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北镜圣域
北镜圣域连载中

北镜圣域

来源:奇热作者:高庭标签:玄幻,奇幻,穿越主角:

完结小说《北镜圣域》由高庭所编写的玄幻奇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北镜圣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何那魔兽岂是个吃素的,直接冲进密林,将那些古树冲得七零八碎。李奥语一个躲闪不及,就被面前倒下的一棵大树给砸到在地。大树纷纷倒下,在地面铺成了一张地毯。李奥语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身子还未站直,便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奥语只觉自己的身体有些胀痛,勾起嘴角邪魅一笑,“天岚宗,那我就不客气!”

说罢,李奥语便使出万古如长夜技能。

顿时,头顶的整个天空突然间陷入了黑夜当中,电闪雷鸣。

李奥语更是当着天岚宗以及众多门派长老的面儿,将那天岚宗的镇宗之宝雕像给收到了自己的手中。

将那巨大的雕像缩小,李奥语直接毫不客气地将其塞入了衣服当中。

天岚宗是欠他的,如若不是刚才的打斗,想必现在他也不会受伤。

更不会还没开始比赛,就先打了一场。

钻入赛区,李奥语便在一处密林之中找了个隐蔽且僻静的地方修整了一番。

盘腿打坐,将身上受到的重创都疗伤完之后,方才收回了灵力。

经过这一场打斗,李奥语发现现在的修为还不足够。

赛区是天岚宗的人布置的,比赛规则也是他们定下的。

现在李奥语亲手杀了天岚宗的一位长老,指不定在接下来的比赛当中天岚宗的人会动什么手脚。

一个长老修为极高,李奥语就差点丢了性命,实在是不敢想象再来一个这样高强的人物。

休息好之后,李奥语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天空,太阳正空照,时间也不早了。

想到这里,李奥语便抬脚走出了隐藏地。

天岚宗的密林,李奥语之前来过一趟,只是却在这个地方迷失了方向。

初入陌生地方,李奥语当真还有些不习惯,随即便提了内力飞身上树。

上了大树,从高空望去,视野宽阔,很快便确定了现在的方位。

下了树,李奥语便一只往东方走去,顺着草木生长的方向。

偶尔能够在地上发现一些魔兽的脚印,李奥语便提防了起来。

之前就听清虚长老说过,四荒之中的魔兽历来凶狠了一些,没有修为的常人难抵挡。

李奥语自然不敢掉以轻心,走走停停,时不时飞上树确认一下方位。

越往里面走,听到的声音越是清晰,树林也越是安静。

耳边传来一阵儿不小的打斗声儿,李奥语屏气凝神地扒开树叶往外瞧了瞧。

水清桐一身白衣旖旎,对手正是一只天境阶级的魔兽。

此时的水清桐,那孤傲的脸上微微蹙起了愁容,天境境界的魔兽势力大,就连水清桐也吃力了起来。

李奥语本打算就待在这里看一场好戏,到时候渔翁得利一下。

但是没想到,一时之间的大意,竟然让外面的水清桐很快便察觉到了李奥语的藏身之地。

只见水清桐飞快地飞上身旁的一棵大树之上,手中的长剑从手中一抛。

带着冰冷决绝,眨眼的功夫,长剑已经插在了李奥语站立的树干之上。

那天境阶品的魔兽一下子就被那把长剑给吸引住了,同时也注意到了长剑旁边的李奥语。

魔兽仰头长吼一声儿,顺势便朝着李奥语而来。

水清桐站在树干上,双手抱胸,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李奥语气得脚尖儿一点,整个人闪退进了密林之中。

奈何那魔兽岂是个吃素的,直接冲进密林,将那些古树冲得七零八碎。

李奥语一个躲闪不及,就被面前倒下的一棵大树给砸到在地。

大树纷纷倒下,在地面铺成了一张地毯。

李奥语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身子还未站直,便被头顶的树枝给划到了脑袋。

方才抬头看去,发现倒下的大树已经形成了一种自然的保护屏障。

那魔兽踩踏在地面上,左右瞧了瞧,在并未发现李奥语的踪影之后,继而再次将目光投放到了另一侧的水清桐身上。

水清桐本打算看一场李奥语的好戏,没成想好戏很快便落寞,自己再一次成为了魔兽的目标。

但是,一时之间没有了长剑防身,终究是弱了一些。

水清桐瞬间便被魔兽卷到了一旁,身上几处受了不少的重伤。

李奥语从树杈之间探出脑袋来,学聪明之后便将自己的气息给封存了起来。

拖着腮帮子侧躺在大树上,看着水清桐是如何被那魔兽虐的。

水清桐很快便发现了李奥语,眼眸之中半是求助半是愤恨。

起初,李奥语本打算去帮一把水清桐,但谁知水清桐利用魔兽想要将他铲除掉。

从那一刻开始,李奥语便极其厌恨了面前这个女人。

李奥语看得有些无聊了,便起身往那密林深处走去。

天岚宗设定下的三关,看来并不是打斗,而是如何聪明地被考验。

一边往密林深处走,一路上李奥语发现了很多九门之中的弟子。

留给李奥语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铁拳门的一位弟子,大家都叫他谷天。

铁拳门的人大多都不善言辞,也是一个脑袋一根儿筋,不懂得如何变通。

李奥语见到的谷天,对他敌意很大,也是个直肠子,独来独往。

但真正让李奥语眼前一亮的,是一个名叫豫满楼的男人。

不,是一个叫豫满楼的女人,一个女扮男装的怪人。

李奥语倒是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心中也是感到十分好奇。

当真正接触了之后才发现,豫满楼虽然身材矮小,但是行事作风却是风风雨雨,手段很辣,一点儿也不比男人懦气。

李奥语一时之间又成了众矢之的,便一个人独来独往,继续寻找着灵芝仙草。

他很清楚,比赛归比赛,但是赛场里面的宝贝可不少。

大家又都不是傻子,要想在众多弟子之中脱颖而出,除了手段要很辣之外,还要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这一点儿,李奥语比任何都要有体会。

当李奥语炼化了一些灵芝仙草之后,觉得自己的修为到了一定的瓶颈之时,便没有再勉强。

方将神识收了起来,便遥遥看到了问路。

问路的身边仍旧是那个男人,细细听去,却听到了陈垚这个名字。

李奥语微微蹙起了眉头,发觉陈垚这个名字似乎曾经在哪里听起过,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李奥语?”

问路一惊,谁知不经意间的抬头便发现了寻找已久的李奥语。

那陈垚见到李奥语,立马拔剑而出,直指李奥语。

李奥语也不甘示弱,既然是主动送上门儿来的考验,他可不会放过。

直接跟着陈垚往东方飞去,甩开了问路。

华山派立派于华山之上,闻名东荒的是他的剑法,以华山剑法为首,天罡三十六剑,越女剑法,君子剑法等等让无数人心生向往。

古有美人如玉剑如虹,华山派是东荒本土势力,传承上千年,代代弟子皆练剑,剑法高超之辈数不胜数,每一代弟子达到开荒九重天,就会被授予一柄下品荒器,陈垚就是这样。

他手里握着的就是华山派授予的荒器,剑长三尺三寸,宽一分,通体银白,纹饰全无,锐利锋芒,势不可挡。

这一剑杀出来,伴随着异像,轰的一下炸开,蔓延四周,化为一幅剑图,这就是陈垚的异像。凝练九重,早已经十分浑厚。

剑图配长剑,再加上施展的华山剑法,这一剑即便是李奥语,也不敢硬接,脚尖一点土地,身躯立即后退。

陈垚得势不饶,跟着一点,长剑以一种银狼吞月的架势,朝着李奥语的眉心而来,就是要吞噬掉李奥语的神魂。

“我华山派以剑闻名天下,弟子一生侍李剑,敬剑,养剑,战剑。”

“今日我陈垚再次斩杀你李奥语,这是白绫剑第一次杀敌,自我得到后日夜温养,已经三月,今日当以血开锋,试剑天下。”陈垚吟唱,眼眸坚定,他握剑和往日不一样,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手中的剑就是他的生命。

这是剑痴的境界,虽然陈垚只是悟得一丝皮毛,但在开荒境界里,也是非常了不得。

两个人一退一进,四周的风景快速掠过,李奥语始终面色澄净,也不惊喜,也不恼怒,看向这柄剑,想起了一个人。

他收养了十个孩子,其中一人就是痴于剑,一手剑法,惊动九天,李奥语都自愧不如。

“剑,不是这样用的。”李奥语忽然不在后退了,定住身体,面对来袭的白绫剑,手腕一抖,穿针引线一般,如同翩翩蝴蝶,避开了锋芒,一把抓住了陈垚的手掌。

轰!

万古如长夜异像涌动,化为一团强大的光芒,闪烁了陈垚的眼睛。

“镇压!”陈垚眼里厉芒一闪,剑图强势镇压,和李奥语的万古如长夜对抗。

咔咔咔!

毫无悬念,剑图顷刻间崩碎,就像是蜉蝣撼树,掀不起一丝波澜,连带着陈垚都被轰出去,惨叫一声,撞倒了几棵大树。

白绫剑跌落在地上,被李奥语隔空一吸,顿时飞来。

“你想夺我长剑?”陈垚目眦欲裂,顾不得伤势,立即催动白绫剑内的禁制。

荒器之所以比别的凡器强大,区别就在其内的禁制。

禁制乃是天地法则的简化,人为书写,传播世界,后来被炼器师们烙印在兵器上,得到了法宝,一代代传承,发展,到了如今,已经形成有规模,有秩序的一个行业。

禁制分为小禁制和大禁制,白绫剑内就是刻有九道小禁制,属于下品荒器。

此刻九道小禁制被陈垚激活,顿时白绫剑绽放出璀璨的光芒,一道道剑气飚射,嗡嗡作响,在李奥语的手里竭力挣扎,想挣脱出去,斩杀李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