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宠妻> 宠妻成瘾:霸道总裁深深爱
宠妻成瘾:霸道总裁深深爱连载中

宠妻成瘾:霸道总裁深深爱

来源:奇热作者:拾小柒标签:宠妻,总裁,军婚主角:易骁城,林新月

小说主人公是易骁城,林新月的小说叫《宠妻成瘾:霸道总裁深深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拾小柒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过公司的允许就进货了有毒的面料?请问这件事情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请问您为什么这么做呢?是因为跟面料的老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吗?”“有人买了用了你进货的面料中毒了,请问您有什么说法?”林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叮铃铃…

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林新月揉揉眼,摸索床头边的手机,奇怪,今天不是自己休假吗,怎么的心怡还给自己打电话?

“喂…”

“林总监,快点来公司,出事了!”一向遇事不惊的的心怡此刻声音听起来也是焦急不已。

“出什么事情了?”

“之前你签下来的那批面料有毒,现在顾客出事了都闹到公司门口了!”

“什么?”

林新月飞快地起床刷牙漱口,打车到了朦月设计公司。

一下车门,马上就被一堆记者围住了,一个个黑洞洞的摄像头对着自己狠拍。

“林总监,听说您没经过公司的允许就进货了有毒的面料?请问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如果是真的,请问您为什么这么做呢?是因为跟面料的老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吗?”

“有人买了用了你进货的面料中毒了,请问您有什么说法?”

林新月一头雾水,被包围着,被N个问题轰炸,从来没有面对这种这么疯狂的局面。

“啊!”的一声,林新月被记者挤到了地上,可是那些记者像看着一块肥肉一样看着自己,张着血盆大口,丝毫不客气。

“林总监,您此刻的反应是心虚了吗?”

林新月深深地呼吸着,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群记者,呆愣。

“让开!”冰冷呵人的一声怒喝,司徒宇犹如天神下降般带着一群保安制止躁动的记者,走上前,用力拉起林新月就走进了公司。保安立刻把大门关上,隔绝了那些疯狂的记者。

“小月,小月,你没事吧。”司徒宇用力地摇晃着林新月的肩膀,试图叫醒眼神呆滞的林新月。

林新月一开始根本听不到周围的声音,过了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意识“司徒?司徒,你怎么在这里?刚才,我…”

林新月语无伦次。

“没事,没事了,我都知道,没事了。”

林新月看着司徒宇,慌张地说:“司徒,我,那个面料有毒,我,我不知道,不知道。”

听到林新月的声音,萧兰颖走过来,“啪”的一声,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了林新月一巴掌。

“你干什么?”司徒宇怒了,看着萧兰颖怒斥。

“我干什么,我才离开了公司几天,公司就出事了,还是在我的面料进货上出事,我能不生气吗?还不都是因为她?”

萧兰颖一直妒忌着林新月的才能,凭什么,她才来公司几年,就能坐上总监的位置,凭什么老总们总是栽培她?都不知道爬上了多少个老总的床?

她最恨的就是这张装清纯无辜的狐狸脸了。

司徒宇用力地握住了萧兰颖又想给林新月甩耳光的手:“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这位女同志,你这样咄咄逼人是不是不大好?”

萧兰颖看了一眼司徒宇,眼前的男人高大帅气,举手投足之间都泛着优雅之气,凭什么林新月身边有这么好的男人?

“好好,司徒公子,今天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给林新月留点颜面,只是这件事必须要有人出来负责。进货毒面料这种事情,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公司的声誉。之前有多少设计公司因为这些丑闻而成为了时尚界的历史?我想,司徒公子比我应该清楚。”

说完,扭着水蛇腰就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司徒宇心疼地摸着林新月已经红肿的半边脸:“新月,对不起,让你受伤了。”

林新月沉默半晌,才抬头,压下心里的委屈,说:“司徒,这面料的确是我签单的,这件事,我一定会弄清楚的!”

“林总监,你在这?老总马上让你去会议室,董事们都在等你。”助手简心怡紧张地对林新月说。

“恩,我知道了。”林新月点点头,快步走到了会议室。司徒宇苦涩地微笑,她总是愿意用自己小小的肩膀承担一切却不愿意依靠自己半分。

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怒气冲冲的董事们。

“林总监,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们董事会们一个说法。”

“就是,新月,现在公司的股价一跌再跌,我们亏了多少钱,你知道吗?”

林新月在心里轻蔑地冷笑,呵额,一群老狐狸,凡事就是会想着自己的利益,现在公司出事了,出事的顾客还没处理好,就一直想着自己的股票跌了还是涨了?

林新月镇定下来,冰冷地说:“这单面料的确是我签单的,各位董事请放心,在朦月公司工作了六年,我早已经把公司当做我的家了,我一定会为这件事负责到底的,为公司负责到底的!”

说完,也不等各位董事的反应,就转身离开了会议室,因为,时间已经是刻不容缓!公关黄金24小时很重要!她必须马上盘问唐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必须马上去见那名出事的顾客,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心怡,让唐叔来我办公室。”一出会议室,林新月就找寻唐叔。

肯定是唐叔出了问题,不然根本就不会有毒面料这件事。

叩叩…

“进!”

“林,林总监…”唐叔哆哆嗦嗦地走进来。

林新月一看唐叔一副心虚的样子,就知道他是知情的了。

“我只想知道,原因!”言简意赅,林新月冷漠地说。虽然她很少出去跟顾客打交道,跟别人打交道,可是这并不说明,她傻!

“扑通”一声,唐叔跪下了,“林总监,对不起了,这件事是我的错,我的儿子因为在学校给你别人打架了,需要一笔很大的赔偿金,所以,我才贪图便宜的面料,钻空子…林总监,,我没有仔细检查面料,就想贪便宜,您您打我吧”

说完,唐叔就一下下,一巴掌一巴掌甩自己耳光子。

林新月看着跪在自己眼前面过半百的唐叔,心中酸苦:“够了!唐叔,您的儿子出事了,你就钻公司的空子,你知道,公司会因为这件事受多大的影响吗?您知道,顾客的生命健康会受到威胁吗?唐叔,你怎么可以这样?”

唐叔听着林新月的质控,哽咽着:“我,我的良心被狗吃了,对不起,林总监…”

林新月揉揉发疼的眉心:“行了,唐叔,你起来吧,我会向董事会报告这件事情的,到时候,公司会做出对你的处罚!”

事情已经发生了,追究对错不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找到解决的办法!

接下来,得去看看那位中毒的顾客的情况。

林新月站起来,突然,脑袋一阵眩晕,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了,嘭地一声,重重的撞击声,林新月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林总监,林总监…”耳边响起唐叔焦急的叫喊声,只是林新月已经听不到了,沉沉地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