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赘婿> 绝品豪婿
绝品豪婿连载中

绝品豪婿

来源:追书云作者:南沧海标签:赘婿,女婿,重口味主角:秦锋纪嫣然

主角叫秦锋纪嫣然的小说叫做《绝品豪婿》,是作者南沧海所编写的女婿文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履,正襟危坐,看着只有三十出头的年纪。 看到有人进来,严老板微微偷偷斜睨了一眼,却没有吭声。 杨薇薇虽然有些不悦,不过却谨记着秦锋说的先礼后兵,于是主动上前道:“严老板,我是松鹤医药的杨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锋哑然失笑:果然不是什么好路数,这破公司整个就是一个贼窝匪窟啊,松鹤医药怎么会跟这样的公司有债务往来呢?

嗯,老婆好像说债务是从大伯纪乘风哪里转过来的,这里面只怕另有古怪!

杨薇薇被这些赤果果的目光盯得心里发慌,高跟鞋一晃,差点没崴了脚。

好不容易来到总经理严新的办公室外面,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艳俗妹子办公桌前面,抬头斜睨了他们一眼:“什么事?”

杨薇薇问道:“你好,请问严老板在吗?我们是松鹤医药的……”

花枝招展的妹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沾着口红的唾液喷出去一米多远,她难以置信地看了杨薇薇和秦锋一眼:“你们松鹤医药的胆子真大啊,刚刚才赶走了两个,脑袋都打破了,你们居然还敢来?”

杨薇薇的脸色有些难看:“严老板到底在不在?”

“在啊!老板的火气还没消,这会儿正烦躁着呢,你们要是不怕挨揍,就进去吧!”

杨薇薇心里有点发慌,忍不住回头看了秦锋一眼。

秦锋耸耸肩道:“先礼后兵嘛,没什么好怕的!你负责前半截就行了,后面的就交给我了!”

杨薇薇这才稍微有了一点底气,推开了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走了进去。

秦锋也跟了上去。

办公室里面,严新严老板带着黑框眼镜,西装革履,正襟危坐,看着只有三十出头的年纪。

看到有人进来,严老板微微偷偷斜睨了一眼,却没有吭声。

杨薇薇虽然有些不悦,不过却谨记着秦锋说的先礼后兵,于是主动上前道:“严老板,我是松鹤医药的杨薇薇,我身边这位是……”

话还没说完,严老板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从上到下,从下倒上,足足把杨薇薇的身材打量了好几遍,他的脸上忽然挤出了一丝笑容,十分热情地道:“他是谁不重要,不过薇薇小姐你这样的大美人能够亲自登门,实在是我严某人的荣幸啊,来,来,来,快请坐!”

从头到尾,这家伙连瞅都没瞅秦锋一眼,仿佛站在杨薇薇身边的秦锋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杨薇薇倒是有些意外,因为严新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像是嚣张跋扈不讲道理的样子,好像还挺有礼貌,挺热情的嘛!

“谢谢严老板,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那六百多万的欠款,这笔款子已经欠了快三年了,最近我们松鹤医药需要流动资金周转,严老板你能不能先把这笔钱给支付了?”

严新依然笑容满面,但是这笑容却明显有些变化,仿佛有一丝讥笑的意思:“这笔钱其实我早就想还了,可是现在实在是不好办啊!最近我们百乐门好几笔新的投资全都失败了,员工的工钱都快发不出来了。你们进来的时候想必都看到了,我公司很多员工都闲着没出去做事,他们一个个都等着我给他们发工钱呢……”

杨薇薇有些无奈,她本身就不是业务部的员工,对于讨债也没多少经验,虽然没知道严新这话多半是推辞,但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

她想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严老板,这笔钱就算你暂时不能全部支付,但是先支付其中的一部分可不可以?”

严新叹了一口气,装作十分为难的样子道:“薇薇小姐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要是不答应的话,岂不是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不如这样,只要薇薇小姐你今天晚上陪我一次,明天我就先支付十万块的欠款给你,你看怎么样?”

杨薇薇一听,肺都快气炸了,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居然让自己陪他一晚上才给十万块?

这分明就算在羞辱她!!

旁边的秦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杨助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该轮到我了,不过考虑到接下来的场面可能会有点火爆,你还是到门外稍等片刻好了……”

杨薇薇还真的有点害怕等一会儿打的头破血流,于是起身往门口走去,走出去一截,她又忍不住有点担心:“秦锋,你……”

秦锋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她:“要债就得凶一点才行,你安心在外面等着吧!”

杨薇薇只好出去,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秦锋在严新的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坐下:“严老板,这次我跟杨助理来讨债,乃是先礼后兵,她负责好好的跟你讲道理,如果你不讲道理,就由我来处理!”

严新怒了,黑框眼镜后面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冷嘲热讽:“你他妈算是哪根葱?”

秦锋耸耸肩:“我不是葱,我叫秦锋。秦晋之好的秦,锋芒毕露的锋!”

严新先愣了一下,随即狂笑起来:“卧槽,你就是秦锋啊?哈哈哈……老子还以为来了什么牛逼哄哄的人物呢,原来是纪家那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纪嫣然怎么把你给派出来了?老子这里可没有那么多软饭给你吃!”

“你家里的软饭我还不想吃呢,你妈年纪太老了,你老婆又长的太丑了,我可吃不下去!”

“你他妈找死!”严新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老子不怕实话告诉你!钱老子有的是,但是老子就是不还,你他妈又能怎么样?来咬我啊!!”

秦锋微微皱眉,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这条路可是你自己选的,到时候可别后悔啊!”

“我后悔你妈痹!”严新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一巴掌拍在实木的办公桌上:“老子给你十秒钟的时间,从这里滚出去,否则就叫外面的兄弟打断你三条腿!老子倒要看看,三条腿都断了废物还他妈怎么在女人那里吃软饭!!”

秦锋突然动了,手中寒芒一闪,一根针已经从严新的手背上狠狠地刺了进去,一直刺穿,刺透,刺进了实木桌子里面……

一阵彻骨的剧痛从手掌上传来,严新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啊!!我糙你妈!你他妈竟敢拿针刺老子?来人啊!”

他试着想要把手从桌子上拔下来,不料竟然拔不动,越拔越痛,痛的他整个胳膊都好像废了一样。

秦锋却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拿起了严新办公桌上的香烟和打火机,点燃一根香烟,轻轻地吸了一口,又对着严新吐了过去:“六百三十万欠款,加上三年来的利息,算你七百万,今天你不还钱的话,后果很严重……”

正说着,外面的纹身青年听到动静,纷纷推门闯了起来,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秦锋。

严新见状,胆气立状,怒声嘶吼起来:“我还你妈痹的七百万!!老子有的是钱,前提是今天你他妈能活着把钱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