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诛心
诛心连载中

诛心

来源:奇热作者:亭好标签:言情,古代,灵域主角:红菱,方重良

火爆新书《诛心》是亭好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红菱,方重良,书中主要讲述了:正经的口气,红菱自然也知道轻重,便点点头,“放心。”“那我先走了。”“等下!”一听他要走,红菱慌忙开口,抬起头来看了他一会,才问:“我怎么称呼你?”不解的神色松懈下来,他展颜一笑:“苏井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捏着树叶的手无力垂下,说来也是,符虚,怎么会骗人。望着眼前的美景,红菱忍不住落下泪来。

碧心瑶,碧心剑。

若一切如符虚所言,那她素未蒙面的爹,便是害死娘亲的凶手。

“可我娘怎么会与上仙厮守千年?她不是凡人么!”红菱甩开他的手,猛的后退几步,一面摇头,一面呐喊,她绝不会相信。

“夫人,曾与师祖一同修行,并不是凡人。”上前两步,他三百年来波澜不惊的神色被打破,心疼的看着她。

碧心夫人去世后,他奉师尊之命,守在她身边十六年,从未见过她如此神情!

见他走近,红菱立即蹲下身来,捂着头,固执的一遍遍喊着:“不对,你们都是骗我的!骗我的!”

叹了口气,他抬手,有白色的烟雾缓缓从他掌心向红菱飘去。不一会,她便止住了喊声,只微微抽动着双肩。

“若你一时不愿相信,便暂且不要理会罢。”

原本他这么说,是想宽慰红菱,谁知他话音刚落,她却拉着他的衣襟嚎啕大哭起来。惊得他一时手足无措,却又没法推开,只好任她将眼泪鼻涕都往自己的白衣上蹭去。

哭了半晌,红菱捏着被自己糟蹋的黏糊糊的衣衫,才觉得脸红。总共才见过两次面,就这样失态,实在是丢人。

“我已设法通知了楚旭阳,他应该快到了,若是再不动身,他恐怕该以为是我在玩弄他。”见红菱不哭了,他轻声劝慰。

没想到他全然不在意自己的衣服,既然你都不在意,那我也不去在意了!那人话音一落,红菱的眼珠就滴溜溜转起来。

只是……会不会是他还没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我糟蹋了?还是赶紧离开,免得他反悔!

既然他都修炼了这么多年,那她肯定打不过他!万一发现衣服被弄成这样,自己肯定吃不了好果子。

转念一想,红菱立即往前走了两步,一面不忘喊道:“那快走吧!”

看着她的逃也似的抛开,他不禁轻笑出声,摇头叹了口气,才走上前去重新拉起她的手,带她走出碧心瑶。

红菱望着身后消失不见的结界,满脸惊叹,忍不住抬手往后伸了伸,却丝毫没有异样。

她从未见过仙术,没想到如此神奇!

“若是没有口诀,就算找到这里,也进不去碧心瑶。”

听见那人在身旁解释,红菱又悄悄看了看他衣襟上的大片湿润,赶忙低下头来,不发一言。

又拉着红菱往前走去,直到一处山谷,他才停下脚步,松开她的手,转过身看着她道:“我只能送你到这里,楚旭阳很快就会来。你切不可告诉他人碧心瑶所在。”

听到他正经的口气,红菱自然也知道轻重,便点点头,“放心。”

“那我先走了。”

“等下!”一听他要走,红菱慌忙开口,抬起头来看了他一会,才问:“我怎么称呼你?”

不解的神色松懈下来,他展颜一笑:“苏井然。”

说罢,抬手掐了个诀,便消失在红菱眼前。

红菱站在原地,不由的眨了眨眼,再眨了眨,才突然惊觉,之前和他一步步走来,其实他可以直接用法力把她送来的吧?

没想到看上去那样正经温和的人也会耍小心思!

忽然身侧传来猎猎风声,红菱一转头,便见一人从空中飞跃而下,他的腰上绑了一根绳子,红衣黑发被风吹得凌乱不堪,眉宇之间却是兴高采烈。

“红菱!你真的在这里!”足尖将将着地,那人便往红菱跟前跑了两步,一面咧嘴喊道。

如此冒冒失失,不是楚旭阳又会是谁?

“你的伤怎么好那么快么!”看他站定,红菱立即皱眉问道。

“你都失踪半个月了!”莫名被红菱瞪了一眼,楚旭阳噘着嘴委屈道,“那大火把整个后院都烧没了,我这半个月来一直在找你!”

说着,就拉起红菱的手臂,查看红菱有没有受伤,“你不知道,我都快把黄犀翻了个个,要不是今早收到密报,我恐怕是找不到这个地方来!你到底去哪儿了?”

“我是被我娘亲的故人救走了……不过,你刚刚说我失踪了半个月?”愣了一会,红菱才开口,在她印象中,自己只是被烟呛晕后醒来,与符虚说了一番话便同苏井然出了碧心瑶,即使昏迷也左不过几日功夫吧!

难道空间中的时间过得比人间慢?

“你有没有听啊!”楚旭阳说了半天,看红菱似在发呆,将她的手一甩,质问道。

“那这半个月,你们都好么?”心中谨记苏井然的叮嘱,红菱也不敢让楚旭阳察觉自己的异样,询问道。

“你看看我的模样,你都失踪了,我还能好么!上次你被宿墨教的人绑走,一下就是半年,我只怕又是方重良来找你麻烦,还特意往山庄送了书信,让大哥再派些人手过来呢!”

一提起方重良,红菱整个人顿时没了精神,连同此前在碧心瑶中听闻的事一起绕在心头,勉力扯了个笑脸,便拍拍楚旭阳的肩头,独自往前走了两步。

“发生什么了?”看她如此神色,楚旭阳关心道。

“一些关于我娘亲的事……”红菱自己都还未理清头绪,自然也不知该如何讲与楚旭阳听,何况,还有神剑的事夹杂其中。想到这些,红菱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往楚旭阳肩上一靠:“旭阳,我好累。”

被红菱突然的动作惊得呆住,好一会楚旭阳才伸手揽过她:“你,要是累了就先靠着我睡一会,我带你回客栈!”

“恩。”

点点头,红菱索性真听楚旭阳的话闭上了眼,之前哭了半晌,早就有些精疲力尽。

被楚旭阳打横抱起,不一会便察觉他借着绳索的力道往上攀登,虽然红菱的轻功比楚旭阳好,但此时她却只觉得无力,不愿动弹。

“怎么了?”

攀上悬崖,楚旭阳将将站稳,红菱便察觉他身形一僵,不由睁眼问询,谁知却见一旁除了楚荷山庄的人外,还有一行人。

为首那人紫衣雍容,玉冠高束,虽然左面脸上有银色面具遮掩,让人难辨真容,却仍能看出其长相俊美,风采无双。

此时他正骑在马上,凤眼微挑,神色不明的睨着红菱与楚旭阳,浑身散发出的冷意让人入骨三分。

这便是当今武林第一人,宿墨教教主,方重良。

“你......”看清来人后,红菱心头蓦地一紧,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看了她半晌,方重良才微微扭头:“落了一样东西,回来取。”

“取到了么?”他的客房明明清理的干干净净,会有什么东西落下?红菱心中疑惑,但还是接了他的话茬。

“不要了。”

说完,方重良立即收了视线,拍马离开。

他一转身,红菱便长舒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她从未见过方这样的眼神,再被盯一会估计就要被冻死,也不用再考虑为娘亲报仇的事情了!

垂眼听着耳畔马蹄声声,红菱一面自嘲,一面期盼宿墨教的人快些离开,却有一双马蹄落入她的视线。

“教主身上的伤口还未愈合,姑娘是否太无情?”

抬眼一看,原来是宿墨教四大护法之一的林琅,在宿墨教时,都是她负责安排红菱的起居与护卫。

“对不起。”

没想到昔日里最温柔的林琅也与她翻脸,红菱神色低落。虽然不明白林琅所指的无情是什么,但她确实刺伤了方重良,理应道歉。

“姑娘当然对不起我们教主,但这事情,可不是一句对不起就算了的!”留下这句话,林琅狠狠瞪了红菱一眼,也转身离去。

“他们宿墨教的什么意思!了不起啊!”

等一行人走得远些了,楚旭阳浑身忽然一松,随即便是一阵怒喊。刚从他怀里下地的红菱忍不住摇了摇头。

就是知道他这脾气,她才赶紧先下手为强,点了他的穴。

从武林大会时她就看出楚旭阳和方重良之间有矛盾,虽然不知两人到底为了什么,但也许这就是方重良不顾她苦苦哀求,也要对楚旭阳痛下杀手的原因。

只是……到底为何?

回到客栈,红菱还未站稳,便有一抹鹅黄向她袭来,见状,红菱不躲不闪,反而面带笑容,微微张开了双臂。

“红菱!你没事吧!”

果然,那身穿鹅黄衣裙的女子,猛的将红菱拥在了怀里,继而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

“穆莎,你怎么来了?”红菱任由这女子将她上上下下看了个遍,轻声问道。

来人正是楚穆莎,楚旭阳的胞姐,楚荷山庄大小姐,红菱也是因为她才会与楚荷山庄众人结识。

闻言,楚穆莎刚刚还兴奋的神色立即淡了下去,随即抬手就往一旁的门柱劈去,“还不是我大哥,非要和庄想容那个女人成亲!我不同意,正好收到旭阳的传信,就干脆来找你了!”

“你是说……花予宫的宫主,庄想容?”红菱疑道。

“不是她还能是谁!”

楚穆莎答完,一扭头才瞥见红菱紧皱眉头,神色不对,立即拉过她的手关切道:“你怎么了红菱?”

“没事。”缓缓摇头,红菱的眼神仍是直直的盯着一处,心头暗潮汹涌,寻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却怎么也想不通。

庄想容,怎么可能嫁给楚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