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长空之恋
长空之恋连载中

长空之恋

来源:奇热作者:流转虹标签:玄幻,yy,sf主角:

主人公叫长空之恋的小说叫《长空之恋》,本小说的作者是流转虹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是一身法力的人才行。我们要是有这样的本事,早就打得过商伊人了,还搞这个什么阵法干什么。”陆小凯解释道。“什么叫‘高强度的灵气之源’啊?”白野川继续问道。“就是。呃,这么说吧,你要是把整座昆仑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小川在天色已大亮的时候才慢悠悠走回临时的家里,其间还因为被姜琳追着瞎跑了一大截路而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迷路迷了半天才找到方向。

所以他回到家的时候就见到了一个炸毛的白野川。

“你跑到哪去了?你还知道回来啊?”白野川怒吼的声音。

“嗯。我碰上点事情。”陆小凯知道自己理亏,没有跟白野川吵。

“你碰上什么事情了?你不会暴露身份了吧?”白野川一听这话,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连忙问他:“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注意身后?会不会有人跟踪你?”

“你放心吧,我小心的很。只是遇上个同族而已。”然后他就把自己的经历都讲了一遍,当然他巧妙的隐藏起了自己莽撞的差点用气刀杀了人的事情。

“那女孩儿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来路。明明是修道者为什么要练那么厉害的拳脚功夫,年纪也就和小凯差不多大,但是听小凯说,却好像是下山好几年的样子。难道他们狐仙一族下山都早么。”白野川心里一下生出了很多疑问,但是决定先把它们放在一边,先想对付商伊人的办法。

“算了,不管怎么样,你平安回来就好。过来过来,先别睡!帮我看看这写的什么?”白野川一手揪住得了许可就要一头栽在床上的陆小凯,一手把那张阵法图塞在他面前。

一天没睡觉的陆小凯现在脑子昏昏沉沉的,看看那张图,道:“就是一张普通的八卦图啊,你以前应该也有看过吧。这没啥用啊。我先睡一会儿再说吧。”他刚说完又要扑到床上。

白野川再一次捞起了他,道:“你仔细看看,这和那种传统的八卦图不一样的。不用你分析,你就告诉我这上面的字是什么就行。不告诉我就别想睡!”白野川不明白其实他一个有百年以上功力的修道者根本不需要睡眠,却为何这么贪睡。

“好好好。”陆小凯眼看睡觉无望,只好坐了起来,拿过那张图来仔细研究。

“第一凶阵。四象。什么八卦。呃我看不太懂啊。哎呀。别看了没用的。”陆小凯念的坑坑巴巴,直后悔以前不学无术看不懂这些修道者的古文字。最后却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什么就没用了?”白野川不甘心。

“虽然我看不太懂,不过你看这一句,这个阵法要高强度的灵气之源才能发动,必须是一身法力的人才行。我们要是有这样的本事,早就打得过商伊人了,还搞这个什么阵法干什么。”陆小凯解释道。

“什么叫‘高强度的灵气之源’啊?”白野川继续问道。

“就是。呃,这么说吧,你要是把整座昆仑山的灵气都吸到你一个人身上,那你就是个‘灵气之源’。”陆小凯扔下这句话,看白野川一下呆住了,以为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安慰道:“我早说行不通啦。行了,你也别发愁,咱们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了。”说完又一头载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了。这回白野川没有拉他。

自己一个人看了这么长时间的古书,这些书上大都是讲的修练的门道,很少讲对战的方法。虽然照着这些办法修练功力确实可以比以前提高的更快,但这对现在的他来说没有用。他跟商伊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就算是修练的再怎么快,藏得再好,商伊人找到他无非就是一年半载的事情。如果再倒霉一点,可能明天商伊人的手下就会出现在他面前。

他来不及的。

在这么多书里,办法没有找到,他却明白了一个道理:实力才是最重要的。那些对战的方法也许会把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但没有办法能让一个婴儿打得过一个成年人。

要想到时候真的能打得过商伊人,除非真的有一个拥有强大灵气的人帮自己。

只有蓝芝。

但是。让她趟这趟混水,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斗不过商伊人反而连累了她,自己于心何忍?

白野川的脑子重新混沌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距离上海北京万里之遥的青海格尔木。

虽然是冬天,这里已经看不到延伸到地平线的大片嫩黄的油菜花。但蓝天白云照映下,温暖的阳光洒在蜿蜒的公路上,还是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只是此刻走在这样的美景里的两位男士却没有心情欣赏。

杨费广住惯了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本以为像拉萨、那曲这样的偏远城市可能会更自然一点。但是来这里走了一天之后他发现,工业文明并没有放过这些地方,它已经渗透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我说石老弟,你说的那个办法真的有用吗?咱们都查了两个城市了,连一点线索都没有,万一错过哪个犄角旮旯的没看见那男人,前面就都白查了。这不还是大海捞针吗。”杨费广忍不住抱怨。边塞风光他也看过了,也就不新鲜了。但高原反应可是让他好一阵难受,要不是仗着多年修炼有法力根基,他非得和那些凡人一样吐出来不可。

石林心想这才查了两个城市你就开始不耐烦了,当时是谁说查五十个也就是两个月的事儿的?

“大海捞针咱们也得捞啊,谁让商姐是咱们老大呢。”石林敷衍他。

杨费广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伸手挡了挡耀眼的阳光,等到胳膊困了又放下手来。眯起一双桃花眼,似是被阳光晒的睁不开又像是起了什么坏主意,道:“要么。我们还是回去吧?”

“回哪去?回了上海也不知道去哪儿,万一被商姐撞见了咱们不好好找人倒呆在上海偷懒,你还想跟着她混嘛。”石林并没有理解杨费广的意思。

“不是。咱们可以不回上海,找个随便什么舒服的地儿呆着。老在这儿带着我一半儿的灵气都得用来抵抗高原反应了,尤其是这个时候还冷得要我老命。不瞒你说,哥哥我是真不想呆这儿了。”杨费广不像石林那样上次任务已经失利。况且他活得比较潇洒,只要在商伊人手下混着就行了,也没指望商伊人重用自己。所以从来也没想过非要找到那个老男人来立功。

石林听着他的话有些为难。毕竟他的意见自己不能一句也不听。一方面自己也觉得这样大海捞针的找实在太辛苦,找到的概率也不大,说不好最后还是叫别人先发现抢了功。一方面又觉得就这样放弃了这条线,回那边再重新开始找不甘心。想来想去,直到两个人都快走到太阳落山了,他终于拿出了一个主意。

“广哥,我想了想,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行咱们就回去吧。”石林停下脚步说。

杨费广也随着他不走了,一听他同意了自己的想法,开心道:“对嘛,回去多好啊。你听我的,咱们就到什么苏杭啊南京啊这些地方。”

“等等等等。我说咱们回去,可没说直接放下任务不管了啊。苏杭南京,你当咱们出来旅游呢?”白野川打断了他的美好幻想。

杨费广一听又有点蔫了,道:“那你说,咱们去哪儿啊?”

“淮安。”石林带着一脸奸诈的微笑。

“淮安。那不是你上次抓到那个臭小子的地方么?”杨费广瞬间反应了过来。

“没错。”逮不到大头,把那个臭小子抓回去也算将功补过了。

“你想杀个回马枪去逮那个臭小子啊?怎么可能。那小子不可能那么傻又回去的吧。再说你上次不也说,你在那儿布了陷阱还等了好几天,他也没回去。不可能再抓住的啦。”杨费广一直觉得石林虽然年纪比自己小,但心里比自己成熟多了。现在却觉得他有时候也很天真。

“也许他就料到这一点呢?觉得咱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又回去了呢?”石林觉得也许自己的推测可以成真。

没想到这一长串推测直接把杨费广绕晕了,听石林说了半天,他也没听懂为什么要去。不过只要离开这里去哪里还不一样。便耿直的答应道:“额。这个挺有道理的。那咱们就去淮安。”

“好。要是还抓不到他,那到时候老子也不找了,我就陪广哥你到苏杭那边玩一趟。”谁想陪你去玩儿啊。石林在心里默默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