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穿越之巧凤再嫁
穿越之巧凤再嫁已完结

穿越之巧凤再嫁

来源:网络作者:席拉标签:穿越,架空,潜规则主角:许孝贤,江小鱼

小说主人公是许孝贤,江小鱼的小说叫《穿越之巧凤再嫁》,它的作者是席拉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还以为这婆媳大战能剧情逆转呢,搞了半天还是老样子。不对,是降级了,吴氏欺负儿媳连个借口都懒得编了。这瞎话是张口就来啊,竟然说她被儿媳给打了,明明就是她自己拿着树枝子满村子追着打人家好吧。吴家的,多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巧凤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你不但不好生对待,居然满村子的追着打骂,看来你想逼死巧凤儿这件事情不是空穴来风呀?

汪家的你别给我多管闲事,今天我不打死她就不姓吴。眼见江小鱼离自己不过几步远,却因为汪大婶儿横在中间而无计可施的吴氏心里实在是太恼火了。

你早就不姓吴,姓许啦——

这一番话引得大伙儿哄堂大笑,吴氏面子上挂不住了,上前伸手要把汪大婶儿扒拉到旁边去。

汪大婶儿哪里肯轻易让步,这事情她既然管了,那自然是要管到底的。她抓住吴氏双臂问道:吴家的,这儿媳妇儿不懂事你说两句就行了,干嘛非要喊打喊杀。真弄出人命来,你以为你家孝贤还能再娶上老婆吗?

吴氏听得这话停住了:骂了能管用?这小贱人今天跟我动上手了,我不双倍打回来怎么行?

哟,这江巧凤胆子变大了嘛!

面对大家伙儿看过来或赞赏或询问的眼神,江小鱼眼含泪水,紧闭双唇,不住的摇头否认,那眼中的惊惶失措可是骗不了人的。

唉,本来还以为这婆媳大战能剧情逆转呢,搞了半天还是老样子。不对,是降级了,吴氏欺负儿媳连个借口都懒得编了。这瞎话是张口就来啊,竟然说她被儿媳给打了,明明就是她自己拿着树枝子满村子追着打人家好吧。

吴家的,多少年了我们村子可没出过逼死儿媳的恶婆婆。你不会觉得挂个恶婆婆的名头很威风是吧?你看看巧凤脖子上的红印子,这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捡条命回来。真要是出了人命,你以为人娘家不会找你算账吗?汪大婶儿好心劝道。

那是她自己作妖拿死吓唬人呢,也只有你们这帮子傻货才会被她给骗了。她嫁到我们许家就是许家的人了,江家管不着。谁也别劝我,今天我非要打死这个小贱人不可。吴氏冲动之下把在场的人都给捎带上了。

一时之间,村民们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原本大多村民都是站在吴氏这边的,这一下都不约而同地在心中认同她逼迫儿媳自杀得说法了。

啧啧——这做婆婆的就是威风的很啦。

可不是,人家好不容易才从媳妇熬成婆还不可劲儿的欺负欺负儿媳妇。

哟,难不成她以前也受过她婆婆的气,现在要从儿媳妇身上找补回来?

你可是说错了,要说吴氏她婆婆那可真是个老好人,从来没拿捏过她们妯娌。听说是随了她自己亲娘了。话说到这里声音已经慢慢低了下去。

嗓音虽然放低了不少,其实在场的大多数人还是都能听得见的。

吴氏听见后气得的脸色由红变白,捏着树枝的手控制不住的抖起来。都是这个小贱人害的,不但学会了拿死吓唬人,还学会往外头跑了,结果叫这满村子的人看她们许家的笑话。

气疯了的吴氏再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不脸面了,早就没了。她上前拽住汪大婶儿使劲儿往旁边一推,害得汪大婶儿冲了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没有汪大婶儿碍事后,吴氏冲着江小鱼挥舞着树枝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抽啊。江小鱼虽退得快,可后背还是免不了挨了几下。

救命啊——救命啊——要打死人了——婶子们救救我吧——江小鱼呼声凄厉。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她为了维持受害者的形象想还手打回去那是不能够的,所以她只能与吴氏兜着圈子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汪大婶儿站稳身子以后,拍拍心口定了定神后招呼几个要好的妇人,

我瞧这许吴氏怕是有点魔怔,这脑子都不灵光了。大家伙儿快帮我拦着她点儿,再让她这么胡闹下去可不行。

人群中立即出来四五个中年女人,拦在吴氏面前,不让她继续追打江小鱼。

我魔怔了,我脑子不灵光?哈哈,脑子不灵光的人你们也敢惹?气急的吴氏竟然拿树枝去打那些拦着她的人。

哎哟,疼死我了。这许家的怕是真疯了!你们都别在旁边看热闹了,还不过来帮忙,可不能再让她伤着旁人了。

立时又有几个人上前帮忙扭住吴氏,先前挨了吴氏几下的那个妇人还趁乱在她身上拧了好几下,疼得吴氏嗷嗷叫。

一时间,听见动静的村民都从家里出来赶到大槐树底下瞧热闹来了,不明就里的人看见被人摁住的吴氏纷纷向旁边的人打听情况。

几句闲话下去,吴氏发癔症的事情就传了开来。

娘——娘——

一个面黄肌瘦,嗓音微弱的小姑娘抱着江小鱼的腿抽泣起来。

江小鱼惊讶的看着这个破衣烂衫小姑娘一时间愣住了。

这就是江巧凤生的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许大妞?怎么办,自己这身子可是人家亲娘啊,可是她穿越前虽然年纪不小可毕竟还没结婚生过孩子,她自己都还是个大孩子呢,这孩子她妈应该怎么做?

孝贤,你媳妇都骑到你娘身上来啦,还不快点揍死她替娘出气?

这一嗓子惊醒了正摸着许大妞儿那又黄又稀的头发对如何做好一个妈妈伤脑筋的江小鱼。

天咯,这家伙朝着自己走过来了,他不会真听了吴氏的话要过来揍自己吧?她可不经揍唉,关键是被这身子的男人揍了都是白揍,连个喊冤的地方都没有。这儿可没什么反家暴法,而且男女力量悬殊太大,她以后连个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江小鱼开始对自己先前的冲动行为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悔意。她只顾了一时痛快却选择性的忽略了如何收拾这残局。

也许她下回对吴氏不该这样直接,这样很容易让人抓着把柄,以后还是偷偷在背后使坏就够了。

就在江小鱼检讨自己的功夫,许孝贤走到她们母女面前说:你先带着大妞儿回去吧,光着脚仔细着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