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重生后:军爷把小娇娇宠翻了!
重生后:军爷把小娇娇宠翻了!连载中

重生后:军爷把小娇娇宠翻了!

来源:网络作者:尼克是只猫标签:言情,现代,重生主角:刘梓萌欧阳竫

新书推荐,《重生后:军爷把小娇娇宠翻了!》是尼克是只猫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梓萌欧阳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太羞人了!刘梓萌的脸颊瞬间充血,将脸埋进欧阳竫的胸口。肚子啊,肚子啊,就算我一整天滴水未进,你也不能这个时候叫啊,刘梓萌埋怨的看着自己的小腹。欧阳竫一怔,这才注意到已经是傍晚时分,心里埋怨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欧阳,谢谢你。”刘梓萌被欧阳竫看的脸红,低下头,小声道谢。

欧阳竫有些懊恼,他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这么撑沉不住气!

万一今天的一切只是她和谢奇峰演的一场戏,万一她们都更加不可高人的目的呢!

刘梓萌……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心中的猜疑让欧阳竫有些烦躁,抬眼看向谢奇峰,眼中的温柔全无,煞气化作刀锋向谢奇峰砍去。

谢奇峰被吓得一个踉跄……

虽然一直做出一副毫不畏惧的模样,但是谢奇峰的心里其实怕惨了欧阳竫。

察觉到欧阳竫的情绪有些不对,立刻明白了他的担忧。

“谢奇峰,你死心吧,我现在爱的人是我的丈夫,欧阳竫!你要是在这样搞破坏,该上法庭的就是你了,破坏军婚,不用我多说,你应该也该懂。”

说完还不忘拉了拉欧阳竫的衣袖,撒娇道:“老公,我说的对吧?”

会不会太过意?刘梓萌还是有些忐忑,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对。”欧阳竫宠溺的摸了摸刘梓萌的头发。

刘梓萌的话表明了她的态度,这让让欧阳竫一颗悬在半空的心,落了回去。

得到了鼓励,刘梓萌有了底气,挺胸抬头,一脸傲气的看着丑态百出的谢奇峰。

“听到我老公的话没,再敢来骚扰我,下次我们见面可能就是在法庭咯。”

小人得志!

谢奇峰恨得咬牙切齿,眼神怨毒,就像匐在草丛中的毒蛇,下一刻就会跃起,死死咬伤刘梓萌的脖颈。

“刘梓萌,记住你今天的话,以后不要哭着来找我!”谢奇峰的话像是从牙缝中挤出,那股恨意让刘梓萌有些心悸。

刘梓萌的态度取悦的不知是欧阳竫,更是在展风面前刷足了好感。

眼看着谢奇峰居然敢对竫哥的女人出言不逊,立刻恼了!

“嫂子,不如现在就把他送警局吧,就说有人恐吓你。”展风跳了出来,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谢奇峰一听这话,有些怂了,欧阳竫这个人什么做不出来,加上展风在一边煽风点火……

说不准,欧阳竫说不定就真把自己送进去了,到时候谢家的脸面……

谢奇峰装出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推开面前的警卫,朝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却回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刘梓萌,那种的落寞和哀伤让人动容。

可这又和刘梓萌有什么关系呢,现在的她根本就不会在意那个卑鄙小人,她的眼里只有身边的欧阳竫。

“欧阳……谢谢你……”

话音刚落,刘梓萌身体一轻,被欧阳竫坚实的臂膀代入怀中,紧紧的贴在他滚烫的胸膛之上。

刘梓萌反常的没有挣扎,头枕在欧阳竫的心口,一声声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让她沉醉其中。

虽然说有情饮水饱,但是生理的需求还是难以克服的。

“咕……”

刘梓萌的五脏庙有些不甘寂寞,发出了抗议。

太羞人了!

刘梓萌的脸颊瞬间充血,将脸埋进欧阳竫的胸口。

肚子啊,肚子啊,就算我一整天滴水未进,你也不能这个时候叫啊,刘梓萌埋怨的看着自己的小腹。

欧阳竫一怔,这才注意到已经是傍晚时分,心里埋怨有些埋怨自己,松开怀中的女人,吩咐道:“刘妈,开饭。”

展风这个屁股沉的,也溜进了餐厅,刘妈做的饭最好吃了。

可欧阳竫一个眼神扫过来,刚刚挨上座椅的展风,瞬间跳了起来,“哎呀,竫哥,我妈叫我回家吃饭,我先走了。”

说完,展风一溜烟的就跑了,竫哥刚才的眼神太可怕了。

欧阳竫的注意力全在刘梓萌身上,扫了一眼餐桌上的食物,面色一沉,“刘妈,再去准备一份党参乌鸡汤给梓萌补补身子。”

刘梓萌有些诧异,对面的男人坐得笔挺,周身的气势凌厉,却不想还有这样柔情、细心的一面。

这样难得的一面,却独独给她一人。

心头泛起一丝甜蜜。

坐在饭桌前,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进食,眼前的饭菜虽然诱人,但是油腻的气味,却让她不知如何下口。

“怎么了?饭菜不和胃口?”欧阳竫看刘梓萌眉头微皱,一动不动的,难得的好心情一扫而空。

“刘妈!”

欧阳竫的声音里带着怒气,刘梓萌一骇。

没有胃口的是她,怎么可以连累刘妈。

“不是……不是饭菜的问题……”

可刘梓萌不是个会撒谎的人,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所以然,急的眼角都发红了。

可这一切落在欧阳竫的眼里就是不是这么回事,也是,以前只要自己出现在饭桌上,她宁可饿着,也不会吃一口……

本以为她变了,想通了……

看来她先前对自己只是利用而已,呵,也是,她怎么会对一个强要了她的人有好感。

赶走谢奇峰,估计是觉得……觉得被他……

碰过……不干净了吧……

“呵。”

欧阳竫苦笑一声,起身离开,那背影满是落寞和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