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老婆大人,离婚我拒绝
老婆大人,离婚我拒绝已完结

老婆大人,离婚我拒绝

来源:悠书阁作者:知否知否标签:总裁,灵域,爆笑主角:林汐,薄靳寒

新书推荐,《老婆大人,离婚我拒绝》由知否知否最新写的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林汐,薄靳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怎么样。林汐知道,这是妈妈临死之前就安排好的,她为的就是让自己以后的人生活的舒心。可是,她过的其实并不快乐,千算万算,她却爱上了薄靳寒!而他因为那件事情,对她恨之入骨!次日,天色大亮。林汐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妈!怎么了妈?”门外,薄靳寒走了进来,一看到这样的场景,他连忙将李茹扶起,转而对着林汐冰冷的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还嫌不够乱是不是?”

林汐万分委屈,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靳寒!靳寒我好怕!”床上的刘安安一见着薄靳寒进来了,忙捂着肚子撒娇。

薄靳寒大步走了过去,亲柔的握着她的手,“怎么了?宝贝?”

刘安安故意瞪了一眼林汐,娇滴滴的说道:“我好害怕,害怕她再陷害我们的孩子。”

薄靳寒阴沉着脸猛然转过来狠狠的对着林汐,林汐遁无所遁,捂着脸跑了出去。

身后传来婆婆的骂声,“她敢!她要是敢对我孙子不利,我就要她的命!”

林汐一边哭一边跑,迎面三三两两的病人以及家属鄙夷的看着她,有人开始小声地议论。

“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受害者呢?”

“就是啊!没有想到,原来她才是贱三!”

“破坏别人家庭该天打雷劈!”

林汐最后是捂着耳朵冲了出去,明明她才是最受伤的人,可现在却活的像只过街老鼠。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小雨却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林汐开着车漫无目的走,兜兜转转,最终停在了城西的公墓旁。

她走向深处,在一处不起眼的墓碑前停下。

“妈,我来看你了,你在那边生活的好不好?”林汐蜷缩在墓碑前,身体冷的发抖,眼泪也没出息的往下掉。

她的妈妈五年前死于肺癌,临死之前妈妈拉着她的手对她说,她这辈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林汐,妈妈要她答应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和薄靳寒离婚。

想到这里,林汐哭的更伤心,她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

五年前,她的妈妈尸骨未寒,爸爸就将自己在外面养的情人带了回来,妈妈临死之前将她嫁给了薄靳寒,彼时薄家正是最艰难的时刻,林汐此时嫁过去实际上就是商业联姻,薄家不敢怠慢她。

而她也因此拥有了薄氏的股份,薄家更是成为了她的靠山,只要她不主动离婚,在这京都市,就没有人敢动她,当然也包括爸爸的情人生的儿女们,他们忌惮着薄家的势力,明里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林汐知道,这是妈妈临死之前就安排好的,她为的就是让自己以后的人生活的舒心。

可是,她过的其实并不快乐,千算万算,她却爱上了薄靳寒!

而他因为那件事情,对她恨之入骨!

次日,天色大亮。

林汐依依不舍的从墓地离开,她微微起身站起来,却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林汐伸手摸了摸脸,烫的有些吓人。

她甩了甩头,并没有在乎,转身开车往家里走,身上的衣服又湿又皱,她还得去上班,所以要先回家换身衣服。

一个小时后,林汐将车开到了薄家别墅的车库,颤微着从车上走了下来,她刚一进门,就听到了熟悉的笑声。

“安安,你安心在这里养胎,我呀,以后亲自照顾你。”客厅里,李茹拉着刘安安的手,笑着安抚道。

林汐的脚步一顿,走进客厅的时候,下意识的站住了,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刘安安发呆,她怎么会在这里。

而刘安安在看到她的时候,更是夸张的身体往后缩了缩,一副害怕的样子,“阿姨,我,我怕!”

李茹的嘴脸立刻尖酸刻薄起来,她冲着林汐吼道:“看什么看!我告诉你,从今天起,安安就在我们薄家养胎了,她要是有个什么不适,我就拿你试问!”

她的面色一冷,冷着吊梢眼说道:“林汐,做我们薄家的媳妇你要有这个觉悟,识相的你就什么也别问,乖乖的做好你的薄太太,不然的话,我就让靳寒和你离婚,你滚出我们薄家,哼,反正你和靳寒也只是隐婚,就算你滚了,对我们薄家也没有什么影响!”

听到这话刘安安得意的挑了挑唇角,她看了一眼林汐,眉梢眼角皆是嘲讽。

林汐苦涩的咬了咬唇,实际上她别无选择,除了乖乖的当好薄家的摆设外,她什么也做不了。

“是,我知道了。”她低低的说了一声,转身上了楼。

李茹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心里这才踏实下来,拉着刘安安的手笑着说道:“你放心,有我压着,她翻不出什么浪!”

林汐摇摇晃晃的上了楼,走进卧室,快速换了一身得体的黑色职业套装便又下楼准备去公司。

只是她刚刚走到楼下,薄靳寒正好从外面回来,看到她之后,冷冷的叫住了她,“等下,我和你一起走。”

刘安安一听他们要一起出去,立刻委屈的揪着眉头,“靳寒,你陪陪人家嘛,人家才刚来。”

李茹也跟着劝说:“就是啊,安安才刚刚过来,你就在家多陪陪她,公司事情嘛!”她朝着林汐怒了努嘴,“交给她就好了,反正我们也不能养着闲人!”

薄靳寒笑着安抚两人,“公司的确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我一定会留下来,不过我答应你们,今天晚上我回家吃饭,你们在家等我。”

李茹一听是公司要事,就连忙让薄靳寒走了,这女人再大,大不过公司去。

刘安安见着李茹都松口了,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暗中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汐。

林汐自始自终一句话都没有,她低眉顺眼的站在一边,直到薄靳寒冷冷的经过她,“走吧!”

她才跟着走了出去。

坐在车上,薄靳寒凉薄的看着她,语气暗含着警告,“安安在这里养胎,你要是敢对她做什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她的孩子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我不容许她有任何的闪失!”

呵,林汐咬着唇苦笑,果然,他和她同路,不过是为了警告她,让她不要招惹刘安安那个女人!

五年来,他们第一次在同一辆车上,为了却是还是别的女人!

“好,我不会伤害她,我可以向你保证!”林汐顿了顿声,淡漠的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