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沉浮> 商梯
商梯已完结

商梯

来源:网络作者:钓人的鱼标签:沉浮,道士,gl主角:张小驴,陈晓棠

独家完整版小说《商梯》是钓人的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小驴,陈晓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没什么,今天你.妈给我打电话了,说你最近很少给她打电话,也不敢问你到底怎么回事,问问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秦思雨问道。“这老太太,真是多事啊,我能有啥事,就是工作多嘛,写稿子压力大,这个报道不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这一天开始,张小驴就对大门里面的那片空间无比的羡慕和憧憬,所以只要是下了班,他就会在校园里转悠,有时候还会quchao场看看大学生们打球,有时候他会忘了自己的身份,把自己也当做是他们中的一员。

可是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于是,每到一处,他都会和这些年轻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还是后来陈二蛋告诉他,下了班不要穿着保安的衣服到处跑,遇到事你管还是不管,只要是下班了,就换上自己的便服,这样他感觉舒服多了,自己和那些年轻的大学生距离越来越近了。

而且他还发现一件事,那就是陈二蛋每当下了班就quchao场的草地上弹吉他,有时候还会有女孩子围在一旁看,时间长了,还有女孩子和他一起弹,或者是和他交流弹吉他的经验,此时穿着便服的陈二蛋不是一个保安,倒是很像一个文艺的学长,看的张小驴目瞪口呆,居然还能这么操作。

张小驴自问没那本事,所以他只能是上班时好好站岗,下班后好好享受大学里的空气,李闻鹰说省城的雾霾很严重,可是张小驴没感觉到和乡下有什么不同,前几天妹妹打电话来说收到李闻鹰寄来的报纸了,报纸上的张小驴还是挺帅的,而且妹妹还说报纸上写的张小驴是个很好的人,这让张小驴有些激动,虽然知道这都是报纸上的话,可是报纸上的话就是李闻鹰的话,他觉得李闻鹰心里还是有他的。

省城很大,也知道了是哪家报纸,可是张小驴没想过去找李闻鹰,因为他很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距离和差距,自己站在这个圆墩上,就是一个保安,而在自己面前进进出出的这些年轻人,却是天之骄子,是文化人,和自己比起来,比自己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自己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也很重要。

有时候他站在那里,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被钉在了那里一样,一言不发,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唯一能让人记住的就是他的站姿,这是物业公司的头头虎哥教他的,虎哥是十年军人复员,对于军姿是要求很严的,当然了,这些保安做不到虎哥那样,张小驴也做不到,只是尽力做到而已。

一辆SUV驶过他的面前,这样的车每天都会有很多在他的面前驶过,可是有一辆车是他记忆犹新的,那就是李闻鹰的车,本田CRV,而当这辆车驶过时,他也看到了车里的人就是李闻鹰,他差点就跳下圆墩追过去,可是他忍住了。

而那辆车驶过之后,慢慢的刹住了车,李闻鹰也觉得这个保安很面熟,虽然只是短短两天的接触,但是李闻鹰为张小驴照了不少的照片,而自己那篇报道大获成功,她还打算过一段时间去陈家寨再采访呢,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像张小驴的人,想想也不可能。

于是在车稍微点了点刹车之后就继续开进了学校里,看见汽车刹车时,张小驴的心紧张的都要跳出来了,他期待着那辆车停下来,可是那车最后还是开走了。

“怎么了?”陈二蛋看到张小驴的眼神不对,问道。

“没什么,就是腿有些抽筋了”。张小驴说道。

“你下来,我站一会,好好歇歇,你用力太猛,我们是保安,不是军人,不用站的这么用力,要用保安最舒服的姿态站着就行,我们就是个摆设而已,吓唬人的,明白没,喝点水吧,稍微休息一会”。陈二蛋说道。

张小驴看了看学校里,早已不见了那辆本田SUV,于是回到了门卫室内拿起杯子倒了点水,然后坐在椅子上休息。

他在想着,如果自己和李闻鹰见了面会怎么样,会怎么打招呼,见面第一句话说什么,一想到这里,张小驴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

李闻鹰越是想,越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认错人,所以到了没等停下车就再次开了出来,路过校门口时,她再次仔细看了看,发现圆墩上站着的人根本不是自己要找的张小驴,不过这个人看起来很面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似得,就是想不起来,因为门前的路是单行道,她只能是开车绕到了北门进学校,绕了这么一圈,连约定的时间都错过了。

“你可是从来都不迟到的,这次怎么了?”教学楼的三层,李闻鹰刚刚进门就被质问道。

“好像是见到了一个熟人,但是没仔细看,倒回去看了看发现不是,你知道我这人有强迫症,要是不搞清楚,我心里就一直都放不下,迟到五分钟而已,大教授,我请你吃饭赔罪吧”。李闻鹰非常随意的坐在了沙发上,说道。

“什么人,让你这么上心?”

“秦教授,你可是从来不八卦的,今天怎么了?”李闻鹰笑问道。

“没什么,今天你.妈给我打电话了,说你最近很少给她打电话,也不敢问你到底怎么回事,问问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秦思雨问道。

“这老太太,真是多事啊,我能有啥事,就是工作多嘛,写稿子压力大,这个报道不错,报社的领导评价还不错”。李闻鹰说道。

“是吗,那这首席记者是不是稳了?”秦思雨问道。

“唉,你说你,三十岁,都是副教授了,我呢,到了这个年纪了,连个首席记者都不是,这次再落选,我打算辞职了,读个研究生,我报考你的研究生吧,然后在学校里找个小奶狗嫁了,趁着自己的姿色还可以,不然的话,将来就真的靠一袋子一袋子面粉糊了”。李闻鹰自嘲的说道。

“怎么?那个人还是不肯吐口?”秦思雨问道。

李闻鹰闻言,笑笑,说道:“说好了不提他的,你又提,今晚你陪我喝酒喝到醉啊?”

“今晚不行,我家那口子回来了,我得早点回去,走吧,陪你吃饭,吃完了我就回去,回去晚了又不高兴,他那个小心眼啊,我是放弃开发他了,开发不出来了”。秦思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