的坏境下不容易被发现,很容易吞进肚子里,橡胶无法被胃酸消化,随着尝到蠕动再排出体外,这也很符合科学。

“何雨霖,我要你发誓。”

老公刮了下我的鼻子,脸上露出轻柔的微笑,“咱们结婚三年,彼此应该信任,再说我守着你这个美娇娘,为什么还要搞那种事儿?难道你对自己的魅力没有信心吗?”

我被他说的一时语塞,难道是自己太冲动了?虽然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但依旧被老公领回了家中,心神俱疲独自躺在了床。

或许是因为想要赎罪,他主动吻住我的嘴唇,双手攀上了高峰,温柔的抚摸。

虽然没有任何心情,但刚吵完架,既然选择了相信,那我也不好显得太记仇,所以就配合着他慢慢动起来。

说实话老公每次都喂不饱我,所以对这事儿并不是太感兴趣,每次都是为了讨好老公才特意的卖弄自己,但效果并不理想。

五分钟不到,老公从我身上滑了下去,像是从前线退下来的战士,悠悠的说道:“早点睡吧!”

“嗯!”答应了一声,我掀开被子,习惯性的去浴室洗了洗,马桶此刻已经修好了,而那个套子已经不翼而飞,虽然选择相信老公但内心却还是很烦闷,回到卧室时,老公已经打起了憨声,看来他今天真的很累。

我微微的皱起眉头,躺倒了他的身边,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这三年里,从没有特意翻看过他的手机,而此刻我却忍不住跨过他的身体,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试了几遍手机锁的密码竟然都不对,难道他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

老公此刻睡的很熟,似乎真是累坏了,我拎起他的一根手指,用指纹很轻松的把手机锁打开,随后便看到了微信里的一条短信:“事情解决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