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君生我未生
君生我未生已完结

君生我未生

来源:微阅云作者:梨灼标签:言情,魔戒,无敌主角:温盈,易暮景

主人公叫温盈,易暮景的小说是《君生我未生》,它的作者是梨灼创作的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爷也真是,竟把外孙女嫁给这样一个人,只怕是昏聩糊涂了,真真可怜温盈小姐。“温小姐您别担心,我先带您去房里等……”然,正当喜娘同情,温盈疑惑之时,忽听外面的乐队一阵猛烈地吹响喜乐,从街上传来男女老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喜娘搀着温盈下轿,耳边鞭炮声炸响,眼前一片大红,她低着头只能勉强看到脚下的路不至于跌倒。

不大的地方,走到婚房的一路,也就差不多将莫家看了个遍。

三间瓦房一小园,自然比不得温家家大业大,但胜在好歹也是干干净净。

只是,干净得几乎不像是一个单身男子的居所,干净得……

仿佛透着些许的,清冷孤寂。

就连喧哗的乐声也盖不住这冷寂之气,反倒被其影响,也显得冷寂起来。

温盈默默地走着,慢慢地才终于想到这寂寥之意来自何处。

按照母亲之前所说,新妇进门,应该是新郎在门外相迎的。可是自己,怎么是一个人走进来的?不要说拜堂之礼未行,到了现在,竟然也还没有见着新郎的影子。

加上一场本该是热闹的婚礼,却连一个客人都没有,也怪不得会觉得冷清了,喧哗的鞭炮鼓乐声如此一来,也只是在愈发衬托出这种冷清。

喜娘大概也是也没见过这等场面,哪有新娘子进了门还不见人的新郎官?又不是冥婚。也不怪人人都说这莫三郎是个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土夫子,讨新娘子还不肯露面,要不是给的佣金多,新娘又是温家的小姐,她才不接这档子生意。

温老太爷也真是,竟把外孙女嫁给这样一个人,只怕是昏聩糊涂了,真真可怜温盈小姐。

“温小姐您别担心,我先带您去房里等……”

然,正当喜娘同情,温盈疑惑之时,忽听外面的乐队一阵猛烈地吹响喜乐,从街上传来男女老少惊呼的声音,然后是马的嘶鸣,以及金属落地,和小孩子的欢叫声。

里面的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停了前行,纷纷往外头望。

还没等问出去,就见到那位久盼不来,突然降临引来骚动的新郎已出现在他们眼前。

莫三郎一身新郎红衣坐在枣红马上,马鼻子里还喷着气,风尘仆仆的样子,衣服却纤尘不染,手里提着一个钱袋,一路走一路撒钱,引得人惊呼不断。

虽然只是些铜钱,可是对看热闹的人来说绝对是极其惊喜的。到了此时,也没人还会在意这撒钱的人可是平日里都说是胜似鬼魅的莫三郎,收了人家的喜钱,自然都是欢欢喜喜的。

最后直到莫三郎手里的钱袋空了,看热闹的人却还未散去,欢笑声不断,才终于给这场婚礼增添上了婚礼该有的气氛。

婚礼终于风光热闹地继续。

而温盈自意识到新郎到场之后,就感觉到喜娘搀着自己的手很是激动,心中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她这才醍醐灌顶似的意识到自己一直都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人人都没有见过莫三郎真正的容貌,那些在夜里偶然看见的,也只是一闪而过就已吓昏了,所以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看此刻众人的反应如此之大,除了散铜钱的原因之外,莫非是这莫三郎长得很丑?

于是温盈不由得慌了,她虽然不在乎钱财和文才,可是对容貌,其实还是挺看重的,毕竟要过一辈子,总不能长得太丑天天受惊吓。

只是事到如今,她早已没有任何反悔的机会了。

在忐忑不安间拜完了天地,就被送入洞房,因没有亲戚朋友要应酬,莫三郎也同她一起进了房间来。

喜娘领导着行完了各种礼,便结束任务笑盈盈地退了出去,然后安安静静一婚房,只剩下新人一对。

温盈看到盖头下走近一双鞋,沾着黄泥,可婚服却是干干净净的,实在叫人惑然。心头不由得诧异,方才婚礼之前,他究竟去了哪里?

对方的脚步愈近,心中不安也就愈甚,不管之前她再怎么随遇而安一个人,此刻知道自己当真即将要面对未来的夫君,一切都是未知数,也是无法不小鹿乱撞的。

毕竟,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红盖头被挑起一角,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然后慢慢地,她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身形逐渐出现在自己眼前,一寸寸清晰起来,高大挺拔。

最后,盖头落地的那一刹那,温盈不由得胸口一滞。

她不敢去看对方,一路好奇向上的眼神瞬间低下,万籁俱寂,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下太过清晰。

她闻到一阵淡淡泥土味传到鼻尖。不难闻,就像是青草的味道。有些清新,有些薄淡。

莫三郎就站在她的面前,方寸的距离,他对她说:

“对不起。”

“嗯?”

温盈下意识地抬头嗯了一声。

先是被他的声音吸引,倒也不像戏文中说的那样,好听得如凤鸣玉碎,却也干净深沉,是足以让人安心的声音。然后就有些不理解他的道歉,抬起头。

于是就看到莫三郎的脸。

刚刚平静下去的心口瞬间又跳了起来。

他哪里是传言里的那样长了副活死人模样?映着烛火,分明有棱有角得很,虽不是漂亮的书生模样,她也是从来不喜欢那些过分漂亮的男人长相的。却也算得上清俊。就算连脸上也沾着几抹尘土,显出三分憔悴,可是也掩盖不住坚毅的眼神,眼睛是骗不了人的,莫三郎其实很英俊,清瘦而威严。

蓦然出神间,就听见他继续低着声音说:“我昨日去邻城换钱,路上耽搁了,所以才来晚。”语气愈发低,温和且自责,“本想给你个风风光光的婚礼,没想到还是出了差错,实在对不起你。”

温盈这才明白逐渐过来,原来他迟到,不仅不是因为轻视自己,而是,非常重视自己。

一时间婚礼前的略微委屈,方才的紧张,加之此时的暖心,混在一起,就有一些难以言喻的情愫生出。

陌生的环境,转折的心情,于是酝酿出一滴泪,滑落红粉颊。

一双大手拭去她的泪,然后在她脸上摩挲,不过一掌大小的脸,真是可怜见儿。

莫三郎硬了不知多少年的心都忍不住瞬间软了,化成一汪水,坚毅的眉宇不自觉一皱。这新婚第一日,是自己对不住她了。

“是我的错,别哭,我以后一定待你好。”

温盈泪水涟涟的眼看他一眼,从鼻中微微应了一声,随后乖乖依入对方怀中。

那时她想,这便是自己,一辈子的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