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凤凰涅槃:上神,请自重
凤凰涅槃:上神,请自重已完结

凤凰涅槃:上神,请自重

来源:奇热作者:墨行一标签:言情,古代,网络主角:啊瑶,辞阙

主角叫啊瑶,辞阙的小说叫做《凤凰涅槃:上神,请自重》,是作者墨行一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里是哪儿?”我看的有些出神,又随口问了一句。他转过脸,同我说道:“东镜。”我和他四目相对了很久,久到我觉得时间好似停了下来。“小瑶。”他忽然的开口道。完了,昨天那种感觉一下子又回来了。我忽然地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早早的我便起床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本来很想穿一件好看一点的衣服,然而并没有。我出门时还没看见寻聿来找我,却不巧的是遇见了踏着晨露回来的苍何。他一脸的轻松,神清气爽的看着我。

“天尊,可否帮我个小忙?”我拦住他,神色忸怩。

他打量了一下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深不可测的哦了一声,大手一挥,给我换了一身的妆容。

“?”我懵了一下,往身上瞧了瞧。

白衣,一身的白衣。以前我从不喜穿什么白衣,老觉得这样会让我看起来十分的不解人情。如今这么看着,竟是有些好看。

“如今你打扮起来,还是很好看的。花容月貌,沉鱼落雁。”他冷不丁的冒出两个我从未在他嘴巴里面听过的词语。

“你这话说的,好像真那么好看似的。”我转了一个圈,开心的朝他笑了笑。

“有些精神还是件好事的,你看起来就像个小姑娘似的。”他赞许的点了点头。目光也忽然从我身上越到我身后去。我知道,寻聿一定是来了。

“走吧。”我往身后看去。他也是身着一身的白衣,看上去,就好像是不染凡尘的神仙一样。他原身是株寻木,我是知道的。但是他根本就不像是株寻木那样,反而更像是天界那些不染俗世的神仙一样。

“我们去哪儿?”我第一次穿着白衣,注意力也没有放到其他的地方,时而摸摸袖子,或者又摸摸领子。当真感觉像是高雅的仙者一样。我想到以前我与小白的那些经历,是从来不会有穿白衣装高雅的想法的,成天就是欺负别人,对于现在这种情况,以前也是从来没有料到的。

“去了就知道了。”他淡淡的说。

我们是一路驾着风的。

这忽然让我想起了我坐在小白身上,走边了四泽的场景。我有了小白后,便再也没有驾过风了。心下也难免会生出一丝的害怕。但是又不敢去抓着寻聿,东倾西斜的。

寻聿见我落后了一截,一往回看,便看见我正小心翼翼的驾着风,忽然叹了口气,在原地等了一下我。等我过来后便自然的拉着我与他一起同行。

我心忽然就不受控制的狂跳,那种喜悦感一下子便在我全身蔓延开来。我害羞的低着头,心里面确忍不住的咒骂自己实在是没有出息,太没有出息了!今天这样,也绝对是报应啊!

我抬眼偷偷的去看他,大概他是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表情也毫无任何的变化。我又看着他握着我的手,指尖凉凉的,掌心却是热热的,好舒服,也很享受。

约莫过了一阵子,我们便到了目的地。我起初还未觉得有什么可看的地方,不料等我们走到了山丘的尽头,才有一个使我讶然的世界。不仅仅是花,漫天的花飞舞着不说,拢着的是一个碧色的湖,这种震撼的美是无法形容的。这湖幽深极了,我挣开他的手,往湖那边跑去,人忽然显得渺小极了,身旁簇拥着一朵朵的花,那些花异常的艳丽和芬芳,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空气里弥漫着的,是一种无法言语的香味。这地方似乎是与世隔绝,只有一些小动物在此寻觅着食物,又或许同我一样发现了这么个美妙的地方不愿离去。

湖的一侧有些石块,我兴奋的跑到那也不顾形象的脱下了鞋袜。其实我已经忘记了有寻聿在我身侧。我毫无顾忌的就做了一些令我后悔的事情。当我把脚伸进冰凉的湖水的时候,我甚至能够感受道这股不寒却发凉的气猛然间冲上了我。

好舒服!

我嘤咛了一声。在我生病的这段时间里,我无法感受到这样痛快且又强烈舒适感。床把我囚禁了起来,让我没办法去享受一些很美好的东西,比如现在,此时此刻我做的这件事。我心满意足的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寻聿,兴奋的朝他招了招手,又忽然意识到了我此刻正很不雅的脱了鞋袜。

有点窘迫,大概他也觉得我并不是一个优雅的女人了吧。我叹了一口气,乖乖的坐着。

“喜欢吗?”他走过来,坐在了我身旁。

“喜欢。这个地方,你是如何发现的?”我问道,这里太美了,却很隐蔽。

“偶然看到的。”一阵风吹了过来,凉凉的,将一池平静的湖水给吹皱了,我望着他,看着他的发丝也微微扬了起来,那画面很平静,很让人心动。

“这里是哪儿?”我看的有些出神,又随口问了一句。他转过脸,同我说道:“东镜。”

我和他四目相对了很久,久到我觉得时间好似停了下来。

“小瑶。”他忽然的开口道。

完了,昨天那种感觉一下子又回来了。我忽然地下了头,莫名其妙的感到一些紧张。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紧张感。

“你……”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想如何开口。

“你说吧,我听着。”我猜他大约是感受到了我对他的情意,他怕是要拒绝我了。我暗戳戳的生出一些悲伤,又不知怎么的,这些悲伤被我压得死死的。我是真不愿意让他看见难过的样子。

“你愿意同我成亲么?我会对你好的。”他的话轻轻的,像风一样。

“啊?你重新说一次。”我惊讶到不行,我想我是没有听错的,他说他要同我成亲。他说他希望我嫁给他,他说他会对我好的。

“你愿意同我成亲么?我会对你好的。”他耐心的和我又重新说了一次,唇角挂着浅浅的笑容。我形容不出此刻我的感受,那种兴奋之感我后来却是再也没有了。我猛然间觉得认识他,喜欢上他这一件件事情发生的很奇妙,也很愉悦,甚至是让我觉得命运如此的不可思议。

我听见微风徐徐的吹来,也听见自己说了一句:“好。”

说出来可能不信,我第一反应以为他是被什么东西给迷惑住了。左瞧瞧右看看后才真的确认了他是真的在同我说。

那时我是世间最傻的女子,被爱情蛊惑住了双眼。以致于我无法看清其实我这条路走的过于顺畅,其中的阴谋暗险,都被当时的我忽略了。我只想着与寻聿好好的在一起,救活梓鸢后,我便带着他去啊爹啊娘那,以求生生世世。

我好几天里都沉浸在忽然而来的幸福感中。我无法想象的是我爱极了他。

苍何天尊回来的那天,我还没有从那日寻聿与我说的那些话里跳出来,还是沉浸在满满的幸福感里。我甚至那几天不敢害羞的看他,想着不久以后,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将是我唯一的夫君,生生世世。

苍何天尊大约是料到了什么,偷偷的问我是不是和寻聿发生了什么事。我满脸通红,一下子不知道改怎么接他的话。他本就经晓风花雪月之事,看到我不一般的表情,一下子便猜到了。

“寻聿他同你说要和你成亲是么?”苍何天尊一副我就知道的嘴脸。

我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就被满怀的开心所取代。“是啊,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笑着。

“这不难猜啊,郎有情妾有意,在一起天经地义啊。”他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很厉害。

我没做过多的停留,直奔寻聿的房间去了。我得和他商量我与他的婚期。

“寻聿!”我在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想到以后我要改口叫他夫君的时候,心下又是一阵害羞。

他没来开门,也未曾听见有什么脚步声,我又试探的叫了两句。可是依旧没有人回答。于是我直接推门而入了。

房间没有人。

却充满了他的气息。我猛的嗅了嗅,安静的坐在了椅子上。他的房间向来有一种异香。从前我经过他的房间时就问过他。他想了很久才同我说这是寻木身上天生带着的香气。这些香气能够使人迷失心智,但因为苍何在抓我的时候在我的身上下了一种咒,才未曾使这些香气迷惑住我。

我一直觉得这香气很熟,但又不曾想起在哪儿问闻过,所以一直也没管什么。如今闻到这股沁人心脾的味道,让我觉得十分的安心,甚至于像是躺在他怀里那般。

我趴在圆桌上,时间静悄悄的流逝,夕阳的余晖打向圆桌,整个房间里是温温的暖色。一不小心困意便袭向我,很困,可是我却还是想要等寻聿回来。

我好像是做了一场梦。

梦见我同寻聿成亲了,梦里来了好多好多人。苍何天尊一边兴奋的看着我穿着华美的红服,而我却非常的难过,那种难过并不是被迫嫁的难过,而是一种绝望的恐惧感,非常非常的清晰。我又看见了啊爹啊娘,啊娘愤怒的看着苍何天尊,啊爹则是剑指寻聿。一场欢庆的典礼,成了一场满目杀戮的战场……我没有哭,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寻聿,看着寻聿同我啊爹交手,看着啊娘同苍何天尊交手。

“你负了我……你负了我……”我唯一听到的一句话,能够清晰的听见我自己在说,是沉重的失落感,一场玩笑似的悲剧。

“小瑶?小瑶?”是我熟悉且又觉得温暖的声音。是寻聿!

是寻聿。

我喜欢的那个翩翩少年,那个目光淡漠,我却能入他眼的少年。那个唤我小瑶的少年……

死在了我的手中。

“寻聿!”我猛的睁开眼,看见自己正躺在床上,是寻聿的床。我没有多想,马上起身穿了鞋要冲出去找寻聿。

未曾想到寻聿正巧就进来了。

我看着他的脸,心中有着莫大的痛苦与哀伤,上前抱住了他。我能感到他的身体微微一僵。是的,他的身体散发着寻木的香味,我能感受到他的措愕。

“我,我做了噩梦……寻聿我怕……”我恨自己的脆弱,恨自己在他面前如此的脆弱。

他缓了缓,带着温度的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

“不怕,我在这。我在这……”他温柔的安抚我,我虽知道梦中的场景根本不会发生,但是我还是无法释怀,太真实了。我甚至能闻到寻聿的血的味道。

过了好一阵子我也没放开他。他也一直温柔轻声的安抚着我。我埋在他的胸膛,贪恋着他的怀抱。

“寻聿,无论发生什么,你能不能别负我……”我声音有些颤抖。

他忽然没声了,问我:“你做了什么噩梦,让你怕成这样?”

“我梦见……我梦见……”我最后还是没说,只是又重复额一遍刚才我的话。

夜深了,四周静悄悄的,我听见他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同我说:“不会,寻聿此生绝不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