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美女> 我的美女总监
我的美女总监连载中

我的美女总监

来源:奇热作者:天蓝蓝标签:美女,都市,沉浮主角:楚云飞,楚若晴

主角叫楚云飞,楚若晴的小说叫做《我的美女总监》,本小说的作者是天蓝蓝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气壮的说。“哦,还有这样的事,滥竽充数的人也能混进来,你说的这个人叫什么?”“楚云飞!”“楚……楚云飞!”齐远皱了皱眉头,手指在茶杯上点击几下后,苦笑着说。“他啊,我知道,我知道,小楚,你口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总监,我的部门需要的都是出类拔萃的精英,可我实在看不出他……他有什么能力可以胜任这个职务。”

“楚云飞的简历和学历完全能达到这次招聘的条件。”

赵倩宁把面前的个人简历递给楚若晴。

厚厚一叠个人资料很快被楚若晴翻看完,越往后看表情越是奇怪,最后居然笑出声来。

“哟……我现在都还不知道,原来当家政从业人员,擦外墙玻璃居然也要硕士学位……呵呵,居然还是哈佛毕业的,楚云飞,你敢不敢再搞笑点,哈佛太主流了,你怎么也弄一个非主流的文凭啊,比如剑桥或者牛津啥的,哈佛多老土啊,我要是你,就直接弄麻省理工的,瞧瞧你这简历,什么AGB投资、环球金融……一点创意都没有,直接填美国中情局驻亚太联系官多有气势啊。”

楚云飞挠了挠头,摊着手一脸平静而且极其无辜的回答。

“其实……其实当时我的确收到过剑桥的通知书,不过那边太冷了,我这个人怕冷,想了想就只有去哈佛了,现在我也有点后悔!”

“楚云飞!你……你还真大言不惭。”

楚若晴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对赵倩宁焦急的说。“赵总监,这个人,这个人我不要。”

“为什么?”

赵倩宁很诧异的再次看看他们,不解的问。

楚云飞尴尬的低着头,楚若晴对自己的恨完全应该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如果有可能她应该会恨不得扒自己的皮,抽自己的筋,现在既然落到她手里,楚云飞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我怀疑这个人……人品有问题!”

毕竟被男人偷-窥也不是件多么光彩的事,所以楚若晴半天才想出一个的理由,对此楚云飞很不认同,想要去争辩,可似乎在这里他是最没发言权的那个人。

“……你……你不想解释吗?”

赵倩宁很好奇的看着他,居然笑着问。

楚云飞摊了摊手,很无奈的苦笑,怎么说自己也把人家给看了,算算也是占了便宜的,一个大老爷们总不止于和一个女人争输赢吧,如果这样能让楚若晴解气的话,就当是和她扯平了。

赵倩宁看楚云飞没有辩解,点了点头对楚若晴平静的说。

“我聘用他是因为看重他的工作能力和学历,从这些方面看,我相信楚云飞可以胜任目前的工作,止于人品的问题,我暂时没有负面的发现,公司聘请他是为了发展,你和他之间如果有什么私人问题,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你们自己解决,人我交给你了,怎么安排你决定吧!”

楚若晴好像在赵倩宁的面前除了言听计从外,没有其他的办法。

实际上赵倩宁的气场的确足够强大,从她口里说出来的话,好像不容有任何人去质疑。

楚若晴在赵倩宁面前实在没什么可以说的,咬牙切齿的恨了一脸无辜的楚云飞一眼,转身关门离开,出来后还是感觉这口气压不下去,想了想去了齐远的办公室。

齐远推下老花镜架在鼻梁上,看着站在面前欲言又止的楚若晴笑了笑。

“这是干啥,想起义还是暴动啊,呵呵,这个月的工资我按时发了的吧。”

“齐董事长,这次招聘我有意见。”

“有意见好啊,提!我这儿就喜欢有人提意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好的坏的,我都愿意听。”

齐远兴致勃勃的喝了一口茶,祥和的笑着。

“赵总监给我分配了一个新同事……这个人一看就是滥竽充数,来我的部门只会拖延工作进度,都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应聘上的,现在负责招聘的越来越不像话,真不知道是谁眼睛瞎了,居然那样的人也能选上。”

楚若晴理直气壮的说。

“哦,还有这样的事,滥竽充数的人也能混进来,你说的这个人叫什么?”

“楚云飞!”

“楚……楚云飞!”

齐远皱了皱眉头,手指在茶杯上点击几下后,苦笑着说。“他啊,我知道,我知道,小楚,你口中所说的眼睛瞎了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我,这个人是我钦点的,而且必须分在你的部门。”

“啊,是您……齐董事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您千万别误会,我不知道,这人是您要的。”

楚若晴难堪的在下面拽着手,脸微微一红。“可是,这人的学历和简历,我可以保证是假的,这样的人留在公司本来就是一个隐患啊。”

“这话说的就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齐远往后靠了靠,笑起来的样子可爱的很。“按照小楚你的说法,九天世纪第一个不适合留的人,就应该是我了,我才高小毕业,家里穷啊,没钱上学,我16岁就在建筑工地上抬预制板了,哈哈。”

“齐董事长……我,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楚若晴的脸红的更厉害,头不由自主的埋了下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学历这东西在我齐远这儿真的不重要,真的也好假的也好,我看的是这个人的能力和价值,其他的我不会在意。”

齐远和颜悦色的看着她,认真的说。“这个人你好好用,将来对你会有很大的帮助。”

大排档的生意显然很火红,芋头和楚云飞眼巴巴苦等了许久才等到空位置,芋头忙活了老半天才消停下来,油腻腻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咋看色香味美,其实不咋滴的菜式。当然了,平时他和楚云飞一般都是蹲在家里吃着三块钱的桂林肉丝米粉,那种生活简直不是人过的,用芋头的话说,就是脱光了衣服跳下去打捞,也捞不到一根肉丝。这不是危言耸听,你吃过了就知道,这个世界就是骗人的,说是肉丝米粉,其实没有肉丝,说了营养奶粉,其实能吃死人。

没钱的都是苦逼。

事实上芋头和楚云飞身上从来也就没有超过500元钱的时候,今天算是吃大餐,楚云飞的袖子卷的老高,20元一个人的自助餐,不吃回25元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芋头在街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瓶泸州老窖,比起平时3元一瓶的红星二锅头,这已经很上档次了。

“哥,楚哥!服了,真服了。”

芋头一边给楚云飞倒酒一边虔诚的笑着。

芋头的确该笑,楚云飞倒是有些笑不出来。