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都市至尊邪少
都市至尊邪少已完结

都市至尊邪少

来源:奇热作者:老三标签:都市,至尊,潜规则主角:张破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都市至尊邪少》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老三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都市至尊邪少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随便便送过来,看着架势,好像随时都能够发生。上一次的楚海棠,这一次直接来了两个硬茬子,这任务确实有点难度啊。“张破,怎么办?六叔、六叔他会不会有危险。”这会,大小姐彻底没了往日的冷静,紧张的不得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本来稍微有点改观的印象立刻又恢复原样。

还加了一个厚颜无耻。

绝对是这家伙死乞白赖的跟自己老爸哭着求着的,不然怎么会叫他这么一个外人,“六叔,你是不是听错了。”

“大小姐,我耳朵还好的。”阿六很是不解风情,南宫薇一脸不情不愿,让张破坐在副驾驶上,“张破,没我的允许,你不许朝后看。”

六叔在一边压低声音,“小破,大小姐性格就是这样,本心不坏的。”

张破自然不会和南宫薇计较,笑着点头,“六叔放心,我还不至于跟大小姐计较这些。”

点点头,阿六直接开车。

稳重,内敛,高手。

这是阿六给张破的感觉,唯独有些可惜的是好像不太解风情啊,还有些呆板。不过这样的人,也确实适合当南宫仆射的保镖。

张破老神在在的想着事情,透过后视镜,后排的大小姐确实挺好看的,此刻正靠在椅子上,闭着双眼浅寐。

刺啦一声,老六突然一个急刹车,直接将张破给拉回现实。

三岔路口,一辆大卡车突然窜了出来,要不是阿六车技精湛反应果然,恐怕这一下子就要钻到卡车肚子下面,后果显而易见。

大小姐被吓了一跳,面色微白,“六叔,怎么回事?”

“大小姐,没事。”阿六神情不变,摁了几下喇叭,大货车司机也吓傻了一样,木木的点了点头。

“小心。”凭着生死直觉,张破突然察觉到一丝危机。至于危机的根源,正是货车司机。

话音刚落,眼神木木的司机,突然掏出一把枪来,很直接的朝着小轿车的驾驶室开了一枪。这辆车是南宫仆射专车,属于特制车,玻璃都是加厚的防弹玻璃。但任何防弹玻璃,也禁不住密集的子弹在同一个角度射击,至少,张破就有把握在八秒内打破。很显然,货车司机也属于这一类高手,十秒时间,直接击穿防弹玻璃,好在张破提醒加上阿六本身反应能力,及时让开,并没伤到人,饶是如此,南宫薇的尖叫声差点让两位纯爷们耳膜碎裂。

紧接着,又是一辆货车从后面撞过来,轰的一声,直接将奥迪车给撞进了前面卡车上,前后夹击,尽管车子是特制的,也有些变形。

对方绝对是有准备来的。

张破脑海中飞速转动,而阿六已经从怀中掏出一把枪,面沉似水,“小破,大小姐交个你了,我下去吸引火力,你伺机开车离开。”

不等张破开口,阿六已经撞开车门,一个翻身直接到了马路边上,躲在大树之后,一阵点射,火力压制得卡车司机没办法冒头。

无论是反应能力还是判断能力,阿六绝对属于顶尖一筹。张破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如果换做自己,恐怕也只能这样做,一个人吸引火力,另外一个人乘机带人离开。

可惜的是,对方不止安排了一个杀手,而是两个,所以阿六能不能逃得出去,就看命了。

难怪三百万随随便便送过来,看着架势,好像随时都能够发生。上一次的楚海棠,这一次直接来了两个硬茬子,这任务确实有点难度啊。

“张破,怎么办?六叔、六叔他会不会有危险。”这会,大小姐彻底没了往日的冷静,紧张的不得了,应该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个时候还关心阿六,看得出大小姐的本心确实是不坏的。

“放心,有我在,他们不会伤到你。”英雄救美的情况不太容易遇得到,何况是这种货真价实的枪战场面?张破突然涌起一阵子英雄气概,难得煽情一句,“至少,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

大小姐痴痴看着张破,紧张到不行的情绪总算有些稳定下来。这家伙,不知道为什么,还真让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信任,仿佛,他信得过。

尽管,有些坏坏的,还无耻的看了自己的那些地方。

张破心中略微得意啊,刚刚打着火,结果立刻又熄火了,双手举起来。

“张破,你干嘛?”南宫薇愣了一下。

结果下一刻面色惨白。

七八把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张破,也就意味着七八个人堵在了车外。

这样的阵容,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根本没办法打啊。

“擦,老大,这里面除了那小妞,还有个小子,要不要直接干掉?”

“等一等,先搞清楚这小子的身份,万一也是条大鱼,说不准还能意外捞一笔。”偷偷模样的蒙面大汉粗绳粗气,“小子,你和车内那小妞是什么关系?”

听着口气,怎么有点绑匪的感觉。

张破脱口而出,“几位大爷,我是她表哥。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南宫薇同时紧张道,“他、他是我男朋友。”

说完这话,南宫薇整个人脸红如牡丹,说不出的雍容动人。

张破陡然心一跳,愣愣的看着南宫薇。

这···是自己耳朵听错了?

“擦,什么乱七八糟的。有是表哥又是男朋友的,你们特么的在逗老子么?”

“老大,说不定这两人是表亲,表亲懂么?就是表兄表妹做亲事,以前我们老家也有这种风俗,我堂哥和堂嫂就是表亲。”

“这位兄弟说的对,我就是她表哥,兼男朋友。”张破也大蛇上棍道。

“滚开。”绑匪头头一巴掌拍开挡前面的小弟,“管他是男朋友还是表哥的,一起绑了带走。”

“你们想干什么。”南宫薇紧张啊,“张破,你到时说句话啊。”

南宫薇毕竟是个女孩子,这么一番经历让她心灵很少憔悴,唯一的希望,全部落在了张破身上。

张破刚刚一动,几把枪立刻顶过来,“别瞎乱动,不然管你是谁,一枪蹦了。”

张破怂怂一笑,“几位哥说笑了,你们爱咋的咋的,我和她也不怎熟悉,就是家里安排的,其实我挺反感她,你们乐意绑了她,放我走行不行?”

南宫薇脸更白了,“张破,你无耻,你不要脸。你刚刚还说过要保护我,不会留下我一个人的。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子。”

配着哭腔,绝对的泫然欲泣,人见尤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