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紫玉缘
紫玉缘已完结

紫玉缘

来源:微阅云作者:筱竹子标签:玄幻,种田,推理主角:方琮,唐靖

《紫玉缘》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小说,作者是筱竹子,主角叫方琮,唐靖,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人告诉我!”方琮浅笑:“两个问题说完了,我们先进去吧,前些时候我已经和住持打过招呼,咱们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和庙里的人安葬了水容再回去。我的体力也大不如前了,走一点山路浑身都痛,我去寮房里坐一会儿,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色不想招惹麻烦,本想悄悄避进内室,奈何这位九爷是个眼尖的主儿,她挪一步,他瞥一眼。水色心下好笑:倒像是自己多见不得人似的!当下捧着一盘茶果展颜而出:“小女初来乍到,不知人世,还望九爷恕小女怠慢之罪。这是今晨才送来的新鲜茶果,九爷若能略尝一些就是赏脸了。”

九爷闻言转头看了过来:“真是个会说话的丫头!你们店主呢?”

水色恭敬奉上果盘:“主人身体欠安正在静养,需下月才能亲到店中理事,九爷可是有事吩咐?”

九爷捡了颗蜜果吃下去,拿着巾帕净手:“我听说贵店虽开不久却货路甚广,我有一件想了很久的东西但苦于不得门路,贵店若能有办法,哪怕是些细枝末节的消息也无妨,我会给出丰厚的报酬。”

水色心道:亚城那些店都弄不来的东西,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便是有办法也会说没有,这家店刚开张几个月,谁会想做出头鸟等着挨那些明刀暗箭?可面上少不得笑回:“承蒙九爷看得起小店,能为九爷办事自然是小店的荣耀,但此刻主人不在,小女不敢擅自应承此等大事。亚城素来是藏龙卧虎之地,小店于其中不过是充数,然既九爷厚爱,小店定会效犬马之劳,只要累九爷稍后些时日了。”

九爷手持茶盏漫应一声,神色却冷淡下来,略坐片刻后便起身告辞,水色和伙计一起恭送至门外。水色直觉今日事情繁杂的不对,苏琉会来店里虽然意外但尚在情理之中,这个莫名巧妙地冒出来的所谓九爷的人物又是怎么回事?若是按伙计说的那般了不得,应该不至于做出尾随官家少妇和在店外偷窥的事情,不过只问一声就能立刻走进店里来,倒能说明他不是个藏头露尾畏畏缩缩的小人。水色心中存疑又恐再生别事,遂在店中静候至晚间时分才锁门离开,回到居处后立刻将今日之事告知了方琮。

方琮垂着头想了半天:“这事先放一放,十五那天的事要紧,既然你说了我下月去店中理事,少不得等那时再见分晓。十五日正好店休又逢节,你告诉伙计店休三日,十四日记得把账簿带回来给我瞧。这个庄子咱们住了几个月,差不多的东西也都收拾好了,若以后能找到合适的人随时都可以送进来。”

“是。”

方琮抬头看着她:“今日你除了遇见苏琉和那个九爷,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啊,雪肌丸?按着你的脾性,必定会亲自服侍她吃药,而按着苏琉的脾性,肯定会端出十足的架子压人。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为什么你会不高兴?此刻的苏琉大概刚吃完香丹,正高兴的不得了呢。”

水色自然知道雪肌丸配上香丹会有什么样的效果,不出三日苏琉便会成为冰雕玉琢般的美人,只是她无法再有孕,最多一年便会衰亡,且她的尸骨会迅速萎缩成老妇模样。水色摇头:“我曾经亲眼见过那些服药之人的下场,如今又亲自喂她吃药,自然不会因此难过,主人多虑了。”

方琮浅笑:“那就是为了十五的事情悬心?自我们相识以来,我似乎是第一次只让你准备东西却不告诉你有什么事情吧?你的耐性变差了,回去歇着吧。”

当夜两人各自休息不提。两日后,水色晨起正在更衣时听见屋外似有响动,她系好衣带回身从枕下摸出一把细长的匕首,悄步走至窗边想戳开一点窗纱。方琮在院子里放下锄头直起腰:“我吵醒你了?厨房有素粥和热糕,你先去,我洗了手就来。”

水色摆好碗盘安放羹匙,抬头看见方琮抱着一个裹了布的东西走了进来:“赶紧尝尝味道,如果做得不错,咱们就带些当点心,我连大食盒都拿出来了。”两人说笑着吃完了早饭,水色将留下的糕点装进食盒提着,和方琮一起出门。

庄外路上停着早就预备好的车马,两人上车后方琮就抱着怀里的东西安静地坐着,水色每次想要说话或者动作都被方琮以眼神制止。水色此刻才看清方琮怀里的东西是个很旧的坛子,上面犹有未擦净的土痕,而且车里还有一个挺大的包袱。半个多时辰后车门被打开,方琮抱着坛子先下车,水色拿着东西跟上后惊讶地发现车夫竟然是哑巴,车夫比划着告诉她,方琮已经给了车钱。水色疑惑地转身爬上山道石阶才看见方琮蹙眉抱着坛子站在稍高处等她,她提着东西加快脚步跟上。

城郊的大青山有座香火极旺的月老庙,水色知道方琮不可能带她来求姻缘,因此她极为自然地跟着方琮继续向山顶走,那里还有一座小庙,专门供奉无名死者,每年都有善德人家捐资协助。方琮抱着坛子在庙门前停下:“水色,你先进去和住持打个招呼,把你身上的那些药都给我,我处理一下再进去。”

水色进到庙中,住持正在添香:“方施主果然准时,往生者的骸骨已带来了?小庙会按例做一场法事令逝者安心往生,之后再行安葬。小庙已打扫出几间干净寮房,不知方施主随行几人?”

水色正要答话,方琮便抱着坛子进来:“今日陪我来的二人都是我的侍女,这里站着的是侍女水色,这里睡着的是她姐姐水容。一切就按照之前所言,全权拜托给住持了。”

水色愣愣地看着方琮手里的坛子:“这个,是姐姐的?不是说,不是说,她,她被……让我看一眼吧,求您让我先看一眼吧!姐姐,这是姐姐啊!”

方琮将坛子交给住持,拉住了水色:“佛门净地不可吵闹,我们出去说,不要打扰住持和逝者。你现在看我的眼神和水容临死前威胁我照顾你的那个时候的眼神一模一样,就像是在说,如果我不立刻回答就会杀了我。那么,水色此刻想知道什么?看在水容的份上,我可以破例回答你两个问题。”

水色看着方琮:“姐姐怎么会有骸骨存世?”

方琮点点头:“她为了保护你先是做了药人后来沦为药奴,每日除了服食大量丹药外还要被宫主的灵蛇啃食,她几次求我杀了她。为了抵抗水容体内的药力和宫主的灵蛇,我让她一次服下了二十包香丹,灵蛇因为毒素发狂才将她整个吞下。宫主自然不会在意药奴的下场,但灵蛇却要安葬,宫里没人敢接这样的事,所以我偷着剖开蛇腹,不过因为药效的关系取出来的只有骸骨。那坛子看起来眼熟吧?那时我骗你说是我炼制的药物,让你放在房里藏着。宫里日子难过,我无法时时顾你周全,只好让水容陪在你身边。水容不想让你知道她死得那样凄惨,我就一直没说。如今我们安定下来,也该让她入土为安,她素来好静,我在后山给她选了处地方,虽然不能将她的牌位带回去供奉,但以后我们能常来看她。”

水色记得那个坛子,从北边出来后方琮也让她一路带到了亚城,只是心中存疑:“姐姐她去的时候可还有别的话留下来?”

方琮点点头:“有。”

“是什么话?求主人告诉我!”

方琮浅笑:“两个问题说完了,我们先进去吧,前些时候我已经和住持打过招呼,咱们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和庙里的人安葬了水容再回去。我的体力也大不如前了,走一点山路浑身都痛,我去寮房里坐一会儿,你过去陪陪水容,那包袱里的东西是我给你们准备的,把水容的那份挑出来,明日要用。”

水色知道方琮是刻意避开,但此刻她的心情实在太复杂,一面惦记着姐姐,一面觉得遗憾,一面又觉得自己亏欠方琮太多,同时心里还对很多事颇有疑问……水色深吸了口气,终于想起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外堂,只能提前精神先过去打点。坛子已供奉在大殿佛前,住持和几个僧人正在念经,水色一句都听不懂,满心里都是几乎被遗忘的事情,忍不住泪如雨下,待她解开包袱看时却又忍不住略扬唇角,包袱里放着簇新的衣服鞋袜脂粉首饰珠玉,每一种都是两件,最显眼的还是那两盒首饰。水色打量了半天才低声道:“都是一模一样的,哪里能看出不同来……姐姐,这次我来给你挑,好不好?”

法事已毕,水色在殿前跪坐了一夜并将挑出来的东西包好。次日众人一起安排水容安葬事宜。水色看着住持将骸骨一一检出放进棺木,随后众僧人封棺入土立碑,果真如方琮所言一切都是准备好的,众人忙而不乱,晨曦微露时分一切事宜已经停当。方琮递过一张银票送别众僧,回头看见水色在墓前跪着烧祭品。方琮过去续了些纸钱:“这里只是暂时的安身之处,以后你有了自己的家就能带着姐姐一起过去。等你成为老婆婆的时候还可以让你的孩子送你们姐妹回家乡去,总算是有个陪伴。”

水色看着晨光中飞舞的纸灰笑了:“主人又笨又胆小,身子又弱,偏偏还不会照顾自己,如果没有人在旁边看着,会出事的。主人帮了我们姐妹太多,我一直会留在主人身边照顾您的,就当作是报恩也可以,所以请不要让我走,也别说让我走的话,我现在除了主人,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方琮看着逐渐黯淡下去的火光应了一声:“车马已经到了,带上东西我们下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