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千面神医绝色残妃很纨绔
千面神医绝色残妃很纨绔已完结

千面神医绝色残妃很纨绔

来源:网络作者:我看过你哭标签:穿越,神医,架空主角:沐风,慕容云曦

主角叫沐风,慕容云曦的小说叫《千面神医绝色残妃很纨绔》,本小说的作者是我看过你哭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个,缓歌立刻满脸委屈,小姐,您怎么不告诉我这些药材那么贵啊,害得我还跑回来拿银子。呃。慕容云曦噎住了,她没有告诉她吗?大概,可能,也许,好像是没有吧。她尴尬地笑笑,小歌儿,我这不是忘记了吗?缓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论原身做什么,她都支持,陪原身一起挨打一起挨骂一起受罚,无怨无悔。

很多次原身让她叫自己妹妹,让她在她面前自称我,不要总是奴婢奴婢、郡主郡主的。

她当时怎么说的?她说:不要!您永远是我的主子,我永远是您的奴婢。郡主,不如您让我叫您'小姐'吧,这样,您是他们的郡主,是我一个人的小姐!

因此,在人前她叫原身郡主,人后叫她小姐。无论原身怎么对待那些下人,却不曾说过缓歌一句重话。

德亲王府的所有人都知道,只有缓歌说的话云曦郡主才会听,其他人就是让她看一眼都难。

慕容云曦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小丫头,用只有对沐风才有的温柔拍了拍她的背,好了,傻丫头,别哭了,我没事。你去把饭菜端来给我吃吧,饿死了!

缓歌松开慕容云曦,看着她撒娇的样子,破涕为笑,好,小姐,我这就去,您先等等,很快的。

说完匆匆擦掉脸上的泪水,急急的跑了出去,像是要以最快的速度给她做一顿饭一样。

慕容云曦敛了眉间的笑意,凝视着她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是……穿越?看来,她似乎穿到了一个和她同名同姓、长得也一模一样的女孩身上。而且,她们的经历也惊人的相似,都有一个温柔的疼爱女儿的母亲,也都是五岁丧母。

可是……原身比她幸运不是吗?起码她爱的人对她永不背叛,可她呢?嘴角不自觉流泄出一抹苦涩的笑,心像放了一块烙铁,烫得她几乎难以呼吸。

不管怎样,既来之,则安之,就让她以古代慕容云曦的身份活下去吧,帮她完成她的心愿,帮她报她的仇,帮她照顾好她的亲人。

好歹占了别人的身体,既然见不到她了,就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报答她了。

至于缓歌,她暂时并不打算告诉她实情,因为从她和慕容云曦的情谊来看,搞不好那孩子会一个激动就去找她家小姐了。虽然她是一个杀手,却也不是不把人命当回事的人,还是善意的谎言比较好。

思虑了一会儿,还不见缓歌归来,慕容云曦便将目光移向她的腿部。

虽然是摔得血肉模糊,看起来也挺吓人,但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古代的医术毕竟是有些落后的,今天若不是她,换做其他人的话,下半辈子恐怕就只能在轮椅上过了。

仔细研究了一下伤势,慕容云曦觉得必须要炼制几种上好的疗伤药才行,再加上她家传的针灸术,金针过穴一个月应该就能好。只是过程有些繁琐,加上后期还要做一些复健运动,没两三个月怕是不能走动。

下午就让缓歌出去买一些银针和药材回来好了。

慕容云曦刚想完,缓歌就端着饭菜推门进屋,小姐,小厨房的人都出去采买了,我只有自己下厨给你做,做得有些慢,您等急了吧。

缓歌说着把案板放到桌上,走到床前扶着慕容云曦,让她靠在床头,再回身把饭端过去,坐在床沿上,拿着勺子在白玉碗里舀了一勺粥,放在嘴边细细地吹了吹,再才送到慕容云曦嘴里。

那动作神情,像极了一个人。

慕容云曦眸中闪过刺痛,猛地拿过缓歌手中的碗,不顾那滚烫的温度就往嘴里倒。痛感从胃里袭来,她却不管不顾。

缓歌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慌乱地查看慕容云曦有没有烫到,那粥可是她煮好就快速端进房间的,刚刚她端着碗都还觉着烫,小姐怎么就这么倒下去了?

慕容云曦若无其事地把碗递给了缓歌,掩饰着她刚才的异常,照你这么慢的速度喂下去,我早就饿死了。

看着缓歌明显不信的眼神,慕容云曦拍拍她的肩,好了好了,我下次不这样就是了,我刚刚也只是饿极,你看我不是没事?

缓歌隐隐地猜到她家小姐刚才一定想到了什么,但小姐不说,她也聪明地不去问。可她眼里还是透着浓浓的担忧。

慕容云曦看着缓歌眼里的担忧,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虽然她的担忧并不是为她,但她也清晰地感受到了。心中微微有些羡慕那个慕容云曦,有这么一个忠心待她的人,她也死而无憾了吧。

对了,你刚刚出去的时候有没有告诉别人我醒了的事?

慕容云曦到现在才想起这件事,说实话,她如今并不希望除了缓歌之外的人知道她醒了的消息,因为那样她就无法秘密地治疗她的腿伤了。

缓歌听到慕容云曦问话,连忙回答:还没有,怕小姐饿着,我刚做好饭就端过来了,还没来得及向老王爷他们禀告呢,小姐,我这就去。说完就起身打算出去。

慕容云曦听到缓歌的话后,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但看到她打算出去时,赶紧拦住了她,回来,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继续告诉他们说我没醒。

为什么?老王爷和老王妃都很担心您呢,这几天为了您的事,更是连饭都吃不下。若他们知道您醒了,肯定会很高兴的。缓歌望着慕容云曦,显得很不理解。

看着缓歌迷茫的样子,慕容云曦很难得的解释了一下,反正我现在都这样了,醒和不醒有什么关系?醒了也只是听那些闲言碎语罢了。

缓歌也知道不能再走路对慕容云曦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她一定是不想再听二夫人和二小姐的挖苦的,可是,小姐您已经被皇上禁了足,半年内都不能出去,别人也进不来,告诉老王爷和老王妃没事的吧,毕竟他们是真的很担心您。

禁足?这倒是给了她一个机会了,慕容云曦唇角微翘,是吗?那就如实禀告给他们吧,告诉他们我很好,让他们放宽心。

好!缓歌转身,又要往外跑去。

慕容云曦心力交瘁地扶了扶额,你等等,我还没叫你走。

啊?那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一副迫不及待要去禀告的样子。

慕容云曦挥挥手,你去把纸笔拿过来。

啊?好!缓歌立刻跑到书房为她拿来了文房四宝,立在床边为她研磨。

慕容云曦在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后,递给缓歌,让她看看。根据原身的记忆来看,原身其实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大字不识一个,不仅会认字,偶尔她还会看上一两本书。

缓歌接过看了看,疑惑地看向慕容云曦,小姐,你买这么多药材干嘛?

慕容云曦疲惫地闭上眼,白皙的皮肤有些病态的苍白,你买回来就知道了,等会儿你就从我们以前出去的那个地方出去,千万别让人看见了,更不要让别人知道是你。我在纸上画的这些圈代表这些药材要分开买,一个圈到一家店去买,记住了吗?另外,银针你可以去找那些医馆的大夫买,若实在不行,就买长一点的绣花针也可以,出去小心一点,知道了吗?

缓歌忙不迭地点头,努力记住慕容云曦所说的话,然后就迅速回房去换装去了。

慕容云曦做事向来都是滴水不漏,不容许出任何差错,同样,没把握的事她也从来不做。

在青柠檬多年,每次任务她都会准备得很充分,即使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她也会认真对待,所以她每次任务都是百分百地完成,做得没有丝毫瑕疵。

她写的那些药分开是治头痛感冒的药,可合在一起就不一定了,为了逼真,她还特意加了一些对她根本没用的药。所以,就算被有心之人看到了那药方,也绝对看不出来那是拿来干什么的,她大可放心。

随后,慕容云曦就放心地躺下睡着了。

天色慢慢沉了下去,残阳如血,只等夜渐渐掩盖这座静谧的小园。不远处的欢声笑语和缓缓亮起的盏盏华灯似乎也与此处无缘,依旧安静不改。

听到有人开门,慕容云曦倏地睁开了眼睛,看到来人是缓歌后,才放松警惕。多年做杀手让她养成了习惯,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警惕,只要有人出现在百米之内她都会立刻感觉到。

今日确实是是大意了,竟然在别人开门时才感觉到,幸好来的人是缓歌。

缓歌见自己那么轻的声音还是把小姐吵醒了,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小姐,我以为您正……

没事,东西买回来了吗?慕容云曦打断她的道歉,对她说道。

说起这个,缓歌立刻满脸委屈,小姐,您怎么不告诉我这些药材那么贵啊,害得我还跑回来拿银子。

呃。慕容云曦噎住了,她没有告诉她吗?大概,可能,也许,好像是没有吧。

她尴尬地笑笑,小歌儿,我这不是忘记了吗?

缓歌气恼地瞪了她一眼,不再说话,费力把一大堆药材从门外搬进了屋。

慕容云曦见此,诧异地望向她,院外可是有侍卫的,她是怎么不知不觉的把这些东西弄进来的?

于是,就在慕容云曦在床上把那一大堆药材分类的时候,缓歌就十分镇定地讲述着自己是怎样无声无息把那些药材搬进屋的,听得慕容云曦差点笑出声。

原来,缓歌买完药回来后,就把所有药藏在了晚晴阁旁的草丛里,然后塞一包药在裙子里后故作端庄地走进院子,把药放好后又再故作端庄地走出去,来来去去,差点把那些侍卫搞发疯了。因为缓歌是慕容云曦的贴身丫鬟,那些侍卫也不敢拿她怎么样,所以只能任她在面前走来走去,表情可谓是扭曲到了极致。

慕容云曦只要一想到缓歌满面笑容、端庄地在那些侍卫面前走来走去的样子和那些侍卫扭曲的表情,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很想笑。

缓歌看着她家小姐那微微抽搐的嘴角,幽怨道:小姐,奴婢这样做还不是为了您么,你怎么可以这样?

好好好,不逗你了。慕容云曦停了玩笑,不再打趣她,开始认真研究起眼前的药材来。

缓歌看她专注的样子,忍不住发问:小姐,你拿这些药材来干什么?

治腿!慕容云曦选了几种药在手上,神色专注,精致的凤眸里似乎流动着浅浅月华,给我一张纸。

好。缓歌乖乖在旁边拿了一张宣纸递给她,治腿?腿还能治吗?可是神医都已经说治不了了。

缓歌想到那天大殿里慕白所言,重重的叹了口气,神色恹恹。

慕容云曦看着手上的宣纸,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将纸叠成几叠,把药包了进去,有你小姐我在,有什么干不成的?

小姐你会医术?为何从来都不知晓?缓歌撑着下巴看着她的动作,眼里有些疑惑。

尽管小姐并不是外面所说的那样胸无点墨、无一不通,可对于医术,她确实是不会的,这事没有谁比她更清楚了,可如今……

慕容云曦专注的将各类药材按剂量包在一起,回得有些漫不经心:你不知道的事多了,你知道你家小姐我是九天仙女下凡吗?我有什么不会的?

九天仙女下凡?

缓歌转了转眼睛,想到这一天里慕容云曦的各种诡异的行为,不由深信不疑。

真的吗?既然如此,小姐你这条腿岂不是有救了?缓歌激动地做出西子捧心状,那对山涧清泉般清澈的瞳眸在一瞬间似是盛满了点点星光。

慕容云曦不由满头黑线,这也相信?转念想想也是,古代人好像都比较信奉神明。

毕竟她现在有原身的记忆,有原身的身体,如果告诉别人说她不是慕容云曦,估计别人会认为她不仅把腿摔断了,把脑袋也摔坏了吧。难道要告诉他们自己是借尸还魂?

慕容云曦失笑,当然,你家小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闻得此言,缓歌对慕容云曦的崇拜就蹭蹭蹭地上涨了好几个台阶,九天仙女下凡,那不是什么都会?怪不得连慕白神医都束手无策的腿伤都能治好!

看着缓歌膜拜的眼神,慕容云曦略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这小丫头也太单纯了,这么容易就被骗,搞得她……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好了好了,你去把这些药拿去熬一下,用三碗水煎成一碗水。熬好之后再烧一些开水,准备好烈酒和纱布。记住!不要让人看见了。慕容云曦把包好几份的药材递给缓歌,挥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是!小姐。缓歌接过慕容云曦手中的药材,欢快地跑出房间准备东西去了。

小姐竟然是九天仙女下凡,太太太厉害了!

慕容云曦看着她那股欢乐劲儿,很是无语,不过,那丫头倒是有趣。慕容云曦笑笑,似白玉无暇的脸暴露在夜明珠的光辉下,莹润生光,长睫忽闪间,日月同辉也不及的光彩,皎皎无邪。

垂眸瞅了一眼满床的药材,慕容云曦挑挑眉,快速将各种药材按剂量分别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