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短篇> 重回九零养崽崽
重回九零养崽崽已完结

重回九零养崽崽

来源:网络作者:白衣袅袅标签:短篇,言情,重口味主角:戴秀秀付闻慈

热门小说《重回九零养崽崽》是重回九零养崽崽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戴秀秀付闻慈,书中主要讲述了:于这个叫‘方文成’的,属于给救命恩人的待遇。“换掉?”那头的付闻军下意识的坐直了,嚷嚷道:“换成谁啊那。”他刚说完,自家大哥薄凉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换成我的,再让他上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痛,浑身撕裂般的痛,鼻尖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戴秀秀想,她都被那辆货车撞飞了一百米,还能救?

她不想死,尤其是死在小三手下,她不甘心!

掏空了身体才睁开眼睛,入目是刺目的无影灯,上面还套这一个刷这绿漆的塑料灯罩,这不对劲,这种灯罩是90年代才会用的,现在早该淘汰了呀。

“牛医生,她醒来,醒了。”耳边忽然一个女人的喊声。

“戴秀秀你再坚持一下,我们给你剖腹产,已经去找家属签字了。”

剖腹产!

戴秀秀彻底清醒,该死的,真是十年前的九零年代,是她生小典的时候。

“……啊!可她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家属能签字,按照规定,不能给她进行破腹产手术吧?”护士急匆匆的说道,有些不忍心。

上辈子护士也是这样说,所以她只能顺产,硬生生去了半条命,也绝了再生育的可能,也因此她对小典溺爱非常。

想起这件事导致的后果,戴秀秀深吸了口气,这辈子说什么也不能这样了,她费劲的伸出一只手道:“我自己来。”

她压下情绪,强撑着一口气签完字,就晕了过去。

小护士赶紧拿过来,脸色就露出了为难之色,“牛医生,她这签字能用吗......”

牛医生接过,看着那最后一个简写的“秀”字也有些为难,正式文件这种是不能用的,因为出了事,会扯不清,就在他犹豫时.....

手术室门被开了,一个男人进来,他身形高大挺拔,脚下的皮鞋锃光发亮,落地无声,穿着一身防护服,长的眉目深邃硬朗,鼻梁高挺,鬓角修的整洁,气质沉稳而冷静,唯有呼吸略微急促。

牛医生正惊讶,就感觉一只冰凉的手抽走了他手中的同意书。

男人垂眸看人眼上面潦倒的三个字,没有说什么,一双丹凤眼轻睨一眼,小护士吓得赶紧递上另外一份,男人接过,在同意书上签了名字:付闻慈。

笔画刚劲有力,唯有最后一笔有点歪,想来是站着写,不太流畅。

牛医生皱起眉,“你是谁,这协议书非亲属签是无效的。”

付闻慈毫无波澜的盖上了笔帽,仿佛并没有看见眼前血腥的场景,声音有些冷,“我是她的丈夫。”

顿了顿,音色有些哑又带着些狠厉,“我的妻子和孩子必须平安无事。”

戴秀秀醒过来时,已是黄昏,橘色的带着些暖意,傅闻慈半边身子在光线中,俯下身逗弄小孩,眼中出奇的露出点笑意。

戴秀秀仔细回想了下,上辈子她是被这副场景打动过的,可惜结果证明她就是眼瞎。

眼瞎认错人,眼瞎把他的新奇当成在乎。

戴秀秀把孩子揽到怀里,确定了这就是是上辈子的小典。转头对付闻慈说道:“付闻慈,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付闻慈神情冷了,皱眉看着她。

为什么,戴秀秀心中冷笑,当然是因为我眼睛不瞎了啊。

两年前地震,戴秀秀坐的大巴被埋在废墟中整整三天,奄奄一息时被一位路过的青年背回来。那种在绝境中的温暖,刻骨铭心。

回来后一问,那个人叫……付闻慈?

于是戴秀秀用滤镜看了付闻慈许久,给他的各种漠然、不温柔不体贴找借口,最终义无反顾的跳进了婚姻的坟墓。然后直到她发现那个小三,最终被硬生生撞死!

戴秀秀深闭了闭眼,她眼瞎,不怪别人。

但重来一次,她回头是岸可以吧,这个婚必须离!

戴秀秀平静道:“我后悔了,我们不应该结婚的。”顿了顿,“浪费了时间精力,也耽误了你。”

付闻慈打量着从醒来后就不对劲的戴秀秀,揉了揉鼻梁,内心烦躁,“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先认真想想,过几天再好好和我说。”

“我已经想很久了。”戴秀秀继续道:“挑个时间去民政局吧,孩子你先带着,我家里太乱了,离婚以后,再平均分配带孩子时间。”

付闻慈垂下眼帘,气场有些阴郁,他声音清冷:“出了月子,如果你还这样想,我就同意。”

戴秀秀没有犹豫答应了下来,几年都等过来了,还差这一个月吗?

艰难的坐起来吃了晚餐,大概都是付闻慈从楼下买的,几个小炒,红豆薏米粥,卤肉。吃饱喝足了,垫高枕头舒服的小憩,养精蓄锐,等下戴家人就要来了。

付闻慈冷着脸收拾了残羹剩饭,电话响了,走到走廊里接了,那头传来弟弟付闻军的声音,“哥,你上回不是问把嫂子背出来那个是谁吗?今天台里上个电影,原型就是上次地震的事,我从地震的核实名单里找着了。”

“那个人叫方文成,是个徒步旅游的。你还别说,你俩名字还挺像的,含糊点说,就是一个音啊。”

付闻慈下意识的攥紧了电话,打断了付闻军的话,直接问道:“那个电影,已经上映了吗?”

“还没呢,正卡着审核呢。”付闻军道。

“别让他上映,你把方文成的名字换掉。”付闻慈吩咐道,脑子里浮现戴秀秀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含羞带怯的模样。

原来那是属于这个叫‘方文成’的,属于给救命恩人的待遇。

“换掉?”那头的付闻军下意识的坐直了,嚷嚷道:“换成谁啊那。”他刚说完,自家大哥薄凉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

“换成我的,再让他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