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盛宠嫡女
盛宠嫡女已完结

盛宠嫡女

来源:微小宝作者:公子小九标签:穿越,潜规则,风水主角:夏景容,顾畔之

穿越新书《盛宠嫡女》由公子小九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景容,顾畔之,书中主要讲述了:言道:“哼,梨珞妹妹此言差矣,先前可有人看见顾二小姐与那文公子说话呢,可见是她不甘寂寞有意丢了这锦帕,并将那文公子引来,想玉成好事呢,顾妹妹真是大胆,这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这让太子殿下的面子往哪里搁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苟且

热,浑身燥热的感觉在蔓延着,一双温热的大手在她身上游曳着,香甜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顾畔之觉得口干舌燥,头痛欲裂,神志却慢慢清醒,似乎有一个人正为她宽衣解带,甚至意图轻薄!顾畔之一下便惊醒了,努力睁眼看去,那张透着淫邪充斥着欲念的脸,在她面前放大!

“美人,皮肤真嫩啊,让小爷我好好疼你。”

男子如色中恶鬼一般抚摸着她细腻的肌肤,藕色外衫被扯开,露出那嫩青色肚兜,惹得他设兽血沸腾着,恨不得将这身下的女子揉进他的身体内,不管不顾的要扯下她里衣,顾畔之飞快的伸手擒住他的手腕,微微一用力,那人便疼的差点要叫出声来,还未等着她询问,门外却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

一声娇媚之声从门外传来:“刚刚小厮不是说,顾家小姐走这边来了吗?来,姐妹们进屋瞧瞧,可不许那畔之妹妹偷懒,这太子府中的百花宴上少了她可行,等会还要行酒令呢。”说话的为庄家的三小姐庄香茹,对生性懦怯的顾畔之极为不喜。

“香茹妹妹说的是呢,就算顾妹妹是未来太子妃也不许例外,找到她以后要先罚酒三杯才行。”虞娇附和着,声音中透着不易察觉的阴冷之意,她是虞家四小姐,一贯与庄香茹走的比较近,又听的一些附和之声,边说着,脚步却也越来越近,凌乱之中也能听出有不少人。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那说笑的人在看到房中屏风后,那看似缠绵,耳鬓厮磨的那一幕,瞬间惊叫出声:

“啊.....”

那男子脸色忽然极为惶恐,手臂用力便急欲甩开她,顾畔之直接一脚踹到了他的心口上,将他踹下了床却迎头撞上了那屏风上,刹那之间,两人顿时暴露在人前!红绡帐暖,凌乱的床褥,那衣衫半褪的迤逦风情,以及这内室中那鱼水之欢后残留的荡色味道,就算再不知事的人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啊,顾小姐,文公子...你们....你们....简直是无耻!”那些个深闺女子忙不迭的背过身去,好似看了一眼都污了眼,顾畔之忙用被褥遮住了身上的春光,却怎么也遮掩不住那森森寒意,眸眼暗了几分,她....这是被算计了啊!

这边厢的动静很快便引起骚动,很快便见众人锦簇中一华服男子走来,头上带着宝紫金冠,齐眉勒着金丝抹额,轮廓分明极为冷峻,薄唇轻抿着勾勒着冰冷的弧度,惹得一旁那些深闺女子春心荡漾羞红了脸,但一看到那跟着走进来的女子,皆露出妒忌之色。

只见那女子姿容艳美,淡扫娥眉眼含春,嫣红嘴角含着一抹温柔笑意,一看到床上那衣衫不整的顾畔之,疾步向前,甚是惊诧问:“妹妹,你怎么会在这?发生什么了?”

顾畔之眨了眨眼,颇为诧异的看着这几人,心下纷繁复杂,这雕栏画阁古风古色,还有那些男人女人身上的穿着,怎么看都透着诡异,貌似她应该死了,前世作为一名法医,死之前还因她的新发现破了一桩连环杀人案,可惜那凶手没抓住,没料到她竟成了报复对象,常年与尸体打交道,她对生死倒是看的挺淡,不过,如今这状况又是怎么回事?看这仗势,貌似在上演一场好戏啊。

夏辰晔上前一步,皱着眉沉声问:“怎么回事?”一旁的庄香茹脸上挤出一丝媚笑,柔声道:“启禀太子殿下,没想到顾家二小姐这么不知羞耻,竟在这房内与文家公子私通呢。”

顾畔之是谁?太后赐婚的顾家二小姐,纵然因其性子懦弱,又是个身子体弱多病的,不如顾梨珞温柔善解人意,但,她毕竟是他的未婚妻,当着众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丢的不仅仅他的面子,还有整个皇室的颜面!

“太子殿下饶命啊,是....是这女人算计我!不然给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啊!”衣衫不整的文俊楠忙跪在夏辰晔的眼前,表现的极度无辜与冤枉。

话音刚落,一小厮便从旁跪下禀告:“启禀太子殿下,我家公子是冤枉的,之前路上遇着顾家二小姐,公子跟她说了几句话,之后那顾小姐不小心将这锦帕落下,被公子捡着便打算将锦帕送还给她,后遇着她的丫鬟添香,说她家小姐在内室中休息,我家公子这才进来,小的所言句句属实,你们看,公子怀里还有那锦帕呢。”

那些闺阁小姐自然不好往文俊楠身上看去,但夏辰晔却看的清楚,他那衣衫不整的怀中确实露出了一方素白帕子,文俊楠脸色却是一怔,有些许狐疑,却也很快反应过来,将那锦帕从怀中掏出,恭敬的呈了上去,夏辰晔接过那帕子,上面绣着鸳鸯戏水,边角之处还提上了她的名字:畔之!

“这是你的帕子?”夏辰晔双眸紧盯着顾畔之寒声问,幽井般的眸眼透着渗骨的寒意,顾畔之看了看那帕子上面的题的字是她的名字?听那些人说她姓顾,顾畔之?

顾畔之的沉默被人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承认了,就算她辩解,如今有这么多人看着,三人成虎,不是真的也成真的了!

“太子殿下,这其中肯定是误会,二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顾梨珞一副正义言辞的模样维护着顾畔之,庄香茹却嗤笑一声,冷言道:“哼,梨珞妹妹此言差矣,先前可有人看见顾二小姐与那文公子说话呢,可见是她不甘寂寞有意丢了这锦帕,并将那文公子引来,想玉成好事呢,顾妹妹真是大胆,这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这让太子殿下的面子往哪里搁呢?”

“香茹姐姐说的是,这顾二小姐还真是不知羞耻,竟如此让太子蒙羞,啧啧。”虞娇亦紧抓着机会狠狠羞辱顾畔之一翻,眼底划过狰狞之意,都被人抓奸在床了,那太子如何还会要她!哼,一个只有一张妖媚脸蛋的女人,凭什么占有如此尊贵的人呢?

“我家小姐是冤枉的,奴婢可以作证,从未见过这文公子!”一名长相清秀的丫鬟慌张的从门外跑进来,一踏进房门便拜倒在太子面前,神色惊慌,言辞却很护主,这便是顾畔之的贴身丫鬟红袖。

“贱婢,不是你将我引进来的吗?太子面前还敢说谎!”文俊楠一口咬定是顾畔之有意引诱,与人私通之罪算不上大,但若那人是未来太子妃,那就罪大通天了,所以,只要让罪责全都推到顾畔之的身上去,是她不甘寂寞引诱他,这样才可脱罪!

“妹妹啊,你快向太子殿下解释啊!”顾梨珞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腕,力气大的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手一挥欲要抽回她的手,无意中尖锐的手指甲竟划过顾梨珞娇嫩的脸蛋,夏辰晔紧步上前拽过顾生辉,直接反手给了顾畔之一个巴掌,冷然说了一声:“皇家绝不会容忍你这样的无耻荡*妇!”

那一巴掌打在她脸上,白玉般的肌肤上,那五指红印甚是醒目,顾畔之凤眼划过一丝怒意,直接抬手重重的朝着夏辰晔脸上打去,啪的一声,周围抽气声起,夏辰晔那俊美的左脸上,那五指印记同样醒目!

“打女人的脸?你真不是男人!”顾畔之抚着她微痛的手冷声道,眉目之间凌然之极,她本就长的极美,三千墨黑青丝松散的披在后背,额头光洁而饱满,肌肤白皙近乎至透明,眸眼深幽流转着潋滟风情,眉眼之间却又透着一股冷意,她本身负京城第一美人之名,若说之前,就算美,也只是五官精致罢了,如今细看,似乎有了美人之风骨,这一颦一笑之间,总让人移不开眼去!

“啊,妹妹,你怎么能打太子殿下,你这可是犯了不敬之罪啊。”一旁的顾梨珞惊叫起来,痛心疾首似的训斥起顾畔之来,她这句话也提醒了那些被吓的还没回过神来的人,一个个都恨不得指着她的鼻子骂,又忙着到夏辰晔面前献殷勤,一时间乱成一团,而文俊楠则要趁乱逃走。

“诶,那奸夫要逃跑了,你们不抓她吗?”顾畔之如局外人一般,忽然出声指着门口那一只脚都已经迈出去的男人,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夏辰晔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下令道:“来人,将文俊楠拿下,至于你,顾畔之,你我之间的婚约作废,从此之后婚嫁各不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