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圣人谋
圣人谋连载中

圣人谋

来源:奇热作者:悟尽玄机标签:玄幻,沉浮,风雨主角:

完整版小说《圣人谋》是悟尽玄机所编写的玄幻类小说,主角圣人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句话。而他身上早已长满了杂草,如同一尊草人。春秋不停变换,三百年又荡然流逝而去。元始身上不仅长满了乱草,身上还爬着一只小螃蟹,其躯体已经有小半陷入了泥土之中。女娲依旧捏着泥人,抬头看了一眼元始,轻声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修炼无年月,弹指越千年,对某些修炼者而言,数千年的光景不过是闭关几次而已。一万三千年后,某处蛮荒平原的巨大江流沿岸。此处虽丛林高深,野兽横行,不过与其他的蛮荒之地相比,这里却是人间天堂,一年到头下来,天灾发生的次数也不过一两次罢了。天地开辟初年,普天之下尽是蛮荒,生存环境大多恶劣,隔几日不是海啸大发,便是电闪雷鸣,有些地方甚至终年冰雪或者地动山摇,环境如此苛刻,连一些强大的野兽也是难以生存。而这处江流沿岸不到数千里的疆域,能如此生机盎然,算是不多见了。这一日,一位身材丰腴诱人的女子,穿着白色素衣,赤着一对白皙的小脚,正俯身蹲在这江流边,芊芊细手正捏着一团褐色的人形模样的泥巴。香汗沾湿了这名女子额前的鬓发,其一双明眸紧盯着着手中的泥巴,一下又一下,周而复始,到如今也有三百余年了。此时夕阳已经西斜,照得江面波光粼粼,一名身穿黑袍的魁梧青年便出现在了这里。他默默地望着眼前的女子,眼里愈发温柔了,甚至有些失神起来。这名女子俨然发现了这名青年的到来,手里依旧捏着泥人,不过却是美齿一开,柔声说道:“元兄,你来了。”这名黑袍青年听了女子这声音,心头不由一暖,又望了一眼女子那有些污垢但却精致无暇的小脸,喉间动了动,半响之后才开口:“嗯,元某来了……对咯,三百年了,你还是没有领悟成功么?”那名女子叹了一口气,宛若带了丝怨意:“唉,自从陆压、准提和接引三位道友成圣之后,鸿钧前辈曾在千年前告诉妾身,说这片天地最多能再让一人证道,而功德也剩余最后一份了,而且上界的法则已经饱满,所以妾身就想试试下界是否能取得这份功德。不过现在看来,妾身此举多半是徒劳罢了。”元始听了这话,原本一对英气逼人的剑眉便微微皱了起来,眼里多了一分怜爱之意。显然,这名娇美的女子便是女娲本人无疑了。“其实你无需成圣的,若是你不介意的话,元始可以做主,保证这片天地中没有人可以伤到你。”半响之后,元始缓缓说道。“妾身不是愚笨之人,道友的情意妾身岂能不知。但是眼见这般多的道友成圣,妾身终究是有些不甘心的。”女娲微微一咬红唇,口中的哀怨之意明显更浓了。元始听后,心中竟然泛起一阵酸楚,他虽然强大之极,但要通过外力强行让女娲成为与他一般的同阶修士,这也是几近不可能的。于是他也不知说什么才好了,便如木头一般定在女娲的不远之处。“既然你执意如此,元始便在此处陪你。”元始闭起一双明眸,轻声说道。女娲抬起精致的脸颊,望了一眼元始,便又再低头捏着手中的泥人。二人皆是无话。……转眼之间,三百年又过去了。女娲依旧在江边捏着泥人,而元始依旧在其身后站着,三百年来他没有说过一句话。而他身上早已长满了杂草,如同一尊草人。春秋不停变换,三百年又荡然流逝而去。元始身上不仅长满了乱草,身上还爬着一只小螃蟹,其躯体已经有小半陷入了泥土之中。女娲依旧捏着泥人,抬头看了一眼元始,轻声叹了一句。这一句叹息不知是为她的失意,还是为元始的执着。岁月无情,第三个三百年过去了。这日的黄昏时候,偶尔有鱼跃出,打破了这样原本平滑如镜的江面。女娲花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又捏成一个泥人,她轻轻地把泥人放在地上,然后香唇一开,一口仙气吹到其上。半响之后,泥人毫无生机。女娲秀眉一垂,轻轻一叹,她以为这尊泥人又会溃散而去,一千多年来,她不知捏了多少个泥人,每一只皆是如此,随风而散。于是她玉手一挥,一团泥巴又在其手上,准备捏下一个。正在此时,那只已经成型的泥人,赫然便荡然起一阵光晕,半响之后,原本手掌大的泥色身躯顿时变成了二尺之高,其肤色变得红润起来,五官也渐渐清晰。半盏茶后,泥人竟然变得与五六岁孩童无异,一身肉身之躯白白嫩嫩,清澈的眸子一开,看到身前的女娲,便哗啦哗啦地哭着扑到了女娲的怀里。女娲几乎愣住了,然后玉手抚摸了一番怀中的孩童,擦觉到了其中的生机,顿时眉头舒展起来,那双美眸几乎笑成了月牙。“活了,泥人活了,元兄你快来看看。”女娲身后的元始暮然眼眸一睁,尔后躯体一震,泛起一圈金光,顿时,全身的杂草与一些莫名的污物便荡然无存。他快步走到了女娲的身前,看到女娲怀中的孩童,再看看女娲嫣然绝美的笑容,刹那间,他也笑了起来。万千情意尽在不言中。接下来的数日,女娲便依照第一个捏人的捏造之法与感悟的法则之力,捏出了百余尊泥人,然后散于这片江流的沿岸之地。“生机玄妙,肉身分两极,方能繁衍万世。这女娃娃捏得像我,就叫夏吧。这男娃娃捏得像元兄,便叫炎吧。你这娃娃这么调皮,就叫你蚩吧。还有你叫……”女娲看着眼前一些长得白白嫩嫩的孩童,正饶有兴致帮他们一个个取名。二十年后,百余个孩童已然长大成人,此时他们正穿着兽皮,提着兽骨,生着篝火,好不欢快的模样,算是在这江流沿岸繁衍了下来。此时,江流之上的苍穹,一男一女正笑吟吟地注视着这一切。不知多久之后,这两道身影各自闪烁一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千年之后,天地中的某一条巨大流域诞生一群灵智极高的种族,唤名为人族,并慢慢从中原腹地向其他地域繁衍。这年某夜,一名一身白衣,肌肤胜雪的女子来到玉虚宫。玉虚宫之主元始天尊设宴接待了这名女子。酒过三巡,月挂枝头,这名女子站起丰腴的身子,娇躯微微一躬,其身形简直仪态万千,让人心生火热。“千年以来,人族已成大势,这份功德也算是实至名归了。妾身决定三月后度那圣人之劫,不过那几个老家伙怕是不会让妾身如愿的,还望元兄能……”女娲美齿一开,便缓缓开口。元始听后,不由闭上眼眸,然后两眼望着女娲绝美的面容,半响之后,像是抉择了什么了一般,说道:“女娲莫要多说了,元某一千多年前说过的话还算数,有我元某在,谁也不能伤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