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豪门> 危险关系:霍少别动我
危险关系:霍少别动我已完结

危险关系:霍少别动我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标签:豪门,沉浮,夜色主角:陶羡鱼,霍司捷

小说主人公是陶羡鱼,霍司捷的小说是《危险关系:霍少别动我》,本小说的作者是危险关系:霍少别动我所编写的豪门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了门口。“陶羡羡,你这是在邀请我?”他呼吸凝重,带着一股低沉的磁性。陶羡鱼瞪大眼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眼中都是震惊和……恐惧。霍司捷现在的反应,陶羡鱼很清楚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他为什么突然间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陶羡鱼的礼服是露背装,温热的后背皮肤贴上冰凉的镜面,立刻起了起身鸡皮疙瘩,不过,现在更让她紧张的是眼前的唐印。

“放开……放开我……”

她拧着眉头,咬牙憋足了力气挣扎,可很快就看清现实。

她太弱了,根本挣扎不开。

不管是霍司捷还是唐印,亦或者是秦让,她都挣扎不开。

索性,也不挣扎了。

“这里……是女卫生间。”她艰难开口,提醒唐印。

唐印低头看她,身体故意压向她,唇畔勾起邪魅的笑容。

“怎么,你这是在担心我?”

担心他?并不!

陶羡鱼只是担心他被人发现之后自己会陷入更悲惨的境地,毕竟,她是以霍司捷未婚妻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刚才和秦让闹一场,霍司捷那张阴沉的脸已经让她紧张不已了,现在若被人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卫生间以这样暧昧的姿势,那不是死路一条?

更何况,他还是个逃犯!

她咬着嘴唇没说话,只是满脸紧张的看着唐印。

她不说话,唐印伸手勾起她的下巴,“你身边倒是不缺热闹,在哪儿都能被人围上!”

嘲讽的语气丝毫不掩饰,他盯着陶羡鱼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怒意在涌动。

为什么怒?他也不知道。

陶羡鱼被迫抬起头,她往后缩了缩,可身后的径自已经贴在了后背,没有退后的余地,终于放弃了挣扎。

“我并没有招惹任何人。”

她嗓音依旧沙哑,声音不好听,却是一句完整的话。

“呵,真是蠢的可以!霍司捷带你来这样的场合,明显是要给你难堪,让你出丑,你以为你不招惹别人就能相安无事?”

唐印的目光冷了几分,手指微微用力,疼得陶羡鱼立刻皱紧了眉头。

“那你以为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她感觉自己的下巴要被捏碎了,可疼痛传来,冲散了紧张感,此刻,她看着唐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目光之中带着几分倔强。

她现在连自由都没有,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

霍司捷让她来参加宴会,她就得依照他的要求,穿戴好跟过来,他让她学狗叫,她就得叫!

她咬着嘴唇强行压眼底氤氲的湿气,满腔怨气委屈无处发泄,只能自己生生咽回去。

唐印看着他,脸上的表情逐渐凝滞,心口好像被什么堵住,有种闷闷的感觉。

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

砰砰砰——

“陶羡羡,我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

这时,卫生间外面传来霍司捷不耐烦的声音。

陶羡鱼浑身一僵,紧接着反应过来,一把将唐印推开,快步往外走,临出门前,还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眼泪。

唐印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陶羡鱼仓皇而逃的背影,眼底寒意散开。

“好了!”

陶羡鱼急慌慌从卫生间出来,转手又关上了门。

霍司捷冷着一张脸,正要开口教训,却看到她红了的眼眶,不由得一怔。

“你哭什么?”

他声音低沉,不知怎么,心情更不好了,下意识以为她在卫生间又被人欺负,推门就要进去。

陶羡鱼吓了一跳,顾不上害怕,一把抓住霍司捷的手。

“我没事,画眼线弄到眼睛,我们走吧!”

她死死的抓着霍司捷的胳膊,慌乱之中,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整个人贴在了他的手臂上。

手臂传来柔软的触感让霍司捷僵了一下,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涌起。

陶羡鱼很瘦,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的身材很好,该细的地方细,该突出的地方也丝毫不委婉,加上这张五官精致娇媚的脸,很容易就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渴望。

而此刻,她的柔软正紧紧的贴在他身上,温热的触碰让他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滑动一下,下一秒,伸手勾住她的纤腰,将人压在了门口。

“陶羡羡,你这是在邀请我?”他呼吸凝重,带着一股低沉的磁性。

陶羡鱼瞪大眼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眼中都是震惊和……恐惧。

霍司捷现在的反应,陶羡鱼很清楚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他为什么突然间这样?

他不是恨自己,厌恶自己吗?

陶羡羡挣扎了一下,立刻感觉到他贴着自己的身体有了变化,顿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霍司捷看着她躲闪的模样,内心涌起一阵征服欲,揽着她的手臂用力,将她箍在怀里,低下头凑近。

“别,别这样……”陶羡鱼闭着眼睛不敢看她,浑身颤抖不已。

霍司捷继续凑近,薄唇就要贴上她的皮肤,突然间,他似乎想起什么,停了下来,用力的晃了晃头。

等意识清醒一些,他睁开眼睛就看到陶羡鱼紧紧闭着眼睛,五官痛苦的拧在一起。

她就这么不愿意?

是啊,她不愿意,因为他这个未婚夫并不是她心里那个人!

霍司捷松开手,往后退一步,嘲讽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你跟霍斯礼在一起的时候,也会这样抗拒?”

霍斯礼?

陶羡鱼茫然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然而,她的茫然看在霍司捷眼中,却是被戳中秘密的心虚,一时间,他的脸黑了个彻底。

“就算你不甘心,你依旧是我的未婚妻,这辈子,你们都休想!”

说完,他怒气冲冲的朝楼下走去。

陶羡鱼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紧忙跟过去。

到了宴会厅,众人已经入座,宴会已经就要开始了。

虽说是接风宴,但对于秦家来说,是趁着这个宴会将秦让介绍给众人,倒是更多了几分发布会的感觉。

接下来的流程,来宾带着女伴在后面的背景板上签字,然后与秦让相互认识一下。

霍家与秦家在锦西城的生意各自占据半边天,有竞争也有商业合作,霍司捷在来宾之中自然是最有分量的。

开场白结束后,第一个上来签名的就是霍司捷和陶羡鱼。

听到主持人的邀请,陶羡鱼紧忙跟着霍司捷准备上抬,可就在她站起身的一瞬间,就听“刺啦”一声,黑色的礼服竟然从大腿处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