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古言> 宝贝儿子腹黑娘
宝贝儿子腹黑娘连载中

宝贝儿子腹黑娘

来源:奇热作者:迷蒙千年标签:古言,腹黑,宝贝主角:

主角叫宝贝儿子腹黑娘的小说是《宝贝儿子腹黑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迷蒙千年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姚云瑶任性的说道,声音还带着一丝哭腔,让李云辉的心无端的软上了几分。“好。”听着她的声音,感受着她的气息,李云辉的嘴角泛出一抹笑意。“我不是故意的。”半响,姚云瑶方才闷闷的说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去惹主子,于是对着姚云瑶一俯身,退下了,门外的容太妃却是有些担忧,将女儿的身份刚开了,似是有些急切。

但却是为了不让人将念头打倒她的头上,她所求的也不过是她安安稳稳的生活。

“心慈,皇后她……”

看到心慈从里间出来,容太妃有些试探的问道,心慈只能够深深的看了一眼容太妃,而后缓缓说道。

“主子刚睡醒,似是精神有些不济,太妃娘娘要不晚些时候再来?”

心慈的声音透着一丝建议,其实从心底里她也是希望这个时候容太妃还是不要见姚云瑶,依照她伺候姚云瑶这么久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她那般生气的模样。

“无事,我进去看看,若那孩子真的很疲惫,我再出来。”

说完,容太妃便伸出手缓缓的推开了殿门,而后轻轻的走进,每一步都走的那般的小心翼翼,却是让心慈有些忐忑,终于,门被关上了,谁也不知道里头的声音。

心慈只能够在心里为容太妃祈祷了,但愿自家主子的脾气能够忍住,当然,这一可能性有多大她是异常清楚地,有些人,平时都是一脸平和的,但等她真的发脾气的时候。

那情形,便是比平地一声雷还要让人震惊,是怎么拦也拦不住的。

精美的帷幔,淡雅的布置,这还是容太妃第一次进入姚云瑶的私人领域,押下心中的一丝欣喜,容太妃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最终将视线落在静静做在床上的女子。

眼底不自觉的闪过一丝慈爱,只见她缓缓停在她的跟前,而后声音轻柔的说道。

“怎的这般坐着,可是身体不舒服?”

容太妃缓缓问道,得到的却是姚云瑶缓缓抬眼,那冷漠的神情,生生的让她的表情僵住了,微微有些局促,容太妃继续说道。

“云儿,今晨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要…………”

“出去。”

没有让容太妃将话说完,姚云瑶只是冷漠的吐出两个字。

“云儿?”

似是被姚云瑶的冷漠弄的有些疑惑,容太妃一脸的错愕。

“我说,出去。”缓缓掀开被子,姚云瑶赤脚走下床榻,看着容太妃一字一句的说道,看着她震惊的神情,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怎么?你以为我会感恩戴德的感谢你,感谢你让我免去了被挫骨扬灰的命运,感谢你在关键的时候不嫌弃我的与我相认,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还真是可惜,让你失望了,我很奇怪,你究竟是凭着哪一点确定我是需要你的帮助?你不觉得你的行为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可那时我若是再不说出来,你就……。”

“就如何?”姚云瑶一脸的冷漠。“即使是被挫骨扬灰,我也不需要你的帮助,你能不能够安静的呆在你的延和宫内,没有事情就不要出来了。

实在闷得慌就去念念你的佛经,不要总是自作多情的做一些让人反感的事情,听明白了吗?”

“云儿!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母亲说话!”

一番话,让本就不知如何面对她的容太妃脸色越发的难看,却不想,一个略带愤怒的声音响起,似是为容太妃打抱不平。

“芸芸……”

容太妃的眼神充满了无助,只能够柔柔的看着迎面走过来的姚芸芸,却不知,正是这一眼神,让姚云瑶的神情黯淡了一分,原先的那一丝不忍愣是被直直的压下去。

最终,她只能够看着这两个感情颇深的母女执手相看泪眼,而她却是孤零零的站在一旁,也许,这便是她的命吧,这辈子,即使是找到了自己的母亲,也无缘亲近,当下只能够用摆摆手,用冰冷的面具掩盖自己的脆弱。

“若是无事,本宫就不送了。”她是真的累了,不想要再多说一句话了,却不想,这样的神情在别人看来是带着浓浓的排斥,于是,姚芸芸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云儿,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母亲之前不论是做过什么错事,你也不能够这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伤人,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呢?”听到姚芸芸的指责,姚云瑶有些好笑,以前?以前的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两年,她最讨厌的便是回忆了,现在竟然有人和自己谈论以前。

“你……”

姚芸芸有些气结,眼里满是对姚云瑶的失望。

“姐姐若是要教训云儿,那云儿听着就是,但姐姐若是教训完了,便可以离开了,云儿想要休息一会儿。”

“姚云瑶!”

头一次,姚芸芸连名带姓的叫着姚云瑶,这感觉,还真是有些奇特。

“芸芸,云儿定是累了,我们先离开,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容太妃看着姚芸芸要发怒的征兆和姚云瑶冷冷的模样,心中更是万分不安,只能够拉着姚芸芸离开,而这一幕,看在姚云瑶的眼中却是那样的讽刺。

利落的转身,不再看那两人一眼,她怕她会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所以只能够克制着自己,只要她不看不听就不会难受,就这样就好。

就让她一个人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舔着伤口好了,就让她做那个恶人好了,就让她一个人呆着,没有任何人,也不需要任何人。

拉开被子,姚云瑶缓缓躺下,脸上挂满了泪花却什么都恍若不知般,只是静静的躺着,许久,轻微的抽泣声放才想起。

而后,一声无奈的叹息声在背后响起,李云辉看着那瘦弱的身形,心里充满了无奈,缓缓朝着那轻轻颤抖的人儿走去,眼底的疼惜却是怎么也遮不住的。

掀开被子,而后小心翼翼的将纤细的身子拥入怀中,怀中的人一个转身,便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身,而后他便浅浅的笑了。

“可不可以,将一切的事情都放下,就这样让我抱一会儿,只要一会儿……”

这么说着,姚云瑶却是紧紧的拥住了他,让他无声的笑。

“好。”

简单的字眼,却是让她的心莫名的放松,两人贴的那般的近,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姚云瑶竟是有种想要哭的感觉。

“我是不是很绝情?”

“你说呢?”话毕,便在她的额上落下一个吻,声音带着一丝沉重。“从你第一次推开我的时候我便知道了,你这个女人绝情的时候绝对就是一把利刃,

任来者有多么厚的防护都得被你狠狠的割开,所以,下次不要问这个问题了,很傻。”

下一秒,胸前被被两排利齿狠狠的咬下,让他立马倒吸一口气。

“不许取笑我。”

姚云瑶任性的说道,声音还带着一丝哭腔,让李云辉的心无端的软上了几分。

“好。”

听着她的声音,感受着她的气息,李云辉的嘴角泛出一抹笑意。

“我不是故意的。”

半响,姚云瑶方才闷闷的说道,让李云辉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

他以为她说的是方才容太妃的事情,却不想,姚云瑶说的竟是……

“我以为你父皇会跟姚白凤说清楚事情,然后……”

然后,然后便没有然后了,她失策了,很多事情,你只能够预测的了开头,却是无法主导它的过程。

“我相信。”

是的,他相信她,只要是她说的,什么他都信,就是这般的无条件,打心底里,他便认为姚云瑶是不是一个未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更加相信她不会在明知道那是自己的父皇情况下还做出那般伤害他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知道是一回事,无法释然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现在若是让他还像从前一般对待她,是完全不可能的,他做不到没有隔阂,那是他的父亲啊,或许他需要时间,也许是一个两个月,也许是一两年,

但是眼下,他最缺的也恰恰是时间,所以,他只能够在矛盾与克制中度过,因为明白那种感受,便自私的让她也跟随者他一同难受。

但是有些事情,他想必须要告诉她。

“那句老话,子欲孝而亲不在,希望你能够明白。”

只此一句,却是让她越发拥住了他,彼时,两人皆没有想到,距离这一天竟会来的那般的快,快的让人不可思议,只是那个时候,他们又会是哪一种做法呢?

这一刻,两人心中的想法竟是出奇的一致,他的心中满是对她的担忧,她的心里满是对自己心境的担忧,两人就这般相拥着,没有任何的言语,却是胜过千言万语。

延和宫。

“娘亲,你不要伤心,云儿她只是一时的气话,从小到大她都是这般的,越是在意的人,她越是不敢靠近,越是喜欢的东西便越是不敢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