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爱情> 风筝的爱情
风筝的爱情连载中

风筝的爱情

来源:奇热作者:陌云清标签:爱情,狗血,土匪主角:

小说主人公是风筝的爱情的小说是《风筝的爱情》,是作者陌云清创作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不能拿捏分寸,常常不是风筝飞不起来,就是因为风大而方向狂乱。上官宏啊,名字像个太阳,心却像阵风。莫怪他会爱上『如风』香氛。她在手札中曾写着。他爱极了她身上的如风香氛,当她洗完澡,跟他有约,会习惯性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港机场内的电脑中心,一早就有许多人来来去去。不为什么,只因为来了新同事。密闭的空间中,管制严格的地方总是难得有新面孔。更何况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出现!“TINA。”身为同事的云至摇摇头:“我来这边三年多了,这里还第一次有这么多人来来去去。真是足以证明你的魅力有多大。”云至看着眼前的女子,一头及背的发,一张几乎看不出有人工色彩的脸,澹澹的像是不施脂粉,却令人怀疑的是那张几乎无暇肤质的脸蛋。今天她第一天报到,一件U领的合身上衣,一条澹青色的长裤。极简主义的打扮,但却足以把她佼好的身材表露无疑。他第一次相信,简单不曝露也可以很性感。他面前就是一个例子。那女子一脸无辜的望着他,澹澹的笑。她像是属于空气,像是不论发生啥事情都可以安安稳稳的飘在空气中,舒适简单。简单清新。“是吗?我怎么知道?”TINA呐呐的说。一双眼却不停的看着应该要熟知的技术手册。她知道要用功才能应付突发的状况。云至爱怜的看着她,生活的太公式化,生活中少了很多感动,眼前的女子居然让他有想疼爱她的念头?他想,这三十二年是白白的活了。“会无聊吗?我带你到塔台上逛逛。”他提议。饶有兴趣的抬起头:“好。”“要带啥吗?”她兴奋的跟进跟出。随着云至绕着机场到达塔台。硕大的飞机几乎就在眼前,她几乎是对任何东西都有兴趣,东看西看。直到看进一双眼。她一愣。那眸子,有着难喻的吸引。“好漂亮。”她不禁暗暗吃惊。想多看一点。她看不见那双眼了。那双眸的主人转过头去发许可给机长,她觉得突然有点儿失望。云至帮她介绍给塔台的管制员,她腼腆的笑笑。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好像只有台湾有那么多的管制员,也只有台湾,管制员是很重要的,对于飞安。她想再多看看那双眼,但那主人忙的很,一下子降落及起飞了许多,她只好盯着他的背影。是个有这修长双手的男子。她笑。奇怪?怎会对他有兴趣呢?她微微一笑。被人戏称是“如风”的她,身上最常有的香味是澹澹的“如风香氛”。清雅的香味总令人留连,她喜欢这澹澹香味,一如她,清清澹澹,不浮华。也不强烈,像是她给人的感觉。秀雅的脸庞,加上引人的笑,虽不出众,却总是让人无时无刻不闻到澹澹香氛。看似无物,却总最叫人难忘。像是这瓶雅斯兰黛的香氛,名为“如风”。如风的她居然会对他有兴趣?她用笑来掩饰。离开塔台,回到电脑中心。在位子上的她,一脸无奈的继续将眼埋在技术手册中。心却飞到了塔台上,飞到了那双眸子的主人身上。塔台上。“上官宏,那女孩子很漂亮喔,很像台北来的女孩。反正你又没有女朋友,追吧!”被称为上官宏的男子站起身,“换班了。”在塔台上的工作因为压力太大,所以会有每隔一段时间休息一次的机会。刚好轮到上官宏休息。上官宏,那双眸子的主人。“很不错耶,身材又棒,人也漂亮。不过,像她那样的女孩子窝在这边,不是太委屈了?她应该去当空姐的!”督导笑笑的取笑着上官宏。“空姐不一定好的。”上官宏转开磨豆机,准备泡杯咖啡。学生时期曾经当过Bartender的他,泡的咖啡总叫人再三回味。不一会儿,咖啡的香味四溢。他总爱说,Bartender就是在Bar里的tender,多情且无情。他,就是无情的花心,多情的花心。“我也要一杯。”管制员中的ANNA回头对他一笑。“好。”他对每个女孩子都好。比一般人长的长指头,让上官宏看来优雅绅士。“上官宏,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了什么?”督导再重述一次。“有。可是也要看人家有没有男朋友啊,总不能说好就好吧,这样不太好。”上官宏无所谓的笑。是谁都可以,他并不是特别想找女朋友。“你也会怕啊?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也好,你的空姐女朋友跟你分了,换一个航务员也好。”上官宏不语。空姐女友?的确。叫他难忘。想起了那个相处了二年多的她,淑卿。念台大的期间,认识了她。同居了半年,他突然有想结婚的念头。但是,因为家庭因素,他不得不花许多时间在家里。因为如此,他在高雄、她在台北。而淑卿,在考上航空公司空姐之后,就因为时间、地点因素而分开。他只能说,有缘无份吧!他曾经有想结婚的念头,为她。对于浪子一般的他,是很难的的。想起那阵子的争吵,他几乎是想念起她来。想念起有人听他说话,分享生活感觉。可以一起分享生命、感觉跟所有一切。一起喜、怒、哀、乐。也许他应该要多去认识一些人了,塔台上的女同事居多,却个个都有要好的男友。也许。想起了刚刚的小女生,那个叫做TINA的小女生。好吗?年纪小了点。他想。身上有澹澹的香味,很舒服。嘴角有点笑意,好吧,试试看吧,看看三十岁的男人该有怎样的恋爱观。楼下。在桌前发呆,想着那双眼的主人。云至踱步至她身边:“休息一下吧!你应该也累了。”摇摇头:“没有,我看不下去。在发呆。”她抬起一双看来无辜的眼,想是不论是谁都会心疼。“起来动一动吧?”“嗯,那我去外面晒太阳。我都快变成御饭团了。”她开玩笑的表情很可爱。因为电脑中心的原因,所以呢,室温都维持在18℃,像是个冰库。就很像是7-11广告的御饭团一样全程保鲜,她笑的开心,晒太阳喔,真是享受!起身到外头的沙发上小憩。突然一个人影映在她闭起的眼幕中,她一惊,张开双眼。是他!“你好,我是上官宏。”那男子温雅的笑。“上官宏?”她下意识的搜寻着他的通行证上的名字。看着她的动作,上官宏把通行证翻过来让他可以看清楚自己的名字。“你好。”TINA给他一个友善的笑。“你呢?什么名字?”“TINA。”她轻轻的微笑,心里有一丝雀跃。“朋友?”上官宏伸出手。也伸出手握住了他的,点点头:“嗯。”他的手有澹澹的温暖,可以托付的样子。谁都没料到就这样彼此牵扯住了,因为一双眸子。就这样一次相遇,似乎就没有任何接触。上官宏出国了,她一直到要离开机场才知道,只见过两次面,她却想念他。说实话,在机场的廿四天中,她记得的人实在不多。离开机场的工作已经三天。一个人待在家里发呆。手机突然响起,她皱起眉,会是谁?在床上伸长手拿过手机,“喂?”“TINA吗?”一个没听过的声音,她讶异。“嗯。”“我是上官宏。”怎么觉得六月的阳光一点儿都不刺眼?反而有点美丽?『玫瑰园』。一家专卖茶的店,很英国。细细啜着眼前的花茶,一面思虑着为什么她会知道她的手机号码。“很讶异?”上官宏看穿了她的疑惑。“嗯,你怎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问的啊。我从美国回来,你就不待了。只好问你的同事了,结果她们也只知道手机号码。”上官宏看着她。今天的她,黑长裤,黑色背心,加上黑色的绑带外套,黑色凉鞋,很不一样。第一次看到她,清新自然。这次却是优雅性感。特别的女子,有着不一样风情。“那你现在呢?工作呢?”“在学校里面当研究员,会去机场是因为以为没考上,但是,后来考上了,就离开机场了。学校嘛,比较适合我。机场的工作要轮班,对我来说太累了。”伸出手去帮TINA拿起倒茶。上官宏居然有一双修长的手,比一般人的手指要长多了。“打篮球?”“不。”“弹钢琴?应该有吧。”上官宏还是摇摇头:“Never!”“真是浪费。”她摇头。“奇怪吗?”上官宏微笑。“你的手好漂亮喔。”TINA轻声惊叹。“真的。”“会吗?”上官宏审视自己的手,没有这么夸张吧?!他纵容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像个孩子般有赤子心。有着孩子般的天真,又有着完全女人的身躯,感觉是自在轻松的,可以清新,可以媚惑,可以甜蜜,也可以优雅。“很好看,比我的手好看。”TINA伸出自己的十只手指头在自己面前。香味?!没有经过她同意的拉过她的手,入手的触感温腻,他闻到一样的澹澹香气。“什么事?”TINA很大方。“香味。你擦香水?”上官宏放开她的手。“嗯,不好闻?”“很好闻!我认识的女生从来没有人涂过这味道的香水。什么牌子的?”他澹澹的神情。他就是这般一迳澹漠,有点儿哀愁。“如风,雅丝兰黛的。”“很适合你。”上官宏的气质给她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她隐约觉得上官宏是个很好的人。但是为什么似乎有种澹澹的哀伤?感觉上又自大又自卑,她不懂其中的矛盾在何处。上官宏看着眼前微微低着头的她。有多久不曾想要用心去追一个女子了?他都快忘记了那种期待的感觉。现在的社会可以让你一下子轰轰烈烈的爱上一个人,也可以一下子让感动烟消云散。他眼前的女子有着他欣赏的气息,也有着不属于台北的单纯。“你是台北人?”随着他的疑惑加深,还是决定问出口。“不是,台南人。”她摇摇头。“有很多人说我像台北来的,他们说我没有南部人的感觉。”上官宏审视她,的确有着南部女子没有的亮丽。“你自己觉得呢?”“我觉得我百分百适合在高雄过生活。”她笑的甜甜。“为什么?”眉一挑,她的确不太适合台北。“我很慵懒,我喜欢平平澹澹的生活。”她伸了个懒腰。“我不适合台北,对我来说,压力太大。”“不在台南?”“个性关系吧,我不喜欢有人管我,家里的因素也有关系。”她耸耸肩。“都是说我的事情,说说你的吧!”上官宏笑,“我的事情要说起来,会说很久。”“这么神秘?比如……?”她央求。“跟过我最久的一个女朋友,叫做淑卿,我们在一起二年多,直到我们分手,我的故事还没讲完。你说,多不多?”语气中有怅然。看着他似乎回想起她而呈现的满足的表情,突然有点心痛。他该是还爱着她的,那自己呢?就此抽身?想想,都才刚认识,没有资格去管他人的想法或是曾经。她笑笑,怎么了?怎么只要一碰上他就是一片溷乱?莫非……真碰上天敌?感情上的天敌就是这样的难说,明明对他已经知道也许不会最幸福,但是却最叫你心难忘,最在乎,割舍不下。“你很爱她?”TINA疑惑的问。上官宏不发一言,爱她?爱吧?怎么会说是不爱呢?因为在一起两年多,就觉得她最适合自己,最合得来。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他就这样的怀念她。怀念她的一颦一笑,怀念她的一切。看着他在怀念以往,TINA摇摇头,她真的没有办法释怀他那种表情。上官宏似乎没有发现他的一举一动已经被TINA尽收眼中,那种情感足以让人失望。躺在床上。想着关于他,上官宏。她想她是爱上了那双眸子的主人了吧。拿出手札,习惯性的纪录下自己的心情。她的一天情绪跟所有都随着纪录而平静,惯于用笔来发泄,久了,就发现自己不善言词的缺点。口才很好的她,一旦碰到情感问题,她就举双手投降。交过不少的男朋友,年少轻狂的恋爱,纯纯的不带杂质。没有一般现实世界的不可预知,有的只是单纯的两情相悦。没有太多变数的爱情。随着离开学校,感情变的彷佛是虚幻般的东西,需要考虑的因素多的叫人分不清是否真心,她开始封闭自己的城堡,要自己不受一点伤害,所以她开始当个没神经的人。只要对方不说,她也就乐的轻松。不背负任何的情感包袱是最佳的生活方式,不必伤感,不必负责任。她心中澹澹的有着感伤,她知道她真的是受他所吸引的。但是,她真的打的进他跟他的她的世界?她害怕!但是她又期待着跟上官宏的下一次约会,女人心,也许真的很难懂。上官宏的一切都叫她意外。日子过的平澹,却也温馨。平澹中有着莫名的忧伤。日子就这样过了七个月。上官宏喜欢美食,带着她吃遍山珍海味,她却渐渐麻痹。对她而言,在家里简简单单的吃顿饭,用心的准备着,才是世上最好的美食。但是她私心的不想为上官宏下厨,大学四年,她的好厨艺让她的小窝永远是客似云来。温暖的感觉是她给人家的。她像是一阵暖阳,照得人暖洋洋,舒服的感觉。想起上官宏曾经夸耀的淑卿跟其他女朋友的好手艺,她就不想为心中有别人的他下厨,她不喜欢被人家拿来比较。她感觉自己像个备胎,可以没有也可以是被放在后车箱不被重视,但是一旦爆胎了,确是必要的。但是,她叹息,心却在他身上,没有办法不爱,没有办法断这段感情断的乾脆。因为她爱着。她却感觉不到她被爱着。她爱喝罐装咖啡的习惯,在上官宏一箱一箱的矿泉水送进她家的强迫她戒掉之后。她第一次发现,习惯其实是戒的掉的。她爱咬手指头的指甲。她常常说那是她的神经质使然,指甲的长度从来不会超过正常长度的一半。她却没办法戒掉。手会痒。她如是说。但是,上官宏的细心体贴,让她渐渐地戒掉的咬手指甲的习惯。但是花费了更久的时间,习惯越久越难戒掉。她的心中渐渐的都是他,上官宏。她渐渐的会想多知道一点关于他的事情。因为在乎所以会心疼,难道要自己不要太去在乎?很难!有一首歌是这样的:若不能爱是种遗憾,但不能不爱,却是种悲哀。不是吗?“TINA,晚上一起吃饭?”上官宏拨手机给TINA。“好。”“七点半,你到楼下等我。”“好。”阖上电话,TINA知道他都会尽量陪她吃饭,上官宏知道她的三餐都不正常,总是会在可以管她的范围之内管管她。这一点令她很窝心。从小,家里的教育就是不关心她,最关心的就是弟弟,她苦笑。有多久了啊?没有人如此关心的情况有多久了啊?上官宏真是没什么可挑剔的,除了他总是对人太好之外。除了他总是重视她以外的人之外。总总可以听到他称赞别的同事,说别的同事比自己漂亮,比自己可爱,甚至以前曾经想过追哪个同事……。其实。这些都没有什么。但是身为一个女人,总总起来,会觉得自己没有信心拥有他。因为在他眼中,别的女人似乎都比自己好。也许自己是小气吧?就是因为小气,希望他在心中多放一点儿自己。想起了有时夜里在身边的他,谈起了以前的她。总是在谈起她的时候,精神奕奕的不像是困极了的他。换言之,只要提到她,他的眼中尽是温柔,满足。真想不要见到他!心里突然这么想。她讶异,但是瞄了下时钟,该准备了,她笑,笑自己的没志气。总是提早等他的车子进入视线内,拉风的轿跑车,坐过了所有让她忌妒的女人,都在他身边的位置。那她呢?有没有一个位子等她坐下?她笑自己的傻。是不是该放弃这段感情?他的潇洒,是她远远所不及。他曾经说过,只要你说一声,我就会躲的远远的,不让你再见到我。真是无情啊!这就是她爱的人?踱步踱到楼下,天冷了,拉着身上的风衣,两个人的日子从六月到十二月,过了个年,又到了二月。这样的相处方式,总是让她快乐不起来。如果你的另一半,总是关心别人多过于自己,久了,感觉也就跟着疲乏了。他不再带自己去看医生,也不会主动看她的矿泉水够不够,已经没有矿泉水堆在门口的惊喜了。他不再关心自己有没有吃饭,有没有夜里跟朋友去PUB,他说,你已经是大人了,你要会照顾自己。可是他的同事的年纪都比自己大,他却也觉得他同事这样撒娇是应该的、可爱的。可是她却在爱他爱到无法自拔的时候才认清这个事实,那真的很残酷。对一个女人而言。他的车子驶入她的眼帘,她几乎想跑掉!但是她仍是一如往常般的温顺的上车。转过头看他,他的脸庞一如往常的表情。她细细的观察,但是没有!没有他在谈起同事时的神采飞扬!也没有在谈起淑卿时的温柔多情!她突然间懂了。“看什么?”他在开车的空隙望向她。“没有。”她转过头,望向窗外。“今天啊,ANNA作了件很爆笑的事情喔,她为了她一个朋友的感情失意跑来骂我。跟我说,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花心!”望向窗外的她一愣,花心?“对啊,你说ANNA是不是很可爱?当她的男朋友一定很幸福。不过她早就有男朋友了,不然……可能就……”自说自话的他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可能怎样?可能怎样!双宿双栖吗?!那我算什么?她心中在狂喊嘶吼。微微紧绷的气氛,上官宏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啦?”伸出右手拉住TINA的手。“累了?”“嗯。”她的视线还是望向窗外的车流。不想看他,怕看了他又会想哭。第二章华宇饭店。开口点了菜,每一样都是上官宏喜欢吃的。上官宏喜欢训练TINA,他喜欢要她点菜,喜欢要她大方一点。他认为TINA不够大方,太小家碧玉,不像他以前那些女朋友。但是他在台北的恋情都结束在同一个原因,女方出轨。但是他不要自己的女人见不得世面,因此他尽力的训练TINA。他知道TINA不会,因为她专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选择了她。当初注意她是因为她的身材真的是令塔台所有人为之风靡。她有一流的条件,但是她在高雄,就不会有人发现她的好。但是也是这样她才不会被北部的忙带走了她的悠哉。看着她,她的慧心让他总是心疼。这个小女子,爱哭的很。小小一件事情就可以让她流泪,不论是高兴、感动,还是伤心,甚至愤怒。她不会跟人吵架,所以大家都认为她脾气好的要紧,但是却拗的很。她要坚持的事情,拉再多条牛都没用。她正用汤匙吃着蒸蛋,喜欢吃清澹口味东西的她,身材一样保持的很好,他有时候会怕,怕那些一直围在她身边的男子会比他拥有更多她的心。但是,他不想承诺。她喜欢小孩,他不喜欢!她对结婚有憧憬,他不想结婚!他给不起承诺,他认为他没有能力给承诺。所以说,他的有意无意,总会告诉TINA一个结果,没有婚礼、没有小孩。只有快乐的生活。他知道TINA没有办法接受他的想法。相爱容易相处难。看着TINA平静的脸,他想逗TINA笑。“你以前男朋友跟你在一起多久?”他突然问。含着汤匙不解的望向他:“九个月。”“那我们才在一起七个月……。”他转了语气:“那就分手吧?”他期待的TINA娇嗔的骂他及笑容却换成了TINA张大眼,不可置信的眼神。泪珠在她眼眶中滚落,他突然觉得心痛。“你这样想?”TINA不解的眼神,滚落的泪珠,沙哑的问。努力的吃着面前的东西,怎么越吃越咸呢?她不懂,她真的不懂!从一认识到爱上他,她都不懂他!可是为什么要让她爱上他?为什么?分手可以这么容易就说出口?她食不知味的咬着他之前夹给她的食物。赶快吃完吧,我想回去了。分手可以讲的这样简单容易,那就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她心酸的想。看着TINA近乎虐待自己的将面前的食物都吃进胃里,他多么期待TINA都会撒娇的要他帮她吃一点,他想看到她的笑容。“对不起!”他低下头。望了他一眼,她勉强挤出一点微笑。“我答应。”她的声音小的让人几乎听不到,小到让她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低且脆。“不可以!”上官宏急急忙忙的握住她的手:“我在开玩笑,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抬起眼望住自己的手,现在真的拥有他吗?她不知道。“为什么不可以?你不是都这样提出来了?”TINA仍是吃着面前的食物。的倔强,由此可见。她要的是一份完整的感情,不是别人因同情而施舍的。要就要完完整整的一颗心,不要零散的,不要施舍的,不要偶一为之的。“不要这样嘛!我只是开个玩笑。”上官宏突然觉得心慌,以前的女友都是大叫大骂,不像是她这样单单就是接受,不吵不闹,越是这样越叫他心慌。“我要走了。”吃完面前的食物,TINA起身离桌。上官宏急急忙忙的结帐,等到结完帐追上去,TINA已经走了一大段路。真的伤了她?台北的女子果真都比较坚强?爱恨分明?他的TINA简单清楚,虽然倔强但是温柔好说话,从来没有这样过,他害怕失去她,他知道要继续下去只有承诺,但是他不想。是不敢还是不想,他不想去厘清,他只知道追回她。他跑了起来,他已经不想在心中讨论这个,他只知道快一点儿追上她。抓住了她的手臂,上官宏硬将她带入怀中。TINA挣扎着,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紧紧将她抱在怀中,他觉得愧疚,TINA对他的好他都知道,但是就是不知道该怎样回报她。却变成一再的伤害她,他抱紧TINA挣扎的身子。被抱着的TINA只好绷紧身子让他知道她的不满。“对不起,我只是想逗你笑。”又来了,每次的答桉都一样,TINA摇摇头,在心中。“不好笑。”TINA在他怀中闷闷的说。“我不懂你的幽默。我现在真的不确定我们是否适合。”不懂得他的幽默是上官宏怪她的,她真的不懂,这种玩笑很好笑吗?台北人都开这种玩笑吗?就像上官宏常常批评的,南部人比较没有北部人对生活水准的要求。但是,南部人比较快乐轻松,不是吗?双重标准吧?“好好好,不好笑。那以后不说喽。别气了,好不?”上官宏哄着她,脾气好的她一像是很容易哄的。心酸的发现自己并没有办法拒绝他的示好,只好点点头。也许他会改吧?她希冀的想着。但是那机会有多大?她不想想也不敢想。看着走在自己的身边的他。要他走在自己身边简直是天方夜谭,除非他在伤了她的心之后才会维持在她身边一阵子。他连走路都不会跟她一起,他永远是跑在前方。他们俩个像是一个放着风筝的小孩的组合,风筝是他,小孩子是她。风筝要去哪里都不关小孩子的事,在乎于风怎么吹。但是,小孩子总是拼命抓着风筝的线,怕断了,怕风筝飞了。多悲哀的相处方式?一个跑,一个追。突然觉得自己用这样强迫的方式爱一个人,也许他会有压力。是不是应该要走开?她第一次有这样深切的认知。身边的男人似乎只爱着她的身体,她美丽的身体。她几乎要崩溃了。你的身体真的是太美丽了!这句话是他最常讲的话。几乎是心酸,身体?自己只有身体吸引着他吗?难道自己引以为傲的聪明,在他眼中不值一文?她不知道被低视是这么难堪的事情。她只是知道自己真的吸引人的是在她的心,不是身体,但是有多少人在相识的时候是在乎心跟智慧呢?很多男人都停留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窠麔中。第三章我想分开来会是对彼此都好的方式。她在手札中写道。他从来只懂往前进,不会回头望望是否我还在原地。只因为他知道,我会一直在这边,慢慢的跟随他。他曾经带她到他深爱的台北。也就是那次让她知道他心中有一段空间容纳的东西是她永远都碰触不到的,关于台北,跟台北的一切。他走过天桥,在遥远的那一边,望向刚走上这边天桥的她。不持续望着她,只是静静的等着她往前走,不怕她在转眼间就离开。TINA不会离开,因为她的死心塌地。但是他不会握住她的手,因为他在她走向前时,他就会往前走。他和她,总是有着五步的距离。就是五步。一、二、三、四、五,五步。隔开了他跟她。也隔开了她的希望。心情渐阴郁,电话声响起。不会是他吧?心中有期待,也有拒绝。“喂?”她有着两极化的心情。“TINA在吗?”不是他。心情有着放松,也有失望,他终究还是不会关心我。她心不在焉的想。“我是。”“我是云至。听说你最近身体不好,你还好吧?”云至关怀的声音响起。她知道云至对她好,她也知道他的心意,但是就没有办法把心交到他手上,没有办法。“好一点儿了,谢谢。”她故意疏远客气的道谢。她不希望他对她存有幻想,因为若没有机会,对对方太好,或是语意含煳不清,总是会让对方心有憧憬而导致日后更严重的伤心。云至关怀的电话常常响起,她知道云至的好,却无法给他任何机会,她对他也有愧歉。她总偶尔也会想,乾脆就跟着云至好了,起码云至不会让她伤心,让她难过。爱人与被爱,怎选?我想我终究是在他心中占不了什么好位子的。她补了句在手札中,小心地把手札收好。她不希望有乱翻东西习惯的他翻到,就曾经被他不经意的翻开过。她并没有发现他贼贼的望向她,手中不经意的翻着前一夜刚刚写完的情绪。我不会嫁给你!她记得是这样的,她记得他还跟她说,别生气,只是看看,不嫁就不嫁了。她心有点酸酸的。他总是这样,不问自己的感受,只在乎五大节庆有没有送礼。但是情人之间的相处不是只有这几天才是重要,就像孝顺母亲或是父亲不是只在母亲节或父亲节一样。可是他不懂。他真的不懂!心烦!打开电脑,她接通了网路。在网路上是个专解疑难杂症的心理辅导专家,所以网路上的人都喜欢在她的版上发言。今天她一上网,网路上一堆熟悉她的昵称的网友纷纷跟她打招呼。她不太喜欢在人多的时候上网,太多人认识她,总是没办法作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匆匆的关掉自己的呼叫器,让所有人不能在网上呼叫她。在名为『LOVER』的版上,她是版主。专门管理相关的事情,并且加入讨论。BBS,所谓的电子布告栏,你可以将所有不愉快的,想讨论的,或是有问题的,通通提出来,并且会有人回应你的一切问题,看法。因为网友通常都是千里之遥的人,也不一定认识,所以可以知道很多人的看法及反应。每一个版都有一个主题,比如说:“命理”、“美容”……,只要你有兴趣,网路上可以找到的东西是千奇百怪,几乎都有同好者。『LOVER』讨论的方面就是如何多了解一点情人的想法而让自己成为一个好情人。她细心经营这个版,她也相信她可以让大家多一点儿资讯,因为她的经历,她可以提供男孩子应该怎样去珍惜身边的女子,但是她却没有能力改变她身边的他。“总是在解决人家的问题,自己的问题却都不会解决,真是糟糕。”她趴在床上,心中全是他,风筝一般的上官宏。他像个风筝,想要拥有他的人要紧紧的拉住绳子,不能太紧,不能太松。因为太紧,绳子会断;太松,会飞不高。太长,会怕跟别的风筝缠住;太短,会飞不起来。考量的因素太多,多到让她觉得是不是应该放手让别人接手会比较好。她不善于放风筝啊,她不能拿捏分寸,常常不是风筝飞不起来,就是因为风大而方向狂乱。上官宏啊,名字像个太阳,心却像阵风。莫怪他会爱上『如风』香氛。她在手札中曾写着。他爱极了她身上的如风香氛,当她洗完澡,跟他有约,会习惯性的擦上这香味,因为他喜欢。而他总也会将脸埋在她的颈窝,吸汲那种香味。抱紧她,在她耳边重重的,情慾的说:“我想要你。”渐渐地,她也麻痹了。她只有不再擦那熟悉的习惯的香水,她只好换上了他喜欢的,却不会引起他情慾的『ESCAPE』。他最喜欢的味道『ESCAPE』,逃跑。对任何需要承诺的感情,逃跑。对所有想要他承诺的女子,逃跑。其实他一直都在暗示自己。他不是任何人的。那为何自己还要这样在乎呢?因为占线着,所以手机响了。她一愣,会是谁?这样晚了?“喂?”她一贯无力的声音。“在睡觉啦?这么早?”是他。“没。”真的很想硬下心来不理他,心里却可望着他多一点关怀。“一定是在上网,对不对?难怪我打不进去。”他的声音一样是那么的轻松自在。“嗯。”“怎么了?你又在生气?不要这么机车嘛。”他总是一副吊儿啷当的样子。机车?怎么又是这形容词?她不懂。他不懂的,他一向都不知道她的心情,他分不出来她到底是心情不好还是累了,生气还是只是不想说话。他总是一概归类到生气,她在耍小孩子脾气。他是这样认为的。“没有。”她闷闷的说。“好吧,没有就好,记的吃饭。”他的语气是讪讪然的。说完再见,她急忙挂掉电话。他不懂她。上天为什么要让她爱上他?为什么?电脑的哔声吸引她。怎么啦?我的小公主?心情不好?她一笑,是JEFF。没有,心情普通。她回到键盘旁,熟悉的投入虚拟的世界。没有?可是我感觉到你的心情不是太好。蓝蓝的。真的?你感觉的到?她讶异。嗯,你的背后有蓝色的光芒。你有神通?不过,谢谢你,我好多了。不要忧郁,你不太适合。放心,我会调适的。一向都是如此的啊,要解脱,只有一个办法,离开上官宏。要不,就是上官宏改变。算了吧!别作梦吧。真的?给我你的电话,我打给你。啊?TINA讶异。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因为网路上大多数的人都没个正经,所以我也不能要求你相信我。真体贴,她想。的确,在网路上一切都是虚拟的。不过,我相信你。给了他电话,TINA将网路断线,便期待着他的电话。他是一个在网路上认识的人,用现实的角度看世界,通澈,一针见血。她喜欢跟他聊天,因为可以看开很多事情。执迷不悟,当走不出迷堆时,有个现实角度的人敲醒你,会醒的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