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短篇>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已完结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

来源:网络作者:兰颜标签:短篇,言情,灵域主角:纪繁景林奚欢

精品小说《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是兰颜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纪繁景林奚欢,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书翻的还快,刚才明明还弱小又可怜的。不过,这个女人的手段向来是漏洞百出。残留在心底的一丝温情消失不见,眼中带着明显的厌恶跟嫌弃,瞧,她这个样子简直不外面卖笑的那些欢场女人还水性杨花。“在蔷薇苑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还记得在婚礼的时候他对她说过的话,也是唯一的话,“不许摘下来,记得保管好,要是遗失了,损坏了,可会破坏我们的婚姻,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幸福。”

他的声音里满满地都是恶意,是故意给她的警告。

可当时林奚欢怎么说来着,她紧紧地捂着戒指,答应的郑重,“你放心。”

他以为她不过是随便说说,毕竟无论是身为林家的大小姐,还是纪家新任的少夫人,钻戒这种东西怎么都不会少,况且那枚戒指是那样的大,根本没有办法戴。

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当真了。

纪繁景不禁弯下腰,细细的去看,戒指的圈环还是那样大,没有修改过,可戒指的里面却填充了一些不知名的材质,把圈环缩小了。

可即使这样看起来依旧是怪异,感觉不像是带着戒指,反倒是像是手指插着什么东西,撑的小指跟中指之间有明显的缝隙。

而手指上勒压下的痕迹无声的说明了,戒指一刻未曾离开过她。

纪繁景的心情变得诡异起来,有些莫名的,可以被命名为欣喜的情绪,但更多的却是被算计的不悦。

林奚欢一定是故意,她是故意的戴着这样的戒指在众人面前晃荡,好得到众人的同情!

这个女人向来是最会装模作样,他不就是如此被逼着娶了她吗!

思至此,纪繁景的脸色越发的阴沉难看,扣着她手的手腕猛地一扯,把她拖下沙发,“林奚欢,你给我起来!”

林奚欢本来正睡得香,忽然被人这么拽了一下,就像是被人扯下悬崖一般,整个都是失重的。

她被吓得够呛,失声惊叫起来,“啊!”望着纪繁景的眼瞳里没有焦距,整个人就像是惶恐到极致的小兽,语言混乱的喃喃自语,“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不要坐牢,不要,不要……”

自从结婚这三个月来,纪繁景是第一次看到林奚欢这种模样,可怜的比要被下锅的小羊羔还不如,发丝凌乱的黏在她的脸颊旁,面色苍白,容颜狼狈,跌落在地面上的身子不自觉的在颤抖着。

纪繁景并没有听清楚林奚欢在喃喃自语什么,可她这种模样真是顺眼极了。

心情不由的舒畅,这个胆大包天的野女人,居然也有被吓成这种鬼样子的时候!

“哈哈!”纪繁景觉得扬眉吐气,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林奚欢被这笑声惊的从自己的世界里挣脱出来,到底是又做那个梦了,又梦到了那片殷红的颜色,跟灼眼的红色蔷薇。

这人啊,的确是不能犯错,每次错误都是一生的梦魇。

但,林奚欢也倔强惯了的,抬手拨了拨自己的发丝,还有着沙哑的嗓音里带上嘲弄,“不睡觉跑我这边来做什么?”她睨着他,上挑的眉尖带着诱惑的风情,“是想吃我了?还是想被我吃了?”

笑容就那样僵硬在男人的脸庞上,哪怕是面上不显纪繁景也有种被戳破心思的尴尬。

他没有想到林奚欢的脸比书翻的还快,刚才明明还弱小又可怜的。

不过,这个女人的手段向来是漏洞百出。

残留在心底的一丝温情消失不见,眼中带着明显的厌恶跟嫌弃,瞧,她这个样子简直不外面卖笑的那些欢场女人还水性杨花。

“在蔷薇苑你跟多肉只能留一个!留下它们你就给我滚出去!”

林奚欢眨着眼睛看着他,模样无辜,“滚出去吗?影响不好吧。”

纪繁景的脸色又是一边,且不说这里是老宅,老爷子的眼线众多,单凭她纪家媳妇的身份想要把她赶出去的不容易。

纪家传承渊源,向来在结亲一事上多加慎重,因此所以联姻结亲对门第,出身要求众多,且非常严格,而且家族有规定,凡是纪家子孙,结婚后就不能离婚。

尤其是纪繁景身为继承人,更是没有离婚的资格,除非他放弃纪家子孙的身份,又或者……

林奚欢这么有恃无恐大约就是吃准这点了,这才敢在他面前如此的嚣张,张扬。

纪繁景心里隐隐有着暴躁,他知道自己情绪起伏如此明显并不是好事,可只要想到倒在血泊里的那道身影,心底的戾气就控制不住。

暗暗的长吸了一口气,他直起身子,长臂伸展,狭长的眼瞳斜睨着,姿态高高在上,声音平淡,“无人的时候张牙舞爪没有关系,只要别把自己真当成纪家的真正的少夫人就行。你知道,从你枉顾人命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没有这个资格。

而你,你在我心里永远都只有一个标签,凶手!”

林奚欢像是被狠狠地刺了一下,心脏疼的猛一哆嗦。

凶手啊……

这个男人总是清楚怎么让她痛不欲生。

纪繁景不是没有看到林奚欢脸上的苍凉,可他选择了无视,他转身,淡淡地声音落了下来,“起来,去把那些东西都扔掉,明天早上不要让我再看到它们!”

砰!

卧室的门被用力关上的时候林奚欢才从地上爬起来。

起身的动作让她觉得有些疼痛,那是刚才摔下来的时候碰伤的,林奚欢不以为意,叫疼,那是有人疼爱的情况下才有的资格。

林奚欢并没有叫佣人,自己找来一个大袋子,把一盆盆的多肉都装进去,当初她买回来不过是用来打发时间,消遣寂寞了。

现在繁景已经回来了,已经不需要这些了。

再度睡下之后,倒是无梦到天亮。

翌日。

林奚欢慢悠悠的吃着佣人准备早餐的时候,男人已经一身笔挺的西装,提着公文包走了出来。

看到林奚欢一边翻手机,一边咬着小笼包,眉头皱了起来,“等你三分钟。”

“啊?”林奚欢有些发懵,很是诧异的指着自己的鼻尖,“我?”

“别以为我会再给你生事的机会,爷爷年纪大了,不能任由你利用他。”

林奚欢发誓,她已经发誓无视纪繁景,可在清晨的这一刻,还是被他的话刺得遍体鳞伤。

捏着筷子的手指用力,指节都泛起了苍白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