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田园有点甜
田园有点甜已完结

田园有点甜

来源:追书云作者:清梦标签:穿越,重生,狗血主角:谢安,雁贺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田园有点甜》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清梦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田园有点甜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不行。她把棍子一挥,大声叫道:“救命!有人非礼我!” 这里离河边不远,她这一声喊出,有婆子听到便扔下手中的衣服便冲了过来,嘴里还大声嚷嚷着:“人在哪儿?” 马老三吓得不行,也顾不得棍子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贺绍知道她这两日极少出门,又有心卖弄自己的本事,带着谢安雁四处走,等傍晚回家的时候居然也是打了满满一筐的野物。

看见两人回来,王婆子的脸瞬间就黑下来了,怒气冲冲的就准备过来揪贺绍的耳朵:“你还敢带她出门?”

贺绍疼得直叫唤却不敢反抗,苦着脸说道:“这不是看她一个人在家中发闷才想到的吗,总是把人家在家里关着才会想跑呢......”

王婆子气得浑身发抖,直念叨他的不懂事。

一边站着的贺秀姑娘也是板了着张小脸,剜了眼谢安雁就跑回自己房间,看样子对自己的成见是更大了。

谢安雁倒也不在意这些事,折腾完这些事情随便吃了口饭便回房休息下了。

原本想的是碍于王婆子的面上,她应该不会有机会再出门了,索性放下心来不去多想,既来之则安之好了。

然而让她没有料到的是,没过几日贺绍便再次带她出了门。

这次是河边。

村子的地理位置极好,依山傍水。

谢安雁看着清澈的河水不禁玩心大起,也顾不得在一边忙着设置渔网的贺绍了。

贺绍喊了她几次,只得是摇头,“你在这里玩罢,注意些安全就好了。”

河边人向来不少,村中婆子早就知道贺家娶了个新媳妇回来。

如今初见面,便有好事的婆子缠上来了,七嘴八舌的围绕在一块儿打量着她,碎碎念叨。

“你那个夫君怎么样?我听说他这都跑了三个老婆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你同小姑娘说这些做什么!”有人听不下去了,有些责备的看向她。

那人撇嘴:“有什么,既然买了做童养媳的,肯定是住到一起了。”

她们说的话是越说越不堪入耳,索性是凑在一起窸窸窣窣笑起来了,反而是把谢安雁扔到一旁。

谢安雁拍了拍水面,翻了个白眼,她才不想因为这些碎嘴的婆子坏了心情呢!

她眼睛一转,趁着众人不注意便向着河边树林跑去。

因着跑的急,没有看路,结果就是一头撞在了别人的身上。

“抱歉抱歉。”谢安雁揉着额头连声念叨。

“你没长眼睛吗!”一道男声怒喝出来。

谢安雁抬头,看见个油头粉面的书生,脸上狰狞的神色让人看起来颇为不舒服。

为了她生活的更方便些,前段时日贺绍给她讲了不少村中的事情,而这位叫做马老三的书生便是最为有名的地痞流氓之一。

她不愿意惹事,放软了声音再次道歉后便准备往外走。

“你躲什么,撞了人就想走?”没有想到的是马老三不依不饶,步步紧逼了过来,语气突然下流起来:“要不用你来赔?”

谢安雁心中一阵烦躁,脚下更快,只期待贺绍能早些干完活儿过来找自己。

两个人一个躲一个追,马老三到底是男人体力更好些。

没有过了多久,谢安雁就被他逼到死角,眼看着人就要凑过来。

她看见地上正好有掉下来的树枝,此刻也顾不得别的了,随手就抄起条树枝,冲着人怒喝:“你别过来!”

马老三胆怯的看了眼她手中的棍子,脚下不自觉的就往后退了两步。

等看到少女明艳动人的脸庞,他又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涎着脸往前凑:“好妹妹,你家那个那么凶,你真希望跟着他?”

谢安雁被他这幅嘴脸恶心的不行。她把棍子一挥,大声叫道:“救命!有人非礼我!”

这里离河边不远,她这一声喊出,有婆子听到便扔下手中的衣服便冲了过来,嘴里还大声嚷嚷着:“人在哪儿?”

马老三吓得不行,也顾不得棍子了,一把捂住她的嘴:“你叫什么!”

谢安雁奋力挣扎,一脚踹在他身上。

马老三体弱,居然是被她踹得退后两步,指着她大叫:“你居然敢踹我!”

谢安雁拿着棍子冷笑,“我还敢打你呢!”

三言两语的时间内,河边的女人们也赶了过来,刚过来就听见声音最大的女人嚷嚷起来:“马老三,你又调戏人家小姑娘了?你也不害臊!”

马老三脸涨得通红,恼恨的瞪着谢安雁,不要脸的说道:“我哪里调戏了?是她先勾引的我!”

众人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一点也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谢安雁见人都来了,提着的心也放下来,看着马老三冷笑:“我一个有夫之妇干什么勾引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众人嬉笑的声音愈发大了,这出戏当真是精彩啊。

马老三愤怒的瞪着谢安雁,指着她半天说不出来话。

看着这样子,周围的人有什么不清楚的,看向他的眼神是愈发的鄙夷了。

马老三猛的一跺脚,指着她大叫:“你看不上你家汉子还装什么,方才往我身上靠的时候你怎么想的?”

周围议论的声音顿时一停,有些狐疑的看向了谢安雁。

谢安雁心中咯噔一声,脸上表情丝毫不变,正色道:“那你为什么不说是你专门堵在我前面,趁着我没注意正好碰过来?”

马老三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谢安雁没有想到自己随口这么一说,居然是恰好说中事实,登时被恶心的说不出来话。

周围的人却是习以为常,指着他嘻嘻哈哈笑闹起来。

马老三愈发恼怒,恨不得扑上来吃她的肉。

“说啥呢这么高兴?”正在众人说笑间,一道男声插了进来,正是刚好回来的贺绍。

看见是他,其他村人到底是对他有些畏惧,讪笑着便向河边走去。

马老三得了机会立刻大骂起来:“你这贱妇!勾引我不说还要倒打一耙说我调戏你了?你看不上你家汉子也别拉扯上我!”

谢安雁看着已经离开的众人,心说这可真是恶人先告状。

再看贺绍果然是脸色更加黑了,虎着一张脸看着他。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他沉声道。

马老三更加洋洋得意:“我说你赶紧休了你家那个贱妇……”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迎面而来的拳头吓了一跳,然而贺绍动作极快,根本就不给他躲避的机会,拉扯着他的衣领拳头狠狠的就砸到了他脸上,登时砸出乌黑一片。

饶是贺绍脾气那么好,也是忍不住要生气:“说这话之前你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模样,我的媳妇儿是你能碰的吗?”

马老三为人细皮嫩肉的,贺绍一拳头下去他便哎呦叫出声来,毫无风度的捂着脸骂骂咧咧。

贺绍冷笑,把人往地上狠狠一丢,揽着谢安雁扬长而去,气得马老三在后面直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