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猎婚盛宠:席少请站好
猎婚盛宠:席少请站好连载中

猎婚盛宠:席少请站好

来源:悠书阁作者:香橙橙标签:总裁,灵域,历史主角:尹依,席城俞

新书推荐,《猎婚盛宠:席少请站好》是香橙橙所编写的总裁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尹依,席城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女人背后的墙上砸去!“哐呲!”玻璃杯碎成片如同冰雹四处洒落,坐在沙发上的富家女们都在惊叫中站起身,就连宋清如都惊得傻了眼。这样柔弱不起眼的一个小女人,竟然为了维护席家那个残疾废物做出这种出格的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房间里的氛围依然僵持。

“他都已经半身不遂了,不就是个废物吗?”宋清如讥讽的笑了,笑得放肆。

倏地,尹依从容的站起身,提起桌子上的酒瓶子狠狠朝女人背后的墙上砸去!

“哐呲!”

玻璃杯碎成片如同冰雹四处洒落,坐在沙发上的富家女们都在惊叫中站起身,就连宋清如都惊得傻了眼。

这样柔弱不起眼的一个小女人,竟然为了维护席家那个残疾废物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

尹依望着混乱的场面,胸口剧烈的起伏。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勇气,但听到这个女人说席城俞是废物的时候,她真的如同失控了一样。

趁乱尹依想要离开,宋清如却缓过神来,尖利的声音喊道——

“保安!保安呢!?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给我抓起来!居然敢砸我,今天我就让她毁容!”

几个黑衣大汉朝她走来,尹依顿时惊慌失措,她要怎么办……

恐惧吞噬了她所有的理智,男人们渐渐走近,她攥紧的手心都冒出冷汗,不,她不要毁容……

眼看就要被抓起来,门口突地传来一道不怒自威的磁性嗓音——

“我看谁敢!”

霎时间,所有人都惊得屏住了呼吸,更没有再靠近尹依一步。

是他,是他来了!

尹依惊喜的转头,坐在轮椅上的是那张熟悉英俊的面孔,他紧抿着嘴唇,眸子微眯,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息。

尹依唇角微扬,他来救她了……可下一瞬,席城俞的目光就风轻云淡的从她身上扫过,冷漠的视线略微打量起四周。

“席总!”

“你、你怎么来了?”宋清如下意识的后退几步,神色慌张。

席城俞,这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如果早知道他就在门口,给宋家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口出狂言。

“废物?”席城俞平静的盯着女人,“看来宋家很不屑于跟我这个废物合作,所以从今以后,席氏断掉对宋家所有资金链的扶持。”

三两句话,却几乎让宋氏直接濒临倒闭!

他这样一说,那还有哪家公司还敢跟宋氏合作?

宋清如瞪大眼眸,双腿发软差点站不稳,“不可以!席总!是我愚昧,我现在就给席夫人道歉,给你赔罪!只要不断了跟我爸的合作,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她惶恐的上前抓住席城俞的袖角,眼泪在脸上纵横交错,模样狼狈极了。

“滚。”

席城俞突地甩开她,眸光清冷如斯,他抬眼轻瞥尹依,“回家。”

尹依有些惊愕,望了望包房里窘迫混乱的画面,把手搭在轮椅上推着他走出了夜店,身后依然传来女人的鬼哭狼嚎……

车子里,氛围冰冷。

尹依坐在后座拘谨不已,因为席城俞就坐在她身旁,让她觉得有几分压抑。

“谢谢你。”内心挣扎良久,她才开口打破车里的沉寂。

“你就这么没用吗?”

回应她的是冰冷的嘲讽,心窝似乎被捅了一刀,尹依垂下眼眸。

车子在平稳的行驶,再次陷入沉默。

“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席城俞面若冰霜。

他来这里是为了查清当年车祸的疑点和真相,就因为这个女人的突然闯来,差点误了他的事。

“我来找你。”尹依低声回答。

“有事?”

尹依略有踌躇,她深吸一口气,缓缓问道:“你可以借我五百万吗?”

她没有抱太大希望。即使她们有着夫妻的名分,即使这是尹依第一次向他提出要求。

席城俞突地冷笑一声,“所以说到底,全都是为了这点钱?”

五百万,于席城俞来讲就是一个数字,可对于尹家而言,这五百万兴许就相当于买回一条命。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鸿沟,天壤地别,所以尹依清楚的知道,就算她对这个男人已经产生了异样的情愫,但他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擦出爱情的火花。

尹依咬唇,“是。我父亲真的很需要这笔钱。否则、我妈妈就……”

“滚下去。”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冷漠并夹杂着一丝愠怒的声音就直接打断。

尹依微怔。

“何叔,停车。”席城俞眸子略抬,面如沉水的望着她,“滚下去。”

他再次重复。

尹依的心直接坠入谷底,她琢磨不清这个男人的性子,只能硬着头皮走下车……

“开车。”席城俞命令道。

何叔握着方向盘的手迟疑片刻,“席总,外面在下大雨,夫人身子虚……”

席城俞脸色一凛,“别让我再重复一遍。”

车子继续行驶,席城俞抬眼就瞥到车窗外滂沱大雨中那抹柔弱的背影。

心下一紧,他竟然有了几分不忍心,和担忧……

但有谁担忧他呢?所有人接近他,都是为了名利为了钱!当他刚刚听见尹依奋不顾身在人前维护他的时候,他以为这个女人不一样。

但终究,还是为了钱。

席城俞眸底泛起几分失望,片刻后又敛去……

暴风骤雨依旧肆虐,尹依迈着沉重的步伐行走在雨中,望着那辆迈巴赫疾驰远去的车影,鼻子一酸。

她数不清这是席城俞第几次抛弃她了,不明缘由。

两年前那场没有新郎的婚礼上,也是这样猛烈的暴雨,也是全身湿尽,也是被他抛弃!

急遽的大雨如同一道道鞭子重重的抽在她身上,尹依只觉得浑身冰凉,连同心脏,疼痛入骨……

父亲的债务,婆婆的逼迫以及他的冷漠,都让她感到不堪重负,但她不得不承受一切。

尹依蜷缩起来,在雨里瑟瑟发抖,当她抬起手瞥到腕表显示九点二十时,又缓慢而费力的站起身。

她要在十点之前赶回去给席城俞做康复按摩,医生说过,每天在家坚持按时做按摩,他那双腿才有可能恢复知觉。

拖着乏力的身体,尹依几乎是死撑着走回别墅的,匆忙把湿透的衣服换下后就来到席城俞的卧室。

“迟了两分钟。”

席城俞坐在轮椅上,在书桌前翻阅文件处理工作,话语中不带一丝情感。

“抱歉……”

她音调很低,气息不稳。颤着腿蹲在他身旁,依照着医生教给她的康复手法缓缓按摩,动作娴熟,只是比平时迟钝了些。

“轻了。”

尹依有几分恍惚,摇了摇脑袋极力使自己保持清醒,想要加重力道却感觉根本使不上劲儿,只觉得很冷。

终于,力不可支,眼前一片发黑,她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